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全職高手新裝版15繁花血景

原文書名:


9789577872005全職高手新裝版15繁花血景
  • 產品代碼:

    9789577872005
    瘋讀 (CBN035)
  • 定價:

    260元
  • 作者:

    蝴蝶藍
  • 頁數:

    336頁
  • 開數:

    14.8x21x1.8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91017
  • 出版日:

    20191017
  • 出版社:

    知翎文化-欣燦連
  • CIP: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商品簡介


為了爭奪榮耀七十五級野圖BOSS所產的稀有材料,
即便此時正值職業聯賽期間,
各戰隊全明星級的大神們仍紛紛投入戰場,
為自家戰隊的公會出謀出力。
興欣戰隊更是全員出動!
只是,他們的目標不是BOSS,
而是要把握這個能與職業戰隊選手對戰,
獲得經驗的大好良機!

與此同時,挑戰賽的現場賽亦正式開打。
按興欣的實力,除嘉世之外,理應輕取對手才是,
卻不想他們不但輸了一場,甚至有了瀕臨淘汰的危機……

作者簡介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電競小說傳奇經典,新版包裝重新上市!
關於榮耀的傳說,即將再開。

★蝴蝶藍成神之作!
★動畫版第一季+特別篇總點擊量破二十億次!

文章試閱


第一章

總搶不到野圖BOSS,這對一支職業戰隊來說絕不是小事。
戰隊的實力,一是選手,二是角色。角色的實力從哪來?裝備!裝備又是從哪來?野圖BOSS!
尤其眼下版本更新,裝備更新換代的階段,真要將這種狀況持續下去,角色裝備無法提升,再神級都會因此而隕落。角色實力不濟,戰隊成績勢必受到影響。如此一路惡性循環下去,就將是整支戰隊的隕落了。
沒有任何一支戰隊可以坐視這樣的狀況發生。非常時期,自然也得使出一些非常手段。職業選手原則上是不應該將精力分散到網遊中去的,但是,此時網遊的事都關乎戰隊的存亡了,職業選手的這種原則,當然也就可以略略修改一下了。
於是,在這特殊的遊戲階段,榮耀一下子好像回到了職業聯盟剛剛誕生的那個階段。那時各隊宣傳時所描繪的美妙場景,正在真實地上演著。
和偶像一起遊戲!
二月十六日下午十五點二十八分,七十級地圖世界之樹,BOSS叢林守護維奇的爭奪戰中,煙雨公會在一名元素法師絢爛的炮火掩護下,直線撕裂三家公會對掐的混亂戰場,其中煙雨陣中一對神槍手的組合,也令人印象深刻。事後參與這一戰的玩家回憶,都肯定那元素法師必然是煙雨大神楚雲秀,神槍手組合,一定就是煙雨新簽下的姐妹花。
同是二月十六日,傍晚十八點十七分,歎息峽谷,刀客阿佑的爭奪戰中,呼嘯戰隊的一名流氓以銳不可當之勢殺入戰局,無人近身,支持著呼嘯戰隊最終掠下了該BOSS。如此犀利的流氓,那必然是目前榮耀第一流氓,呼嘯戰隊的新核心大神唐昊了。不過還有更眼尖的玩家,留意到了在唐昊的流氓橫衝直撞之時,另有一名元素法師悄然在旁掩護,事後大家分析,此人該是上賽季的最佳新人,趙禹哲。
二月十六日已是週日,一週的最後,剩餘的野圖BOSS並不太多,大家欣賞到的職業選手的表演也就僅此而已。
但從二月十七日,新一週的開始,可以說,每天有BOSS刷新的時間,總會有銳不可當的人物出現在戰局當中,成為一舉定乾坤的關鍵角色。從每個出場人物的職業和公會,大家都不難猜出這些人是誰。在榮耀論壇,甚至已經有人開始統計這些職業選手會伴隨著BOSS的刷新同步冒泡了。
那一張列表放下來,玩家幾乎可以從中找到職業圈中百分之八十的選手名字。
直至週五、週六,職業選手冒泡網遊的情況才有所收斂,顯然為了備戰週六晚的聯賽,大家還是會在賽前集中一下注意力。不過卻也有反其道行之的,偏在這兩天,絕大多數戰隊選手不會分心的時候,他們跑出來搶點BOSS。
