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天香(最終卷):人間何曾識天香

原文書名:


9789863231981天香(最終卷):人間何曾識天香
  • 產品代碼:

    9789863231981
    N系列 (N036)
  • 定價:

    299元
  • 作者:

    夢溪石
  • 頁數:

    448頁
  • 開數:

    14.8x21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70118
  • 出版日:

    20170118
  • 出版社: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857.7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內容簡介:
天上有香能蓋世,國中無色可為鄰
從侯門閨秀到鳳儀天下,亂世奇女子跌宕起伏的壯闊畫卷

「人這一輩子,總要做些看似不可能實現,卻無論如何都不後悔的傻事。
香生姐姐,我會對妳好,一輩子都不辜負妳。」
曾經謹小慎微的質子夏侯渝,成了今日意氣風發的齊國五皇子,
對顧香生說出了埋藏心底許久的告白。

雖與夏侯渝許下三年之約,然而三年未到,齊君與諸皇子暗中角力,京城中流傳準確無比的批命讖言、齊宮走水、回鶻進犯、皇子逼宮……
她想遠離紛爭,卻被齊君視為棋子;
她想置身事外,卻放不下夏侯渝孤身奮鬥。
此時,齊君也將鐵騎對準魏國──她的故鄉、她的親人、好友與往日的遺憾。
夏侯渝也對顧香生表明了奪嫡的野心。
倘若夏侯渝登基,兩人是否會重新走上當年她與魏臨的路?
一旦坐上那個位置,真有一人能堅守本心,惜取身邊人,年年歲歲儷影成雙?


本書特色:

★晉江文學網銷售金榜作者夢溪石,知名作品有《成化十四年》、《天之驕女》、《我的世界分你一半》等,同時擅長言情與耽美,以結合歷史考據、嚴謹中帶有逗趣風格的文風聞名。

★生在公卿世家,是不是永遠就只能困在內宅或宮裡,走宅鬥或宮鬥路線?本文雖然同樣起於內宅,卻不落俗套,細膩中別有大氣典雅,讓顧香生一路走來,慢慢綻放出屬於自己的光彩。

★作者全新修訂稿,最終卷收錄繁體版獨家番外篇。

文摘

第一百二十章

瞧著他腳步輕快的背影,夏侯禮微哼一聲。
樂正忍笑道:「奴婢看著,五殿下還真有點陛下年輕時的影子。」
夏侯禮不以為然:「朕怎麼沒瞧出來,他身上有哪一點像朕?」
樂正道:「奴婢說了,陛下可不能生氣。」
夏侯禮哼道:「愛說便說,不說拉倒!」
樂正道:「俗話說,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大殿下勇猛,三殿下平和,五殿下活潑,六殿下文雅,七殿下謹言慎行,八殿下跳脫,依奴婢看,陛下年輕的時候,面上有些嚴肅,七殿下正隨了您,可內心卻有股活潑氣,這點卻是被五殿下繼承了。」
夏侯禮微哂:「你這話說得委實太客氣了,什麼大殿下勇猛,三殿下平和,老三那是平庸,老大則是有勇無謀!」
樂正道:「大殿下之勇,世人皆知,能夠連連拿下南平好幾座城池,在南平歸順的事情上功勞的確不小。」
夏侯禮睨他一眼:「他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這麼幫他說話。」
樂正忙從懷中掏出一個繡袋,賠笑奉上:「大殿下給了這個,奴婢還未打開來看呢。」
夏侯禮接過來掂量了一下:「分量不輕,大概是玉。」
打開一看,果然是一塊通體玲瓏剔透的美玉。
夏侯禮嗤笑:「他還挺捨得下本錢,既然給了你,就收著吧!」
這種事情想來也不是頭一回了,樂正沒有誠惶誠恐地推脫,只謝了一聲便將其收入懷中。
夏侯禮想起樂正方才說的話:「其實仔細想想,你那些話也還算中肯,老五小時候膽小怯弱,朕也不甚喜歡,便將他送至魏國,本就沒想過他還能回來,可現在他不僅回來了,行事也還算可圈可點,朕心裡便有些悔意,早知如此,當年就不讓他去魏國了。」
樂正道:「陛下何須自責,其實在奴婢看來,五殿下反倒應該感謝陛下才是,若非有在魏國的那一段磨礪,五殿下如今還不定長成什麼樣呢,若是尋常無奇的紈絝子弟,陛下又何必惋惜?」
夏侯禮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張嘴慣會說話,哄起人來是一套一套的!那你說說,他現在面上對朕恭敬,心裡會不會怨恨朕,覺得自己當年受了苦?」
這話說得輕描淡寫,但樂正跟隨夏侯禮多年,如何不明白這位陛下的性情?他胸襟固然開闊,不同於尋常帝王,可同樣也有帝王的多疑毛病,指不定哪句話答得不好,對方就會起殺心,偏偏皇帝城府甚深,有時候一樁事情他當面不說,事後也不說,卻會忽然某一天在你猝不及防的時候提起來發作,那才令人防不勝防,膽戰心驚。
樂正道:「依奴婢看,應該是不會的,若五殿下心懷怨懟,反倒辜負了陛下對他的期望,也辜負了自己一片大好格局。真正聰明的人,看的不是腳下眼前,五殿下若真正聰明,便會明白這個道理。」
夏侯禮道:「樂正啊,朕發現你幫人說好話的功力是越來越高深了,這欲揚先抑,欲褒還貶,完全天衣無縫啊!」
樂正噗嗤一笑:「若真是天衣無縫,如何還會被陛下發現?只能說陛下火眼金睛,奴婢那一丁點小心思,永遠逃不過陛下的法眼。」
夏侯禮又道:「朕知道老五生母從前對你有過恩惠,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肯為老五說兩句好話,是你仁厚,有你這樣的人在身邊,朕反而放心,怕就怕那等狼心狗肺忘恩負義之徒,給了塊肉,牠不僅不回報,反而時時想著咬主人一口,那才是禽獸不如!」
他的語調逐漸變冷,樂正也不知道他在指誰,只能默不吭聲。
過了好一會兒,樂正偷偷抬眼望御案上的奏疏瞄去,才發現夏侯禮很可能是在說朝政。
約莫是又有人要倒楣了,他如此想道,見皇帝繼續低頭批閱奏疏,便悄悄退了出去,打算讓人送點銀耳雪梨湯過來。

