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天香(卷三):夜來風雨洗春嬌

原文書名:


9789863231936天香(卷三):夜來風雨洗春嬌
  • 產品代碼:

    9789863231936
    N系列 (N035)
  • 定價:

    299元
  • 作者:

    夢溪石
  • 頁數:

    400頁
  • 開數:

    14.8x21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61209
  • 出版日:

    20161209
  • 出版社: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857.7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內容簡介:
斷情難續,舊夢難圓,風采難隱紛擾亂世裡
焦氏芫娘,依香而生,繁華盡在運籌帷幄中
從侯門閨秀到鳳儀天下,亂世奇女子跌宕起伏的壯闊畫卷


離開故鄉潭京後,顧香生化名焦娘子,
一路經過席家村,來到了南平邊陲的邵州。

復興一座蕭條凋蔽、奸佞橫行的城池需要多少時間?
遺忘一段隱隱作痛、只能等待時間消磨的情感又要耗去多少光陰?
四年多來,顧香生與徐澈一同治理邵州,
重新將它建設成富足繁華、兵強馬壯的一顆明珠。
焦娘子以謀士之姿,立下智除奸商、收服官員、練兵修史等功勞,
不僅獲得邵州官員百姓的敬重,更揚名諸國,引起了齊君的注意。

這時,與那個人的相遇也喚醒了顧香生心底沉寂許久的情感。
曾幾何時,心動至此?

「我這一輩子,約莫都學不會為了喜歡一個人而放棄尊嚴。」
「但我很慶幸,這輩子能遇上妳。」

本書特色:

★晉江文學網銷售金榜作者夢溪石,知名作品有《成化十四年》、《天之驕女》、《我的世界分你一半》等,同時擅長言情與耽美,以結合歷史考據、嚴謹中帶有逗趣風格的文風聞名。

★生在公卿世家,是不是永遠就只能困在內宅或宮裡,走宅鬥或宮鬥路線?本文雖然同樣起於內宅,卻不落俗套,細膩中別有大氣典雅,讓顧香生一路走來,慢慢綻放出屬於自己的光彩。

