書名:全職高手新裝版06我才是葉秋

原文書名:


9789577871862全職高手新裝版06我才是葉秋
  • 產品代碼:

    9789577871862
    瘋讀 (CBN026)
  • 定價:

    260元
  • 作者:

    蝴蝶藍
  • 頁數:

    352頁
  • 開數:

    14.8x21x1.8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90819
  • 出版日:

    20190819
  • 出版社:

    知翎文化-欣燦連
  • CIP: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商品簡介


全明星賽結束後,一切似乎又歸於平靜,
不過對榮耀裡各大公會來說,
原本就很麻煩的君莫笑就是葉秋這件事,
卻造成莫大的困擾!
而且,這位大神居然還要自組公會了,
這下子,就算不想和他正面衝突也已經不可能。

農曆年到,離家出走的葉修和沒有其他家人的陳果,
正好湊在一起過年。
卻沒想到葉修竟來了意外的訪客,
一個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卻長得和葉修一模一樣的男人!?

作者簡介


蝴蝶藍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電競小說傳奇經典,新版包裝重新上市!
關於榮耀的傳說,即將再開。

★蝴蝶藍成神之作!
★動畫版第一季+特別篇總點擊量破二十億次!
★即將推出動畫電影版及真人影劇版,影劇版由楊洋主演,備受期待!