「陛下要召見我們?」徐澈一愣,「怎麼不早不晚,剛好在這個時候?不會是知道我們與夏侯淳的衝突了吧?」
驛館之內,人基本到齊,外加一個到訪的夏侯渝。
夏侯渝道:「你們不必擔心那麼多,我聽陛下的語意,不像是要興師問罪的,屆時問起什麼,你們答什麼便是了,不必砌詞捏造,陛下這人很精明,又有些多疑,若是一個不好被他聽出破綻,他反而會不相信你所有的話。」
于蒙就道:「那為何我們到京城這麼多天,陛下也沒召見我們,這其中是否有什麼隱情?」
夏侯渝:「我也不太清楚,眼下最要緊的,是你們先想好,面聖之後要說什麼,如果陛下問起什麼,你們又要如何應答,若能給陛下留下個好印象,往後在京城就會順利許多。」他頓了頓:「而且照我看,這次如果順利的話,陛下很可能會封爵賞賜,以昭歸附之功,這些事情,你們都要先有個底,免得到時候措手不及。」
眾人若有所思,顧香生道:「于兄,你這幾年不是寫了練兵要略嗎,此時不獻,更待何時?」
于蒙遲疑:「可是那份兵略尚未校對……」
顧香生道:「便是還沒寫完也不要緊,齊君要的只是一個態度,而非當真想看一部絕世兵法。」
夏侯渝也道:「香生姐姐說得不錯,此行需要謹言慎行,但該說的話也不能不說,今早我大兄也已經被陛下訓斥過了,想來他暫時不敢找你們的麻煩。」
正事說完,眾人散去,夏侯渝則帶著顧香生來到驛館後門。
「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院子裡說,為何非要到後門來?」顧香生哭笑不得。
「是好事。」夏侯渝朝她一笑,一面推開後門。