會這樣做的,普遍是對本賽季已經沒有太高追求,高不成低不就的醬油隊。
皇風的選手田森,在這兩天冒泡得就尤其勤奮。
皇風戰隊目前在積分榜上排名第十二,衝擊季後賽已經是一個奇蹟般的任務。皇風如今的落魄,讓人們早已經淡忘了他們曾經也是有過輝煌的一方豪強。
在聯盟的最初,田森目前所用的角色掃地焚香可是和鬥神、拳皇齊名的角色,那個時候,魔術師、劍聖、槍王什麼的,都還不知道在哪打醬油呢!
聯盟第一賽季的總冠軍,更是在嘉世和皇風之中決出,皇風也是從一開始,就站在聯盟頂端的隊伍。
再然後,就是從頂端不斷下滑的道路。
從殺入過總決賽的冠軍爭奪者,到為了季後賽名額奮鬥的隊伍,再到現在,進季後賽都成了一種奇蹟,皇風戰隊,徹徹底底地已經今非昔比了。
原因,有很多。但對今天的人來說,惋惜過去改變不了任何事,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皇風重返昔日的高度,這才是今天的人所能做的。
田森就是皇風新一代的旗幟人物。可是自從他這個旗幟出現以後,皇風下滑的速度卻變得更快了。
皇風,已經徹底淪為一個上下都沒有競爭力的醬油隊了。
田森和掃地焚香的二十四全明星身分,似乎已經是他們唯一的榮耀。而且就連這個榮耀,也有些岌岌可危。新一批的全明星票選排名中,田森和他的掃地焚香排名第二十一,排在他後面的,是楊聰和趙楊這兩個典型草根選手,以及鄒遠這種因為特殊狀況才被送上名單的人物。
這樣的地位,讓田森太不甘心了。
他本人,也是出自赫赫有名的黃金一代;掃地焚香,和鬥神、拳皇一起曾經統領聯盟的三大神之一,這樣的組合,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副模樣?
田森不是沒有努力過,但是皇風目前的狀況,羸弱已經是滲透到方方面面。戰隊成績不佳的同時,公會在網遊中也是弱極。新版更新,對於中下游戰隊來說是一個翻身的好機會,結果這樣的機會皇風完全把握不住,在野圖BOSS的競爭中,皇風比在職業聯賽裡還要醬油。
憑藉連續幾個節日活動中賺得的獎勵,掃地焚香總算把手中的銀武,戰鐮即死領悟升到了七十五級。但是田森更清楚的是,提升到此為止了。只這一件武器,就把皇風掏了個空,而接下來,皇風在野圖BOSS的拚搶中依舊醬油。
田森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懼,哪怕是在上賽季失去最終季後賽的席位時,他都沒有這麼恐慌過。這樣下去,掃地焚香將徹底走下神壇,而這,發生在他的手上,他的時代,這是田森絕對不能允許的。
於是,田森也開始在網遊中積極地出擊,幫助著皇風公會獵取各路BOSS。甚至在週五、週六,比賽日來臨,其他職業選手都去為比賽做準備的時候,他反過來抓取這樣的機會,頻頻出擊。
週五、週六兩天,皇風公會迎來了大豐收。田森和皇風在職業圈裡混得再不景氣,放到網遊裡,那絕對也是完全鎮得住場的。別忘了,田森到底還是二十四位全明星之一,貨真價實的驅魔師第一高手。
田森的瘋狂,讓戰隊都無法去阻攔,因為他們知道田森的心意,知道他如此努力是為了什麼。所以當週六田森甚至沒有參加賽前的最後一次合練時,皇風戰隊都沒有多說什麼。
直至比賽即將開始,賽前皇風戰隊的備戰室裡,依然不見田森的身影,大家才覺得這傢伙是不是有點瘋過頭了?
就算這賽季皇風戰隊無法在聯賽中取得什麼成就,但就此放棄比賽,未免有些太失職業道德了吧?
備戰室裡議論紛紛,以隊友平日的瞭解,卻都覺得田森不至於如此。
皇風戰隊的經理臉色鐵青,電話打了一通又一通,卻總是沒人接,無奈之下,只好把這情況先向老闆匯報了一下。
「叫人去他的房間找了沒有?」老闆問道。
「已經找人去了。」經理說著。本場比賽是皇風主場,照理選手們一起在訓練室完成賽前最後一次合練後,就會集體趕到比賽場。田森沒有出現,大家沒太當回事,只當田森會在比賽前自己趕到比賽場,結果現在距離比賽開始只剩半個小時,田森的人卻依然沒有出現在準備室裡。