文章試閱


全職高手第六集 我才是葉秋

第一章
臥底和守護之力的事算是告一段落,雖然還有兩個情況不明的傢伙留在了公會,葉修不當回事,心理上卻還是給予足夠重視的。一個出色的臥底,一個能主事的臥底,是足以重重打擊到一家公會的。網遊裡的公會體系,在沒有俱樂部的那種背景之前,其實是非常脆弱的,有時一件非常小的事情就有可能導致公會的分崩離析,更何況是有人專門以此為目的來搞破壞。
兩個未退的角色,葉修雖然什麼也沒說,在陳果面前也不當回事的模樣,但心底裡還是把兩人的名字給記下了。
這些,還只是因為欠考慮的混入手法導致輕易暴露出來的臥底。至少在那些低等級玩家群中,是否也有混進來的,葉修也是不得而知。但既然建了公會,對這些葉修就早有心理準備。尤其是以成立戰隊為目標的公會的話,這樣的鬥爭,那可是永遠都不會停歇的。在必要的時候,也許他們也得使用上這樣的手段。這無關什麼對錯,也不存在什麼道德不道德,這已經是榮耀中公會競爭中一個最基本的手法了。
暫不去想這些事,葉修掃了掃公會此時的頻道。大部分人在守護魔神成功後已經下線去休息了。此時還能留下的,那基本都是熬夜黨。在暫時還不可能像大公會那樣工作般的連續打造帳號角色之前,這些肯花時間的熬夜黨,很有可能將成為公會的第一批主力。
此時頻道中討論著的熱點自然是守護魔神挑戰成功後公會成員們所擁有的守護之力。各職業的玩家捉對討論著這些自由點數該如何分配。不少人一邊翻閱著網上的各種加點指導,一邊在這和大家論辯。
這樣低端的討論葉修覺得自己實在沒必要參與討論了,不過對於這些稚嫩的新人,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會長,葉修覺得還是有必要給些指導,讓大家少走彎路。就看了這麼沒幾分鐘的工夫,葉修已經明顯發現不少人引用的理論依據是錯誤的。這些本該已經被視為垃圾的理論攻略,也不知被這些菜鳥從哪個垃圾箱裡翻了出來,當成無上寶典在這傳播推銷。
「喂喂,那個叫無豪的!」葉修看得是忍無可忍,終於點名了。
「到!」叫無豪的玩家正是討論中很積極的一個,發現居然被會長大人重視到了,還親自點名,欣喜異常。連忙應了一聲。
「你那篇攻略哪裡找到的?不對的啊!」葉修根本就沒用啥討論的口氣,實在是因為這個無豪胡扯的東西太過於離譜,連似是而非都說不上。
「啊?」無豪一怔。
「鬼劍士的技能是法術傷害類型,加智力提高輸出是沒錯。但無論是斬鬼還是陣鬼,智力絕對不是唯一的選擇。斬鬼的一些技能存在物理傷害,尤其很多時候需要用到普通攻擊來銜接攻擊,是需要精打細算投入一些力量的。再說陣鬼,有一些具備控制效果的技能,精神是增強這些特殊效果的屬性,所以陣鬼在精神方面也是需要足夠重視的。你這篇攻略連這點最基本的職業特點都沒鬧清楚,看是法術型職業就全加智力?沒有這麼簡單啊!」榮耀那就是葉修最專業的領域了,立刻針對無豪在那鼓吹的攻略喋喋不休地說了一堆。
「啊……」無豪啊啊啊的,卻是一個字也駁不出來,他幾乎都聽不懂葉修是在說什麼。
「那有說戰鬥法師的那個攻略……」葉修話鋒一轉,卻已經指向另一個在胡言亂語的傢伙了。戰鬥法師,那更是葉修強項了,三言兩語就讓這一位也無語了。
「還有啊!這個公會守護之力給的自由點數,大家不用捨不得加啊!加錯了,或者想換的時候,退公會重進一下就行了。」葉修又發現一堆傢伙討論點數不能亂加時,更是哭笑不得。榮耀中並沒有那種升級時給予的自由點數。這些自由屬性全是公會守護之力給予的點數,這要每換一個公會,受到的守護之力不一樣,自由點數都是會自動重置的。所以可以說是可以無限制的洗點。怕加錯而不敢加,完全沒有這個必要性。
「那邊組隊去副本的,你們這什麼職業配置啊!肯定會累死的,換兩個法術型的職業進去!」葉修這盯著公會頻道,立刻發現問題一堆一堆的。有一些人看副本次數已經重置,立刻在公會裡組織去下副本,但是組隊一點也不講究,只要有人報名就去。
榮耀裡職業種類繁多,或許隨便的職業搭配,都可以通過副本。但是,不一樣的搭配,總有不一樣的打法和配合。面對不同的副本,總有最效率的,或是最暴力的,或是最安全的等等各類可靠的搭配。