★作者全新修訂稿,最終卷收錄繁體版獨家番外篇。

內文試閱
第七十七章

皇宮之中,一切依舊有條不紊地進行。老皇帝還沒死,但其實只剩下一口氣了,魏臨想讓他什麼時候死,他就得什麼時候死,京城上下如今都知道老皇帝龍體抱恙,淮南王監國,這其實就是實際上的權力易主了,若是哪一天忽然宣布皇帝駕崩,命官民舉喪,大夥也不會覺得意外。但這樣的消息還沒有傳出來,因為魏臨需要時間去準備。
魏善程載那邊氣勢洶洶,在江州拉起人馬,一路西進,眼看離京城不遠了,卻忽然傳出老皇帝病重的消息,魏臨那邊還讓人廣發檄文,說你打著清君側的旗號,實際上天下誰都知道你是衝著陛下去的,陛下被你這個不孝子氣病,如今臥病在床,連說話都困難,你若是還念一絲父子親情,就趕緊到京城來負荊請罪,否則就別拿陛下當藉口,來掩蓋你的狼子野心。
魏善接到檄文之後是否氣得跳腳不得而知,程載卻的確大吃一驚。因為他的獨子程堂,原本早應該離開京城在前往投奔他的路上,結果不知為何卻被魏臨那邊的人截下來,並扣在手裡。
程載因為投奔魏善之事,程家都被惱羞成怒的老皇帝給殺了,他在離京之前早已料到有此一劫,卻沒想到老皇帝如此之狠,直接滿門抄斬,幸好自己早有準備,將嫡子藏匿起來,令他暗中伺機逃走,卻未曾料到程堂依舊落在魏臨手裡,用以威脅自己。有了魏臨那道檄文,魏善師出無名,道義上落了下風,程載又有兒子在別人手裡頭,投鼠忌器,兩人尚未決定好下一步該怎麼做,討伐軍行進的速度就慢了下來。
京城壓力得以稍稍緩解,嚴遵那邊跟齊人的戰事也逐漸有了轉機。魏軍一直退到吳越邊上,身後便是大魏國土,退無可退,背水一戰,反而大敗齊軍,魏軍趁勝追擊,又往前推進了數百里,雖然沒能恢復鼎盛時期併吞下來的勢力範圍,但齊軍不是鐵打的,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割據,他們也有些疲憊,無法再像之前那樣勢如破竹,而且北方的回鶻人又開始蠢蠢欲動,齊人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兵力北顧,齊魏兩國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兵戎相見之後,似乎再一次穩定下來。然而對於魏臨來說,這些天卻是他最忙的時候。
嚴家如今是強有力的盟友,政治聯盟未必一定要靠婚姻來締結,但婚姻卻可以讓人感覺更加牢靠,古往今來皆是如此,所以嚴氏女入宮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情,不可能再改變。因為老皇帝還在,淮南王妃也還在,禮曹那邊不可能現在就開始操辦新皇登基和立后的事情,但嚴家內部是不是已經開始在為女兒準備嫁妝,就不得而知了。
內患未平,外敵覬覦,這些都是老皇帝留下來的爛攤子,魏臨現在做的,都是在給老皇帝擦屁股,但義務伴隨而來的是權力,從當太子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將來會成為大魏江山的主人,即使中間經歷波折,他也從未改變主意,如今夙願得償,縱然辛苦些,但也甘之如飴。
王郢等人畢竟自自恃身分,不可能直白地讓魏臨快點弄死老皇帝,魏臨從前幾個東宮臣僚,在他困難的時候也不忘與他暗通款曲,倒是真心為魏臨打算的,便暗示他早日登基,確立名分。
無論如何,最艱難的時候已經過去,所有事情似乎都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只稍等老皇帝駕崩,新皇登基,一切就又翻過新的一頁。李封也是這樣想的。從前老皇帝主事的時候,眾臣擔心被猜疑,又有朱襄的前車之鑒,都要避嫌,不敢與淮南王走得太近,連李封在外面都要夾著尾巴做人,生怕給主人惹麻煩。如今卻不同了,李封走在宮裡頭,多的是人想要巴結討好他,雖說如今名義上的內監總管還是陸青,但他是陛下的人,新帝將來登基,肯定不可能繼續用他,那麼李封就理所當然成為新帝跟前的第一紅人了。如果不把楊谷計算在內的話。
論服侍淮南王的時間,楊谷畢竟比李封來得長,資歷也比李封老,但李封自忖並不比楊谷差多少,就憑著他這些日子跟著淮南王鞍前馬後,出生入死,功勞也比楊谷大得多。所以李封絕對有理由相信,他以後的地位,比起成天在王府裡享福的楊谷,肯定只高不低。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論對殿下的忠心,誰也不比誰差,憑什麼你就能爬到我頭上呢,對不對?站在門外待命的當口,他忍不住出了一會兒神,對自己未來做了一下規劃,然後頗感心滿意足。
說曹操曹操就到,正想到楊谷呢,楊谷還真就出現了。李封瞇起眼睛,看著對方從長廊盡頭步履匆匆走過來。不,應該是說小跑才對。
等楊谷跑近一些,李封才發現,對方神情惶然,還差點絆了一跤,還好及時扶住旁邊廊柱,沒有被李封看了笑話。
「老楊,你這是怎麼了,上了年紀可得小心些!」李封作勢去扶。楊谷沒工夫和他閒扯:「殿下是不是在裡頭?」
李封道:「殿下正與王相他們商談要事呢,你可得等等。」
楊谷心急火燎地說:「等不及了,我現在就要見到殿下,王妃出事了!」
李封一愣:「什麼事?你不妨與我先說說,我再進去稟告。」