賽前半小時,戰隊出場名單早已經是確定了的,雖然遇到一些突發狀況也可以更改,但這要是改了,就再沒有改回來的可能,規則不是專為你皇風一家定的,想怎樣就怎樣。
田森是皇風的王牌,不到最後一刻,皇風戰隊可不想把他從出場陣容裡撤出來。無論是為了成績,還是為了取悅觀眾,都不能……
但現在,偏偏聯繫不到田森。
備戰室裡,一名選手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突然就拿出了隨身帶著的筆記型電腦,開機,連網,運行遊戲,再拿出同樣隨身攜帶的榮耀讀卡器,刷卡登錄帳號。
「田森還在遊戲裡!」這位叫昌建平的選手,和田森私交不錯,終於是在榮耀網遊中發現了田森的蹤跡。
「這個傢伙!忘了時間了嗎!叫他馬上趕過來。」經理衝過來撲到昌建平身後,看著他的電腦螢幕吼道。
昌建平早已經點開田森所用的角色,發了訊息過去。
沒有回覆。
「怎麼回事?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了吧?」經理這時有點不祥的預感了。
昌建平卻是靈機一動,他看到皇風會長的角色同樣在線上,田森的角色沒答覆,於是他給皇風會長去了條訊息。
田森在網遊中有所行動的話,皇風會長當然是會全力協助的,兩個人應該是在一起的。
昌建平發給會長的訊息,果然很快收到了回覆。
『在戰鬥!』會長的回覆。
「什麼時間了,還在那戰什麼鬥!讓他馬上趕過來!」經理看到這個回覆,直接就發飆了。這當中包括丁點他居然沒想到給公會那邊的人打個電話問一下田森的行蹤。
榮耀,神之領域,落日瀑布。
這場景風景迷人,是戀愛男女最喜歡暢遊的榮耀場景之一,但是再迷人的場景,但凡野圖BOSS刷新時,必然都是一片血雨腥風。
落日瀑布下,隱者鬥士阿利安的生命已經岌岌可危,BOSS的競爭,也在這一刻達到最高潮。
一聲呼嘯,赤色的戰鐮劃破長空,朝著阿利安發出了致命一擊。結果就在即將命中的一瞬間,斜裡一桿戰矛捅出,準確地將戰鐮格到了一旁。
「都七點四十三了,小田你還不走,比賽不打了嗎?」操縱著君莫笑的葉修,十分關切地問著眼前這個驅魔師。
「我去比賽場,只需要十四分鐘!」田森咬牙答道。
「萬一堵車呢?」葉修說。
「主場比賽!」田森說。
「萬一電梯壞掉呢?我印象裡你們皇風的樓也挺老舊的吧?電梯有沒有日常維護啊?」葉修問道。
「……」田森無語。現在完全不是聊這個的時候,但問題是,他居然真的去想他們皇風那個一升降起來就轟隆直響的破電梯了。
只差一擊!
田森咬牙,但就這一擊,已經拖了有三分鐘了。
田森當然沒有忘記比賽,他算好了殺了這BOSS再趕去比賽也完全來得及,誰想偏偏半道殺出君莫笑這麼一夥人,戰鬥一下子變得複雜起來。
現在,隱者鬥士阿利安只差一擊就可以拿下,但偏偏就卡在了這一擊上。
這樣的景象,玩家看來或許會覺得匪夷所思,但田森一點也不會意外。職業選手,完全有能力做到這種事。眼前這位,雖然不是目前聯盟中的註冊選手,但沒有人會質疑他的能力。但問題是,現在被這種能力給掣肘的是田森自己,這就讓他分外不爽了。
眼瞅著比賽時間越來越近,他卻遲遲完成不了這最終一擊。
已經七點四十三了嗎?聽到葉修說出這時間的時候,他心裡就更慌了。正如他所說,從這裡趕去比賽場,他至少需要十四分鐘,為了保險起見,他原本是準備七點四十分之前就要動身的。結果這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完全破壞了他的計畫。
田森起初並沒有太把這幫對手當回事,雖然知道他們能力不俗,但他這邊先期建立的優勢極大,隱者鬥士阿利安的仇恨沒可能在這種程度下還被轉手,尤其是在他這樣一位全明星級別的職業選手掌控下。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君莫笑這幫人非但沒有攻擊隱者鬥士阿利安和他搶仇恨,反倒是保護BOSS,準備集火將他幹掉。
這種強壓對方仇恨的方法,在一般的BOSS戰中是很少會被用到的。因為能掌控仇恨的,本身就肯定是團隊中實力最出色的,而且也一定會有諸多的保護手段,哪能輕而易舉就被做掉?
