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全職高手新裝版21三十七連勝

原文書名:


9789577872227全職高手新裝版21三十七連勝
  • 產品代碼:

    9789577872227
    瘋讀 (CBN041)
  • 定價:

    260元
  • 作者:

    蝴蝶藍
  • 頁數:

    368頁
  • 開數:

    14.8x21x1.8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91120
  • 出版日:

    20191120
  • 出版社:

    知翎文化-欣燦連
  • CIP: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商品簡介


常規賽即將進入尾聲,
究竟是哪八隊能進入季後賽階段!?
榮耀職業聯盟常規賽已到最後階段。
興欣的成績固然不錯,但只要稍一放鬆,
就很有可能被後面緊追不捨的戰隊踩出八名之外!
以一對一緊迫盯人方式衝出血路的呼嘯戰隊;
引進歐洲騎士選手擁有全新體系的三零一度戰隊;
擁有全新狂劍士和彈藥專家組合的百花戰隊;
四隊成績在最後幾輪進入白熱化階段,
究竟誰能搶下季後賽門票,
走上遊戲競技的顛峰舞台?

作者簡介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文章試閱


全職高手 21 三十七連勝

第一章
血花在空中鮮豔地揮灑著。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寒煙柔手中的火舞流炎是如何將王不留行給刺穿的。
怎麼會這樣?
現場觀眾在一片驚呼中,都有些目瞪口呆。
先是被熱感飛彈整個吞噬,現在又被區區寒煙柔給一矛穿心。這可是他們心中那個最可靠的隊長王杰希,是他們隊中最強橫的角色王不留行啊!此時就掛在那個號稱要一挑三的可笑傢伙的戰矛尖上,像是等待風乾的臘肉,這真的太可笑了,怎麼會這樣?
這不是真的吧?
現場觀眾有些無法接受眼前接連發生的這一切。但比賽哪有停頓?寒煙柔戰矛抽回,王不留行手中的滅絕星塵卻好像正要再度揮起,君莫笑,卻已經飛到了他的上空,踩下。
鷹踏!
王不留行被直接送向了地面。
氣功爆破!
海無量已經聚焦起了新的大招,澎湃的氣勁,點滴不剩地就這樣轟到了王不留行的體內,他的魔法袍在那一瞬間鼓脹了起來,被寒煙柔一矛刺穿的心口,似乎又有血花被催飛出來。
不動聲色地,念氣摧殘著王不留行的身體內部,沐雨橙風的懸磁炮也在此時飛臨,毫無抵抗地,王不留行被吸附過去。
劉小別飛刀劍的劍影分身猶自在那閃啊閃,但是從頭到尾,他這虛幻的干擾根本就沒有人正眼瞧過。興欣的諸位眼中根本就只有王不留行,他們會去應對一下的,無非就是那些會干擾到他們攻擊王不留行的事。比如此時,君莫笑自空中落回地面時,突然轉身就是一槍。子彈飛出,直奔他們微草的牧師冬蟲夏草。那個冗長的催眠術的吟唱,他幾乎就要完成了,結果就在最後一刻君莫笑給了他一擊……
轟!
懸磁炮彈終於爆炸了,王不留行再一次被火光吞噬。觀眾們看不下去了,微草的隊員看不下去了,場上的微草選手也看不下去了。
這是他們的隊長,一直以來引領他們向前進的那個人,怎麼可能被興欣這樣隨意地拿捏?
幻影無形劍!
劉小別的飛刀劍瘋了般地交織出一片劍光,就這樣直接撕開了那片火光;高英傑的木恩也是飛速來到上空,掃把旋風,飛快降臨;騎士精神!許斌開啟了獨活的覺醒技,騎士精神下的獨活,以一個公正的英勇跳躍,地動山搖地落到了又一端。
微草的三位角色,就這樣齊齊將他們的隊長守護在了當中。但是……
蓄能火炮!
氣貫長虹!