門一開,顧香生就呀了一聲。
只見後面站著一匹通身雪白無瑕的馬,正百無聊賴地看著自己脖子上垂下來的韁繩,見顧香生他們走出來,也歪過頭打量,烏溜溜的大眼睛就像澄澈無雜質的寶石,看得人頓時心裡發軟。
顧香生的確也是心頭一軟,她實在很喜歡這匹馬,牠的靈性讓它能夠敏銳地察覺誰對牠懷有善意,當時被夏侯淳搶走的時候,她還覺得挺惋惜的,沒曾想還會在這裡看見牠。
看見她又驚又喜的表情,夏侯渝就知道這件事做對了。
驚喜過後,顧香生又有些驚異:「牠怎麼會在這裡?」
「我從八郎那裡要來的,送給妳。」
顧香生伸出手,白馬立時伸出舌頭在她白嫩嫩的手心舔了幾下,似乎在期待她撫摸自己,見顧香生沒反應,又舔了幾下,然後把頭扭開,轉了個方向,用馬尾巴對著她,像是小孩子賭氣。她看得笑了起來,走過去摸摸馬頭,又親了牠的額頭一下。
白馬這下滿意了,腦袋也在顧香生手臂上蹭了蹭。
夏侯渝看得有點嫉妒,忍不住控訴:「香生姐姐,妳待我都沒有這樣溫柔過。」
言下之意,他也想要摸摸,要抱抱,要親親。
旁邊傳來牽馬小廝的悶笑聲,顧香生白了夏侯渝一眼,沒回答這個毫無營養的問題,轉而問:「八殿下肯給你?他就不怕夏侯淳追究嗎?」
夏侯渝伸手過去也想摸馬,對方腦袋轉過來的時候嘴巴就跟著張開,就在快被咬上的那一刻,他將手飛快縮回去,等馬閉上嘴巴,又伸手過去,如是反覆幾次,白馬從鼻孔裡噴出氣,明白自己被耍了,看那模樣大有過來咬死夏侯渝的架勢。
顧香生哭笑不得,拍了他臂膀一下:「幾歲了,別欺負馬!」
夏侯渝還很不要臉地撒嬌:「是牠想咬我!」
白馬斜眼看他。
夏侯渝發誓自己在馬臉上看到了近乎不屑的表情,但等顧香生也回過頭來的時候,牠又歪頭朝對方的手蹭過去,顧香生立時歡喜地摸摸牠表示安慰。
簡直太……無恥了!
夏侯渝道:「八郎在陛下面前比較說得上話,上回他與大兄鬧了點不愉快,正愁沒機會噁心對方,碰巧出了這麼個事,他聽說之後就讓人將馬給送過來了,妳放心收下就是,大兄不敢找妳麻煩的。」
齊國皇子眾多,彼此之間也勾心鬥角,比魏國更勝數倍,顧香生今日總算得見冰山一角。
夏侯渝既然這樣說,她也就收下了:「那回頭你幫我帶些銀子過去還給他。」
夏侯渝:「我已經給過他銀子了,不必擔心,妳若還想謝他,往後見了面再道一聲謝便可。」
顧香生點點頭,未再多言。


隔日,徐澈他們起了個大早,梳洗完畢,用完早飯,過了一會兒,便有宮中的馬車過來接。
三人各自一輛車,馬車在進了第一重宮門之後停住,他們各自下了馬車,在宮人的接引下,從這裡前往文德殿。
顧香生和徐澈也就罷了,于蒙卻是渾身不自在,別說覲見齊國天子,就算以前在南平,他也沒見過皇帝,這會兒雖然衣著隆重,卻拘謹得很,彷彿手腳往哪兒擺都不知道了。
一行人進了文德殿,皇帝似乎沒有分開召見的意思,一名內侍迎上來,將他們帶入偏殿歇息,笑道:「陛下正有要事處理,還請三位稍候。」
徐澈也笑道:「有勞了,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對方道:「小人樂正,不敢當徐郎君稱呼這聲閣下。」
徐澈從袖中摸出一個繡袋遞過去:「原來是樂內監,早就聽聞大名,今日終於得緣一見。」
這個動作自然而然,簡直看不出半分凝滯,就跟平日提筆作畫一樣優雅。
內侍笑了笑,卻不收:「徐郎君客氣了,這是小人當做的分內事,您不必如此客氣。」
徐澈並未尷尬,反笑道:「你誤會了,這裡頭裝的是一塊印章,而且非金非玉,圖個有趣好玩,算不上貴重,上回偶然看見便買了下來,聽說樂內監喜歡,正好便有了去處,東西還得落在識貨有心之人手裡,才有價值,否則只能算是石頭一塊。」
于蒙嘆為觀止,他也曾聽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進了宮要適當給宮人一些好處,否則上頭不為難你,這些人還要想著法子為難你,如今見徐澈動作嫻熟,顧香生神情自若,一點都不驚詫,顯然都是久經場面的,比起自己都要淡定了許多,不由暗自慚愧。
樂正被他逗得直笑:「從前聽說徐郎君長於詩賦,沒想到說話也這樣厲害,竟讓小人無法反駁!」
這一來一回,彼此立時融洽了幾分。
樂正道:「陛下正與人在裡頭議事,應該也差不多了,你們且等等,不會太久的。」
徐澈等人笑著應下,他便告辭離開。
于蒙壓低了聲音跟徐澈顧香生開玩笑:「一塊水晶印章換這一句話,好像有點虧了?」
顧香生也笑著低聲道:「你可別小看這一句話,這位樂內監跟了皇帝許久,在這宮裡頭的內宦算是頭一把手,每日都有許多事要處理,他能跟咱們多說一句,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由此也可以得出一個訊息:陛下召見我們,大抵不會是什麼壞事,否則他避之唯恐不及,別說水晶印章,就是給龍肉,他都不敢接。」
于蒙聽得心服口服。論打仗,他有一手,但論起宮裡頭的人情世故,他在其他兩人面前只有當學生的份了。