君莫笑等人上手就準備這樣幹時,皇風公會的人一時間還偷笑了起來。他們覺得君莫笑這幫人就在網遊裡橫行無忌慣了,以為他們所向無敵,這次撞上了田森,也想閃電戰直接拿下,這太天真了吧?
事實正如他們所想,田森哪會是這麼簡單就被幹掉的人物?再在皇風公會精英團隊的支持下,輕鬆抵住了這種壓力。
再然後,君莫笑等人的舉動讓皇風的人看來就是在耍無賴了。這是看自己搶不到BOSS,所以乾脆就在這給皇風的人添亂了吧?
這真是太沒水準了!看看其他公會的,在看到田森掌握大局,建立了如此穩定的仇恨優勢後,就都已經收兵放棄了。只有君莫笑這幫人,明知自己搶不到,還要給別人攪局,真是一點榮耀規矩都不講啊!
皇風玩家都很怒,但問題是單論實力,他們這些普通玩家現在真沒什麼能耐可以和君莫笑這夥人叫板了。
都不說魏琛唐柔包子喬一帆伍晨這些實力派了,就是羅輯,在經歷過這麼長一段時間職業級的訓練,也非昔日吳下阿蒙。
葉修這等大神的水準和經驗,職業訓練的方式方法,這些可都不是假的。哪怕從街邊隨便撿個人回來,練不成大神,練不成職業水準,但練成比普通玩家要高的高手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羅輯在假期裡又是一通苦練,現在就可說已是這種級別的高手。在競技場裡可以打到勝多敗少,混在任何一家公會裡,都足以選進精英團。
此時PK戰鬥,葉修也不會再給他下一些方便他掌控的禁令,因為羅輯他個人已經可以自行判斷如何做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他的實力。
於是君莫笑一夥人人數雖少,皇風一時間卻也對付不了。
雙方都無法將對方怎樣,場面僵持,可有了君莫笑他們這樣添亂,殺BOSS當然就沒那麼安生了。尤其故意在不合適的時機將隱者鬥士阿利安突然打出紅血,要不是皇風這邊是有田森親自坐鎮,這一突如其來的暴走可能真就把整個局面給毀掉了。
皇風這邊恨得牙癢,卻又無法將對方怎樣,眼下來看,只有把這BOSS殺掉,讓君莫笑這幫傢伙感覺到挫敗了。
結果,七點四十分,當葉修第一次關切詢問田森怎麼還不去比賽的時候,田森這才猛然意識到了對方的戰術之卑劣。
君莫笑這幫人留下,不是要存心噁心他們皇風的,人家對BOSS依然是有念想的。因為他們看準了皇風這邊的一個破綻,那就是今天是比賽日,八點準備開打的職業比賽,田森怎能不參加?所以他們就故意在這搗亂,拖緩皇風擊殺BOSS的速度。如此一來,時間一到,田森的驅魔師不死也得走了。
七點四十,這本是田森給自己訂下的離開的時間,但是現在,他不甘心啊!因為隱者鬥士阿利安在此時就差那麼一擊了,集他們公會之力,這一擊,應該不會那麼難拿到吧?
結果,還真就拿不到!
田森本人是對方的重點看護對象,而皇風公會其他玩家想要採用的攻擊手段,也悉數被對方識破。這隱者鬥士阿利安挺著最後一口氣,硬是屹立不倒。紅血狀態下幾次出招,反倒讓皇風這邊折了不少人馬。更氣人的是被殺之人爆出的裝備,居然被對方那邊的一個忍者衝進來撿走了不少。這貨來去如風,衝進皇風堆裡拾取,居然沒人能攔下他。
就這樣,為了達成這最後一擊,田森忙活了三分鐘。這三分鐘,他基本就是和君莫笑這幫人在正面交手,別說去傷BOSS這最後一下了,他自己不多加小心的話,反倒有可能被對方給滅了。
「七點四十四了哦!」轉眼,又一分鐘過去,葉修再次提醒田森。此時此刻,這報時鳥的技能是對田森傷害最大的大招,時間越緊,田森心越亂。
七點四十五!怎麼也得走了,最後一分鐘!
田森想在最後一分鐘拿到機會,但是,四分鐘都堅持過來了,葉修會在最後一分鐘露出破綻嗎?當然不會。破綻,只能靠自己田森自己去爭取。
已經沒有退路的田森,決心徹底放手一搏。
「有機會就殺!」
這是他留給皇風公會這邊的最後一句話,但並無把握能不能完成這最後一擊,但是,也許可以製造出空檔,然後由皇風公會的其他人來完成,那BOSS的歸屬也依然會確定。
田森的驅魔師,突然縱身而起,手中戰鐮還沒等舞起,就見炮彈已經轟到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