沐雨橙風和海無量,就在此時一同發動了攻擊,所用的都是蓄力後的範圍攻擊技能,左右夾擊。即便是獨活的嘆息之壁,也不可能完全封鎖這兩個技能。
這可是槍炮師和海無量這兩個職業的覺醒技能,一大特點就是能蓄力,而蓄力之後的威力,實在非同小可。無論是蓄能火炮的爆炸,還是氣貫長虹的念氣爆發,都不是一面盾牌就能抵擋乾淨的。
閃是上策,可是他們的隊長呢?此時能避過這一波攻擊嗎?
『閃!』
微草戰隊的團隊頻道裡,清清楚楚地,出現了一條來自他們隊長的命令。
所有人的精神頓時為之一振,現場的微草粉絲們也頓時開始了歡呼,而這,只不過是一條指示,微草還根本沒做到什麼呢!
但是,既然隊長已經這樣說了,那自然就一定要閃!
許斌、高英傑、劉小別,各朝自己的朝向連忙四散,並根據自己的觀察和判斷已經開始了下一步的反擊。王杰希的王不留行,此時也已經架起了他的滅絕星塵。
「興欣真的很大膽……」轉播間裡,潘林目瞪口呆地欣賞完了這一段興欣的表現後感慨著。
直接將王杰希作為主攻目標,興欣的這一戰術安排就已經夠大膽了,但令人震驚的是他們居然完成得很不錯。
「能把王杰希逼得這麼狼狽的人可不多見。」潘林說道。
「或許,也就是他了……」李藝博回答道。
潘林當然知道李藝博所說的他是誰,葉修,當然只有葉修。那個在王杰希剛入聯盟時,就已經是榮耀至高神的葉修。相比起三連冠的稱霸偉業,王杰希在第三賽季不過就是個最佳新人,未遇新秀牆這一點倒是值得稱道,但是在三連冠的王朝霸業面前,依舊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個如日中天的至高神,一個卻只是最優秀的新秀菜鳥,葉修面對王杰希,又豈會有什麼心理壓力,又怎麼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沒有,絲毫都不會有。
所以興欣可以做出這麼大膽的主攻計畫,因為興欣戰隊的這一位,可是不會像普通選手那樣對王杰希多少心存敬畏的。
攻擊,只有不斷地攻擊。
當許斌三人的角色飛一般閃開時,王杰希卻發現興欣幾人的角色動也不動,他們依舊死盯著合擊的正中,他們的目標,居然依舊集中在王杰希的王不留行身上。
這有些過分頑固了吧?
王杰希驚詫。興欣這架勢,彷彿只是要以擊殺他為目的似的,這場團隊賽的勝負,他們已經不考慮了嗎?否則的話為什麼打得這麼不平衡?為什麼這樣認死理一般的不停地集中攻勢,甚至冒著一些風險集中攻勢?
他們的攻擊或能得手,但是,肯定會付出更多的代價。這一點他們沒想到?還是說,想到,但卻無視了?
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已經坐上滅絕星塵準備飛離躲避興欣那兩位的恐怖攻擊,但是葉修的君莫笑和唐柔的寒煙柔,卻在此時衝了上來。
許斌三人的角色躲閃離開時,他們毫無反應,可當王不留行稍有異動,他們就立即展開了行動。
這個局面很不好!現在回救,他們也會被兩大職業的覺醒技殺傷;不回救,自己好像也很難脫開這兩人的共同糾纏,兩端的蓄力覺醒技,可就要到了。讓三人躲避,難道是錯誤?難道應該集中力量先朝一個方向突破?
瞬息間,王杰希的腦海中也閃過很多念頭。這場比賽,不複雜的地圖,卻打出了讓他覺得有些複雜的情況。他們賽前對於地圖臺階的利用演練,至今根本沒用上。戰鬥就在這裡觸發,刻意地去追求練習過的臺階戰可能反會適得其反。
可是至少,得察覺到對方的戰術意圖啊!
轟!
蓄能火炮的爆炸力十分驚人,聲響掩蓋了一切。而海無量氣貫長虹的念氣蓄得彷彿實質,終於一起轟到了王不留行身邊。這一次,他終究還是未能脫身。興欣的諸位,根本就是無視微草其他三人的行動,只盯著王杰希,這實在不應該是比賽的常態。而這一次,這種不顧平衡的攻擊終於讓興欣付出了代價,發現被無視後立即反轉攻擊的許斌三人,趁興欣幾位只顧給予王不留行傷害,將他們加諸在王不留行身上的傷害幾乎全數送回。