楊谷知道他不放過任何一點在殿下面前露臉的機會,但此事事關重大,在殿下沒有發話之前,他不可能先透露給李封,便頓足道:「你若不通報,我便闖進去,屆時殿下追究下來,你也脫不開關係!」
李封還真怕了,聞言暗罵一聲,只好道:「那我進去說,你且等著。」
且不提這兩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李封小心翼翼推門進去,見所有人都停下說話聲看著自己,他一溜煙繞到魏臨那裡,附耳低聲說了幾句。
魏臨微微皺眉。
三天前他離開淮南王府的時候,顧香生還好好的,以魏臨對她的瞭解,就算她不想由妻變妾,心中憤懣不滿,也會直接跟自己說,而不會選擇一哭二鬧三上吊那種尋常女人撒潑的方式。
當時顧香生的反應還算平靜,表現也通情達理,魏臨心裡是鬆了一口氣的,雖然她就算大哭大鬧,最後也未必能改變結果,可那樣一來就壞了夫妻感情,這是魏臨不願意看到的。
現在縱然有所虧欠愧疚,他總想著以後還會彌補,眼下有更重要的大事等著自己去做。如今楊谷說王妃出事,他還真想不到會出什麼事。
王郢等人察言觀色,當下就起身道:「殿下有要事,不如臣等先避一避?」
魏臨頷首:「也好,就按照方才議定的結果來辦吧,如無要事,諸位可先回各衙府,我會再行傳召。」
「是,殿下請保重龍體,臣先行告退。」眾人一一退下。他們一走,楊谷就進來了。
魏臨這才問道:「到底發生了何事?」
楊谷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殿下,王妃不見了!」
魏臨結結實實愣住了。
李封也睜大了眼睛,難怪楊谷不讓他代為通傳呢,竟然是發生了這樣的事。
「什麼叫不見了,怎麼會不見的!」
楊谷哭喪著臉:「就在今日早晨的時候,王妃說要去書局買書,往常她也經常出門,奴婢就沒多想,還準備了馬車,結果過了晌午還不見王妃回來,奴婢就派人去問,才知道當時王妃從書局前門進去之後就沒再出來過,應該是從後門走掉了!」
魏臨定了定神:「是不是被人擄走了?」
他第一反應就想到是嚴家怕自己有所留戀,所以派人綁了顧香生,想學霍顯毒死許平君那樣,為自己的女兒剷除後顧之憂。
楊谷連連搖頭:「奴婢得知消息之後就趕緊到屋子裡去找,結果發現王妃的衣裳首飾都還在,就是少了一些金銀銅錢,王妃還留下一封信,奴婢沒敢動,趕緊就帶進宮來了!」
不待魏臨說話,他便趕緊將信拿出來,雙手呈上。
魏臨打開一看,上面只有寥寥四個字:「珍重勿念。」
字體也和平日一般大小,並沒有特意加大占滿信紙,如此更顯得那四個字弱小得可憐。
魏臨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心頭止不住一股怒氣湧了上來。
既然心裡有怨言,當初何不明明白白說個清楚,為何偏要裝出通情達理的樣子,轉身卻不告而別?而且外面這麼亂,單憑她們幾個弱女子,又能去哪裡,走多遠?
對於一個從小就生長在京城的貴族女子來說,外面的世界未知而危險,如同洪水猛獸。即便顧香生再聰明冷靜,也不可能例外。直到此刻,他還不相信顧香生是真心要走,而覺得她只是在鬧脾氣。
「殿下?」楊谷請示。
「去追。」魏臨揉了揉眉心,「把人追回來。」
楊谷為難地問:「讓王府的人去追嗎,還是調其他人手?」
魏臨表情一滯,王府也有人手,但肯定比不上皇宮侍衛來得得力,然而曹宏彬死後,皇宮守衛由鄒文橋接手,對方是嚴家的人,如果派他去找,嚴家肯定也會知道,魏臨固然有心想栽培自己的人手,但這麼短的時間內還不足夠。
「讓王府的人去追,循著出城的方向去,他們肯定跑不遠的。還有,去調查那間書局,看看他們的幕後東家是誰。」
楊谷應聲退下,趕緊去辦了。
此時,不僅是楊谷,就連魏臨,大概也沒有料到會追不回人的情況。
直到兩日之後,派出追人的人去而復返,兩手空空回來覆命,說他們一直追到玉潭鎮,卻沒能找見王妃的行蹤,不得不先派人回來送信,詢問還要不要再追下去,如果要的話,還有一些人留在玉潭鎮待命,他們可以繼續追。
楊谷將消息轉告魏臨,魏臨半晌無言,末了才道:「算了,不必再追了。」
「殿下!」楊谷不由急道:「若王妃在外頭出了什麼事,又或者被人知曉身分,加以利用的話……」
「就這樣吧。」魏臨先說了這樣一句話,過了半天,又重複一遍:「就這樣吧。」兩句話的語意截然不同。
楊谷道:「王妃出走前的那間書局,經查沒有問題,但他們的東家與將樂王府有些聯繫,會不會是靈壽縣主那邊……?」
魏臨毫不意外:「我猜也是,她不能依靠顧家的人,就只能求助十娘了。」
楊谷問:「那可要奴婢去問問靈壽縣主那邊?」
魏臨:「她必是不肯說的,我也不想拿這個去威脅她。」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夢溪石

小說作家,外號:大王喵。晉江文學城簽約作家,作品常年位居網路銷售金榜,其作品以詳實考據和詼諧文風相結合,世界觀大氣,三觀端正,贏得眾多讀者喜愛。代表作品:《千秋》、《成化十四年》、《國色》、《天之驕女》等。

插畫簡介:

lyrince

喜愛咖啡、紅茶不加糖與兔子
電量不足狀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