片刻之後,外頭果然傳來腳步聲,緊接著是一名年輕宮人出現,說陛下要見他們。
三人跟在後頭,正巧看見夏侯淳和另外一個武將模樣的中年人從裡頭走出來。夏侯淳一見他們就高高揚起眉毛,無聲冷笑。徐澈等人也不搭理他,低眉斂目錯身而過。
沒人敢在文德殿放肆,夏侯淳也一樣,即使他有點手癢,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三人從他面前走過去。
皇帝果然在裡頭,卻不是坐在桌案後面,而是站在窗臺旁邊,正瞅著一個盆栽細看。
三人進去之後也沒法多看,等前面的宮人停住腳步,他們就要下跪行禮。

「邵州徐澈、焦芫、于蒙等,拜見陛下。」
「焦芫?朕明明記得是顧香生,怎麼會是焦芫?」
雖然低著頭沒法看清對方的神情,但顧香生不難聽出其中明知故問的戲謔意味。
「顧香生已死,焦芫還活著。」她如是道。
私下被人如何稱呼並不妨事,可若在皇帝面前也自稱顧香生,那無疑承認自己原來的身分,她自然不能這麼傻,沒事給自己找麻煩。
夏侯禮哈哈一笑,沒有繼續在名稱上糾結:「三位請起!」
待三人起身之後,他又仔細打量:「美徐郎的名頭,朕在齊國也有所耳聞,今日一見,果如臨風玉樹,難怪當年那麼多女子非君不嫁啊!」
旁人說這句話也就罷了,被皇帝拿來開玩笑,徐澈卻並不覺得榮耀,反而很不好意思:「陛下過獎了,父母所賜皮囊,不敢自厭,可也當不起如此讚譽。」
夏侯禮笑了笑,轉而望向于蒙:「聽說邵州在短短幾年之間,由原先兵疲意阻,變為兵強馬壯,甚至能阻擋齊軍於城下,汝居功不小。」
于蒙忙道:「不敢當陛下誇獎,邵州不過占了守城之利,齊軍又是久戰疲憊,方才……」
夏侯禮一揮手:「兩軍交戰,自然要分出勝負,彼時你身在南平,自然要為南平全力以赴,何過之有,朕不至於這點容人之量都沒有!輸便是輸,贏便是贏,輸了不必找藉口,贏了也不必謙虛。五郎六郎回來之後也與朕說了,邵州府兵軍紀嚴明,秋毫不犯,的確稱得上精兵。」
于蒙道:「草民這幾年在邵州帶兵,略有些心得,並將此記載下來,起名《練兵要略》,其中包含陣法軍紀等,願呈與陛下。」
夏侯禮欣然:「喔?這倒是意外之喜,這書你可帶來了?」
于蒙道:「草民隨身帶著一些手稿,方便隨時修改,只是內容稍顯凌亂,怕為陛下所笑。」
夏侯禮:「這倒無妨,呈上來瞧瞧。」
內侍便將于蒙所呈手稿拿了過來。
老實說,字體算不上好看,不過就一個武將而言,能做到字跡端正,已經很不錯了,寫得再難看的字皇帝也見過,倒不算驚詫。
夏侯禮翻開看了幾頁,神情逐漸從一開始的漫不經心變為認真,于蒙雖然將其命名為練兵要略,但裡面不唯獨練兵的內容,也涉及兩軍交戰時如何進攻,如何防守,特別使這一次夏侯淳攻城的兩次戰役,都被于蒙寫了進去,從夏侯淳的角度來看攻城的要點,包括攻受雙方的心理狀態對戰役勝負的影響,這都是前人未曾提過的,可見于蒙的確有幾分將才。這樣的人落在南平,自然是可惜了。
夏侯禮心下想道,沒再繼續往下看,合上手稿:「一時半會也看不完,朕想留下來慢慢看,你不介意吧?」
于蒙道:「草民惶恐。」
夏侯禮有些忍俊不禁,這于蒙當真是沒有面過聖的,連話都不會說,由此也可見南平朝廷的昏庸,這等將才放著不用,反將其丟到邵州那等偏僻之地,又怎能不亡國?