「興欣有點太死腦筋了吧?」潘林有些想不通地叫道。
起初對王杰希的圍攻真的很精彩很順利,可是這一次,這明明是一個十分不等價的交換。興欣卻還是頑固地要優先處理王不留行,為此付出的代價,將之前好不容易積累到的一點優勢都給賣光了。
「想要隨隨便便就擊垮對方的核心選手,興欣真是夠天真吶!」阮成笑道,渾然忘了就在剛剛王杰希接連遭到重創時他那滿臉的陰鬱。
「興欣今天打得,真的非常強硬。」李藝博說道。
「呵呵,這樣打原來是叫強硬啊?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詞,比如說,蠻幹?」阮成那黑起興欣來異常靈活的大腦又開始工作了。
「你們留意到方銳今天的表現了嗎?」李藝博說。
「方銳,海無量?」兩位都沉思中。
「你們不覺得,今天方銳,一點也不方銳嗎?沒有猥瑣的走位、刁鑽的偷襲、層出不窮的小手段……今天的他,根本沒有用上太多他所慣用的戰鬥方式,今天的他,就像是一個正常的氣功師一樣大開大闔啊!」
「他難道又想改風格了嗎?」阮成說道。
「我想不是,我想只是今天他們的攻擊部署,需要他扮演這樣的一個角色。」李藝博說。
「攻擊部署,那是什麼?」阮成笑。
「不惜一切,打倒王杰希。」李藝博說。
「呵呵。」阮成又笑了,「好可惜啊,這是一場團隊賽呢,擊倒個人,並不代表擊倒一支戰隊吧?哪怕這個人再核心。照興欣這樣蠻幹下去,我真好奇當他們完成他們的『攻擊部署』時,他們還會剩幾個人?」
還會剩幾個人?
這個問題興欣真的好像不關心一樣。
強攻,搶攻。只要不妨礙到他們對王不留行攻擊的一切,統統無視,哪怕這樣會讓他們的角色重傷,哪怕這樣會讓他們當中的某一人身處險地。
伏龍翔天!
閃光百裂!
最後一次,這是最後一次。
海無量的念氣送達了王不留行的體內,而後便是伏龍翔天那化形為龍的魔法鬥氣咆哮著衝來將王不留行叼走。
交織成錯的劍網,在此時瞬間密布到了海無量的身上。方銳卻沒去理會自己的生命,只是最後轉動了一次視角。他看到許斌的騎士劍重重砸到了寒煙柔的頭上,她周身彌漫著的魔法鬥氣瞬間已經渙散;他看到大地距離自己的視角越來越近,而自己卻無法進行受身操作;他看到遠端的王不留行,被伏龍翔天的魔法鬥氣纏繞著,連同閃光百裂送入身的念氣,爆散開去。
居然,真的被這些傢伙給做到了!
在伏龍翔天和閃光百裂兩個技能的最終爆發下,王不留行生命直接見底。治療來不及支援,王不留行已經無可阻擋地倒了下去。
但是,興欣也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寒煙柔和海無量,就是在送出這最終致命一擊的同時,被微草戰隊瘋狂攻來的角色給擊殺了。
三個角色,居然同時陣亡?
這真是極為罕見的慘烈交換,現場全都是驚詫的眼神。直播間的三位,此時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砰砰!兩聲槍響。
就在這一瞬,連場上選手都有些失神停頓,節奏略緩,只有一個人,一如既往地做著應該做的事。如此慘烈的場面,似乎完全沒有牽動他的神經分毫。倒下去的三個角色,他看都沒看,他的角色就已經轉火,衝向了下一個目標。
君莫笑,兩聲槍響,子彈送向了高英傑的木恩。
能順利完成這樣的擊殺,自然少不了對對手治療的控制。
微草的冬蟲夏草被沐雨橙風的重火力轟得無力出手,興欣的小手冰涼卻被高英傑的木恩打得東倒西歪。
而現在,擊殺場面剛剛完成,甚至還沒有最終完成,葉修的君莫笑就已經轉火。子彈開路,君莫笑技能移動,轉眼就已經搶到了木恩身旁。高英傑明顯因為那慘烈的場面有些失神,輕而易舉地就被君莫笑轟飛出去。
所有人至此才回過神來,好像至此才清醒地意識場上發生了什麼。
王杰希,王不留行。他們微草的核心,最堅固的那一塊,此時已經被興欣給摧毀了。
現場變得很寂靜。
沒有人對這個二換一的交換有什麼衡量,觀眾此時第一時間注意到的只有一件事:王不留行倒下了,王杰希退離了這場比賽。