對於新人而言,當然是能順順當當把一趟副本打穿就算不錯。榮耀中的副本次數,是進一次就消耗一次,可不是通關才算數。
葉修目前接觸的那都是高手熟手,就算不是,有了他的加入,要打個副本那都是萬無一失的事情。但對於普通新人玩家而言,每天副本裡死一死那都是很正常的事。這又是各大公會玩家的等級把後面玩家越拉越遠的原因之一。
有高手帶副本,和新人自己研究開荒那完全是兩回事。哪怕這些副本在網上都有很成熟的攻略,但新人想把這些付諸成現實,過程中也得死上不少次。這每死一次,副本的獎勵全沒有了不說,還倒罰一點經驗。如此折騰,哪有那些熟練的老手們升得快?老手們就算達不到葉修這樣的境界,至少副本都是會打的,沒有這種生疏的苦惱。
葉修以前只顧自己身邊,帶著唐柔、包子入侵或者其他什麼人,再菜過副本也是毫無壓力。但現在撐起了一家公會,五百來號人,全靠一個人來支撐顯然不可能。結果只好在這公會頻道裡嘮嘮叨叨。把看在眼裡的那些不妥的地方一一去糾正。
這麼一折騰,葉修自己是啥也沒幹,就盯著公會頻道聊了兩個小時的天。這還是公會只有小部分人在的時候,問題就這麼多。等到了五百號人全齊的時候,該有多少瑣事?
葉修想想頭皮就有些發麻。這公會本就是個麻煩事,所以職業戰隊才都會找專人來打理。職業選手那就算是一個後臺,哪有親自跑來插手這些事務的?
葉修也不想這樣,奈何身邊根本沒有什麼幫手。唐柔能力是強,但在這方面恐怕還不如這些新人。包子入侵對網遊是熟練,但讓他來經營公會?那得是腦袋撞樹了才會產生的想法。蘇沐橙和陳果那倒是都可以幫上忙,但因為各自的條件所限,目前能幫到的也實在不多。
轉來轉去,葉修的目光最後停在了公會那兩個三十六級的角色身上。
這兩人目前也都沒下線,看來也是熬夜黨。
打守護魔神的時候,葉修其實也有留意觀察這些人的舉動。那種故意放水或是努力不去配合的小把戲,根本就逃不過葉修這種老骨灰的眼睛。這也是他更加認定這些人臥底身分的原因,並不真是因為開始一窩蜂的湧入就懷疑到底。
不過葉修眼光雖毒,畢竟他也是身處戰鬥中,不可能時時刻刻都關注這些東西,所以觀察也並不是很周全。比如眼下這兩個角色,在殺守護魔神時是何種表現,葉修就回憶不起來了,這也是他無法肯定這兩人身分的原因之一。
「如果真是臥底,或許可以再用用?」葉修心裡琢磨了一下。會來做臥底的,那都是公會的死忠,絕對的榮耀老手。雖然未必就有什麼經營才能,但葉修目前也並不需要這樣的經營者,只是希望能有一個可以分擔自己統率這些新人的幫手。這只要是個榮耀老鳥,就基本可以勝任了。
不過,這個差事可不比打守護魔神,這儼然已經是把對方當成核心領導成員。這是每一個臥底削尖了腦袋都想進入的圈子。進入了這樣的圈子,就有機會在公會玩家之內建立自己的威信,而這人如果是個臥底的話,那可就著實有些凶險了。
怎麼弄呢?葉修又是靜靜地考慮了一會,終於還是點開了這兩人的名字,試著去申請添加好友。
很快,一人已經通過;而另一邊,明明在線上,卻是遲遲沒有反應。
沒反應的這個當然是藍河。他現在也不知道該幹些什麼,拿著這個臥底的野號,在榮耀廣袤的地圖上亂轉著。忽地收到系統訊息,隨手點開一看,居然是君莫笑提交的好友申請,頓時一怔。
「這是個什麼意思?」藍河發現自己真是命苦。明明想在這發發呆的,結果總有事發生到頭上,還都是些不得不讓他思索一下子的。
想想也沒頭緒,藍河也就不管了。同意了好友申請,反添加,而後更是主動發了訊息過去:『會長有什麼事?』
『幹啥呢?沒事來競技場咱切磋一下唄!』對方回覆的訊息完全是一副老朋友的口氣,弄得藍河又有些恍惚。
「難道認出我了?不可能啊!」藍河一邊嘀咕著,一邊回了訊息:『好啊,去哪裡?』
藍河一邊問著,一邊已經從荒野轉回了主城。進了競技場,找到君莫笑所建房間,卻看到君莫笑正和那個三十六級的玩家戰成一團。
戰成一團,這只是藍河進了房間初見的第一印象,再細看一眼後,立刻覺得說「戰成一團」那完全是對這名叫「一地雞毛」的玩家的抬舉。這完完全全就不是一場同量級的比賽,這一地雞毛的水準,藍河看了幾眼後就已經不忍目睹了,在他看來這實在是一個剛入榮耀的新人。
而他的對手呢?混榮耀有十年的葉秋大神……