「朕想讓你去金吾衛,你可願意?」
金吾衛屬於十六衛之一,是皇帝的親衛,負責宮中和京城的巡視警戒,權力很大,所以當年光武帝就曾說過,為官當作執金吾,不過這還得看在金吾衛裡當什麼官,以于蒙的資歷,雖然不至於被發配去當小兵,從頭做起,可皇帝肯定也不可能直接就讓他當金吾衛大將軍的。
雖然是詢問,卻未必會給于蒙回絕的餘地,他忙道:「但憑陛下吩咐。」
皇帝滿意頷首:「夏侯淳也在金吾衛,你們二人從前雖為敵人,以後卻要同朝為官,還是要多親近些才好,恩怨俱往矣,朕可不想看見你們在金殿上爭執。」
于蒙看夏侯淳,那是一百個不順眼,可皇帝既然如此說了,他難道還能說不嗎,只能恭聲應是。
夏侯禮又看向徐澈:「徐卿才高八斗,仁厚禮讓,在邵州一隅之地,委實可惜了,依朕看,宜於中樞就職。」
魏善、南平天子來降,皇帝就給他們一個爵位,讓他們榮養著,徐澈卻被如此期許,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抬舉。
徐澈卻道:「承蒙陛下錯愛,草民原為一閒散宗室,因緣際會方才當了邵州刺史,邵州治理有功,卻非草民之功,陛下抬舉,實在令草民汗顏。草民別無長處,吟詩作對也皆為風月之詞,于家于國無半點益處,只怕擔不起如此重任,但求作一鄉野閒人足矣。」
顧香生和于蒙都有些意外,早前徐澈沒有露出半點風聲,他們也沒想到徐澈會當著皇帝的面直接拒絕,任職中樞,往後能更進一步,便是當宰輔也不無可能,這樁潑天的富貴放在眼前,徐澈竟也毫不動容。
然而仔細一想,似乎又不意外,徐澈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在魏國的經歷造就他淡泊名利的心態,官場對他而言,並非青雲之路,反是自由的束縛。
但顧香生和于蒙可以理解,不代表皇帝也會理解,他們不由暗自擔心徐澈此舉會惹惱皇帝,讓他覺得徐澈不識抬舉。
皇帝並未勃然大怒,反是呵呵一笑:「朕也聽說徐春陽不慕富貴,不求高官厚祿,人各有志,朕不強求,不過你文名在外,當鄉野閒人也可惜了,不如就在翰林院詩文待詔,朕不拘你每日非得當值點卯,來去自由,如何?」
這已經是相當優厚的待遇了,徐澈也明白自己沒有討價還價的本錢,當即便道:「但憑陛下差遣。」
徐澈的安排告一段落,顧香生意識到下一個很可能就是她了。
果不其然,這個念頭才剛閃過,皇帝便道:「焦娘子才貌俱佳,品德兼備,在邵州種種作為,朕也有所耳聞,可惜本朝沒有女子當官的前例,朕也不好破這個例,若妳願入宮為妃,朕願許妳貴妃之位,不知妳意下如何?」


作者簡介


夢溪石,小說作家,外號:大王喵。晉江文學城簽約作家,作品常年位居網路銷售金榜,其作品以詳實考據和詼諧文風相結合,世界觀大氣,三觀端正,贏得眾多讀者喜愛。代表作品:《千秋》、《成化十四年》、《國色》、《天之驕女》等。

插畫簡介:
lyrince
喜愛咖啡、紅茶不加糖與兔子
電量不足狀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