怎麼辦?
無數人的腦中,立即浮起的竟然就是這樣的念頭。王杰希不在場,他們忽然就開始不知所措了。他們習慣了看著王杰希率領著微草拿下勝利,爭奪冠軍,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一場又一場。從職業聯盟第四賽季擔任隊長開始,常規賽、季後賽、商業比賽、友誼賽、表演賽,微草戰隊共計三九八場比賽,微草隊長王杰希無一缺席。
任何時候,他都會在場上率領著全隊。
任何時候,大家只要看到他在場上,就會覺得心安。
但是現在,這一場比賽,王杰希居然第一個被對手攻破。
這麼多年來,不是沒有戰隊試圖這樣做過,但是在微草人的記憶裡可從來沒有人做到過。
但是眼下,這麼多年沒有發生過的事發生了,而且是在他們微草的主場,由一支初入聯盟的新隊。
『比賽還沒有結束!』
電子大螢幕上,微草戰隊的團隊頻道,突然跳出一條訊息。
高英傑,在木恩被君莫笑瞬間轟飛後,算是場上場外第一個清醒意識到:現在還只是隊長被擊殺,比賽還遠未結束。
而眼下形勢,微草王杰希的王不留行陣亡,尚有許斌、高英傑、劉小別和袁伯清在場,第六人梁方將自動上場。
興欣方面,卻是陣亡了兩位,第六人喬一帆將自動上場,此時站在高英傑他們視野前的,卻只有葉修、蘇沐橙和安文逸。
隊長是不在了,但微草還有著明顯的人數優勢,這時候怎能發呆愣神?反觀興欣,雖處劣勢,卻沉穩有加。葉修第一時間就把小手冰涼給救了下來,蘇沐橙的沐雨橙風前去和他們會合時一路上卻還在轟炸著他們微草的牧師冬蟲夏草。
現在是四打三,我們占優!
高英傑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著自己。
可是,該怎麼做?
告訴完自己,他又在問自己。
是不是該部署一下接下來該怎麼做?
高英傑知道戰隊對自己的期待,知道隊長希望他所能肩負的未來是什麼,他為此一直在努力,可是當這一刻就這樣毫無準備地出現在他面前時,他卻感覺到手足無措,在消息了一句「比賽還沒有結束」以後,他竟然就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了。
不應該是這樣的!
哪怕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一員,也不應該這樣茫然,這種時候必須要做點什麼。
(***換字型***)要肩負起微草的未來啊!(***換字型***)
隊長的聲音是那麼清晰地在耳邊迴響著,可是現在的自己,非但無法肩負如此重任,他甚至連像場上普通一員那樣做些該做的事都做不到。
「微草在王不留行被擊殺後,士氣動搖非常大。」播報員潘林都看出此時微草選手們的失態了。就在王不留行被擊殺下場後,他們紛紛不知所措,比賽好像沒了方向一般。
他們擁有人數優勢,他們的對手就在他們面前,但是,先調整的,是興欣三人,做出主動攻擊的,也是興欣三人。
「難道微草會就這樣輸掉?」兩隊迥異的姿態,讓潘林都無法對有優勢的微草抱有什麼信心了。
「也並不都是如此。」李藝博突然冷不防地說了句。
「什麼?」潘林卻沒領會這句話指的是什麼。
「許斌!」阮成叫了出來。
王杰希居然真的被興欣送出場了,這點讓他大感震驚,不過好在興欣為此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以二換一,打掉了對方的核心,卻讓己隊處於人數上的不利,這個核心破得,看起來好像有些得不償失。
但是阮成很快意識到自己錯了。
從全場微草觀眾的反應,和場外微草選手和場上選手的反應,他終於深深地體會到,王杰希於微草,那根本不是一般核心選手那麼簡單。
他是這支隊伍的主心骨、根基、希望、信心……但凡一切在場上需要的正能量,微草戰隊似乎都是王杰希帶給大家的。