一地雞毛在藍河進來後不久就已經被擊倒在地,而後還發出了一個鬱悶的表情,藍河估計以他的水準完全察覺不到他的對手有多可怕,或許還以為自己只是稍遜一籌吧?這就和當初的唐柔一樣,水準不夠,那就連差距有多大都鬧不清楚。
葉修此時也挺失望。和這一地雞毛的PK他很用心,不過細細打了三局下來,他已經可以肯定,這一地雞毛絕對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榮耀新人。
以葉修老辣的眼光,他完全有自信做出這種判斷。新人裝高手,和高手裝新人,那一樣都是挺不容易的事,瞞不過葉修這種經驗豐富的老骨灰。
「還來嗎?」一地雞毛連輸了三把,卻還是躍躍欲試的,打了個奮鬥的表情出來。
「你先歇會吧,我和絕色打兩把再說。」葉修說著。
絕色正是藍河此時所用的角色的ID,職業同樣是他拿手的劍客。起初只是一時身邊沒人,他就自己拿了這帳號卡來當臥底,結果這次臥底當得讓藍河整個人都有些頹了。他知道君莫笑是葉秋大神,當然沒幻想著可以贏得PK,他只是繼續著他順其自然的思路,既然人家叫他來競技場,那就來唄!
此時看到葉修的對戰邀請,藍河也是立刻點了確定,進入了賽場。
最普通的地圖,如拳擊擂臺一般,雙方可以倚仗的只有自己的技術和經驗,這種圖,是沒有任何可利用的地形的,不過卻是目前榮耀中競技場玩家使用率最高的地圖,因為它的簡單直接。
「開始?」進了賽場後藍河問著。
「開始吧!」葉修也沒多話。
藍河沒有猶豫,這一刻他也沒想著要偽裝什麼新人。他留在這裡,已經沒有要當臥底的心思,只是單純地拿著這個角色混混而已。
劍光一閃,藍河已經出招。劍客最普通的拔刀斬起手。
君莫笑也很認真,劍光一閃人已退,輕鬆閃過劍氣。
「好快!」藍河心下讚歎著。他這拔刀斬操作的時候,君莫笑絕對在他的技能範圍以內,但等他的劍起削出,卻足足差了君莫笑有兩個身位。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快速反應和操作能做到的,明顯是在藍河起手的時候就做出了預判。
但是這樣的事發生在眼前這個對手身上,藍河實在一點也不會有什麼驚奇。他根本沒覺得自己可以贏,心情自然是放鬆得很。拔刀斬不中也沒怎麼歎息,朝旁一個走位,晃了一下對方的視角,跟著一個疾行衝上刺出一劍。
「噹」一聲響。君莫笑也是抽劍在手,一個格擋封了藍河這一搶攻。格擋後退,手中劍已送入傘中,後滑中就聽「轟轟轟」三聲響,直接一個反坦克炮。
「太快了……」藍河有些無可奈何。雙方的差距可以說是全方位的,這格擋之後立刻反坦克炮的速度,完全在藍河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外。三發炮彈飛來他根本不及反應,想試著躲一下卻是完全慢了,立刻被三炮推後了許多。
藍河就地一個翻滾,卻是一個經驗下的操作。這種時候很多對手都會選擇繼續搶攻,這個翻滾也算是一種預判型的操作。
「唔,還不錯嘛!」君莫笑這邊,卻是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
藍河一怔。
哪裡不錯?他完全看不出來,難道自己方才的這一個翻滾躲得很漂亮?
說實話,藍河根本就沒判斷出君莫笑會用什麼樣的方式繼續攻擊,這個翻滾那就是他一個習慣性的操作了。任何時候,遇到類似的情況,他腦子都不過就是一個翻滾的操作。
他又哪裡知道,就是因為他這種?熟的不假思索,讓葉修立刻感覺到,眼前的這一位,恐怕倒真不是個新人了。
不過,不是新人的話,那麼是某公會的臥底機率就相當大了。
葉修一邊想著,一邊繼續攻擊。
從大致上看,面對這種級別的大神。藍河的情況實在比一地雞毛也好不到哪去。不過藍河畢竟還是有思路的,他就算是輸,至少輸得還算明白。哪像一地雞毛那種新人,基本是不懂其中的技術含量,只知道輸了就再來。
不大一會,藍河被君莫笑一擊挑飛上來,落下來後就已經再也站不起來。
第一局結束,用時不到一分鐘,君莫笑一滴血都沒有費。
藍河臉有些發燙。他雖然知道對方是頂尖大神,但還滿以為自己多少也能劃上對方一、兩劍,總該比那個什麼一地雞毛強,但現在看來,自己好像也和一地雞毛一樣,只能被人揍得滿地打滾。自己到底還是把自己給高估了。
「還來嗎?」葉修問道。
對於這一位,葉修覺得這一把就已經足夠考察了。這人絕對不會是新人,而且對劍客職業還是頗熟悉,一些操作都是很明顯的劍客習慣,放在網遊裡,絕對稱得上是一個高手了。
不過除此以外,葉修也很有點意外。他能在短短不到一分鐘就看出這麼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人一點掩飾都沒有。這是葉修想不通的。這樣的老手,那肯定是其他公會派來的臥底啊,這樣不掩飾自己的實力,不怕暴露?或許說,這是什麼逆向思維下的計畫?
「你說呢?」
葉修這還想呢,卻看到對方回了這麼一句。
「差不多了,咱們先退了吧!」葉修說著,已經離開了競技場。
藍河有些莫名其妙,這冷不防地叫來打了一場PK,到底是想幹什麼?
退出競技場後,藍河很快收到葉修發來的訊息:『玩榮耀幾年了?』
『呃,好幾年了。』藍河回覆。
『哪家公會的?』葉修問。
太直接了吧……藍河吐血,不過卻也懶得再掩飾,順其自然嘛,於是索性也交待:『藍溪閣。』
『藍河?』葉修問。
『不會吧?這也看得出來?』藍河震驚了。從自己剛才的表現上,能看出他是個老手,這他相信葉秋大神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連他的真實身分都準確看穿,這就太驚悚了。雖然是網遊中的高手一個,但比起職業高手也不過就是個小人物,很難相信這樣的大神居然這麼上心可以認出自己的風格。
『沒有……亂猜的。』葉修的回覆讓藍河再震驚一下。
『亂猜猜這麼準……』藍河無語中。
『藍溪閣……我認識的劍客只有三個人,那個繞楊垂柳好像不太會是一個來當臥底的人。』葉修說。
『是繞岸垂楊。』藍河也糾正了一下,進而卻是好奇:『那還有一個是誰?』
『黃少天……』
『好吧……』藍河擦汗,這位當然更不可能來臥底了。
『我說你搞什麼名堂?有你這麼不敬業的臥底嗎?』葉修這邊已經訓上了。
藍河淚流滿面,這對話很詭異啊,自己居然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都暴露了,你還混在我們公會裡幹啥?』葉修這邊接著問。
『無聊瞎混混。』藍河回道。
『無聊啊?那我給你找點事做唄!』葉修說。
『啥事?』藍河問。
『幫我把公會經營一下。』葉修說。
石化,瞬間石化。
藍河狠掐了一下自己,確實這不是一場夢。而後又是打開聊天記錄,細細看了一遍自己有沒有眼花。而後又開防毒軟體狠狠掃描了一番,確定並不是電腦中了病毒。然後他就接著石化了,他完全理解不了這是一個什麼詭異的思路。
『人呢人呢?』葉修這邊還催上了。
『我幫你經營公會?』藍河反問。
『對啊!』
『為什麼啊?』藍河極度好奇這個問題。
『你無聊啊!』葉修的回答讓藍河想撞牆。
『不是這個!』藍河打字飛快,『我什麼情況你很清楚啊,還讓我幫你經營公會?』
『對啊!』葉修回。
『什麼對啊!你這到底是什麼思路?』
『你看。』葉修開始幫藍河分析,『我們公會新成立,全是些新人,很多基本的東西都搞不清楚,非常需要一個像你這樣經驗豐富的老手來幫助他們。』
『我是臥底!』藍河強調。這句臺詞結合到當下場景,藍河覺得自己恐怕會是史上最莫名其妙的臥底。
『嗯,但你至少是一個被知根知底的臥底。』葉修說。
藍河一怔。至此,他忽然多少有點明白這位大神的心思。
這……好像是一種打開天窗說亮話的微妙感覺啊!
藍河人又是石化了好一會,這才又發了訊息過去:『那我為什麼要幫你經營公會啊?』
『你無聊啊……』
對話回到了老路上,藍河抓狂。眼下這個詭異的情形,他估計自己說出去都得被人當成是精神病不可。自己這個不專業的臥底,早早就喪失了信心的臥底,甚至連真身都被人挖出來的臥底,居然被對方委以重任……要不是知道對方是超級大神,自己相比實在是個小蝦米,藍河著實要懷疑是不是有什麼驚人的陰謀圍繞著自己了。
『其實也沒有太多事了。』葉修這邊說開了,『你看公會頻道,這些新人有些地方實在是白得讓人無話可說啊!』
『我看到了。』藍河其實沒怎麼留意公會頻道,但葉修說完後,打開一看,滿螢幕的小白言論著實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