但是現在,他倒下了。
留給場上選手的,是驚訝、是未知、是迷茫、是緊張。
可是有一個人例外。
許斌。
第六賽季選手,自三零一度交換轉會來到微草,目前為止為微草效力一年半,在這裡他獲得了極大的提高,入選了全明星,成為了榮耀第一騎士。
他對微草適應得很好。但畢竟他是轉會而來,才一年半,相比起那些土生土長的微草選手,他對王杰希的依賴遠沒有那麼強。
當王不留行被解決掉的時候,他也同樣感到震驚,但是,他沒有因此失去冷靜,更沒有因此停頓。
他解決了寒煙柔,做好了繼續攻擊的準備,卻沒有想到自己的隊友在這一瞬間都好像發生了延遲一般。
許斌本是想配合高英傑去圍攻小手冰涼的,只要解決了興欣治療,大局可定。誰知興欣的決斷遠比他要快,葉修的君莫笑飛快回援,蘇沐橙的沐雨橙風也向那邊會合。但是最讓許斌詫異的,還是高英傑的木恩三兩下就被君莫笑給轟飛了。
正準備衝上去配合他的獨活只好站住,而後他看到高英傑回過神來的消息,以為他會接著有點什麼主意。雖然來到微草只一年半,而且被任命為了副隊長,但是許斌很清楚,微草未來的隊長,將是高英傑,他是必然會在王杰希退下後,接手王不留行繼續率領微草不斷戰鬥的那個人。自己從現在,到以後,都將是一個輔助者的角色。
許斌沒有太大野心,對於這樣的安排沒什麼意見。王杰希被打下去了,高英傑接管了比賽,所以他還是那個副隊長,輔佐在核心身邊的那個騎士。
結果在許斌看來接管比賽的高英傑,在說了一句「比賽還沒有結束」後,就沒下文了。倒是興欣三位,調整果斷,在迅速甩脫掉方才慘烈交換的場面後,倒是他們先一步開始了反擊。
轟轟!
沐雨橙風的炮火投放過來了。
高英傑再茫然,職業選手的本能早已經養成,敵人的攻擊到了面前,還不知道躲閃那可就真該死了。而後劉小別、袁柏清,也在興欣的攻擊中逐漸清醒過來,而且正視眼下的局面。
他們還是處於優勢的。
所有人都能輕鬆認識到這一點。
可是,接下來該怎麼打?
所有人望向了高英傑的木恩。
微草戰隊的核心,一直都是魔道學者,他們的團隊戰術,都是圍繞此打開,他們需要一個主角來引領。
曾經的微草,只有一個王不留行,他是那樣的可靠,永遠在場上引領大家戰鬥。而現在,他們又多了一個木恩。雙魔道學者的陣容,讓他們有點雙保險的感覺。不過所有人也都知道,這是核心開始逐漸轉移過渡了。第三賽季的選手王杰希,職業生涯也差不多走到他的末段了。同期的優勢選手,趙楊已經退役,楊聰則讓出了核心位置,改變了打法。
只有王杰希,還像第一天擔任微草隊長時那樣,肩負著全隊,讓大家依靠著。
而現在,似乎該換個人了,就從今天開始,另一個人,該試著站起來肩負起這支隊伍了。
『英傑!』劉小別在頻道裡叫道。在興欣的攻擊下他們閃避著,雖然是四打三,但也總得有點戰術配合,總得由某個人發動攻擊來帶動大家,這個人應該是高英傑。
可是……我該怎麼做?高英傑望著眼前以少打多卻還逼得很緊迫的對手。葉修、蘇沐橙,哪怕是微草兩奪總冠軍的賽季,他們都是場上的最佳組合。
自己能辦到嗎?高英傑望著前方,那邊,彷彿就是他,以及微草戰隊新的未來。
『上吧英傑!我們會跟上你的節奏!』
微草戰隊的頻道中,劉小別發出了消息。作為和高英傑相處更久的隊友,他看出了高英傑此時的迷茫和徬徨。
如果他還不夠自信,那麼,就讓我們來幫他建立自信吧!配合魔道學者,不就是我們的拿手好戲嗎?無論是誰,我們都可以主動迎合。
『上吧!』許斌也讀懂了劉小別的心思,一起對高英傑鼓勵著。他們的治療選手袁柏清也操作著冬蟲夏草,做好了給全隊施加援助的準備。
收穫了隊友的鼓勵,高英傑的心思終於漸漸堅定。他背負了這麼多的期待,怎麼可以讓大家一一失望?自己,一定要扛起微草的未來啊!
『上!』頻道裡高英傑也發出消息,向隊友表明了他的心跡,而後,魔道學者木恩,再次起航。
目標:小手冰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