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糖心蜜意

原文書名:


9789863232032糖心蜜意
  • 產品代碼:

    9789863232032
    N系列 (N037)
  • 定價:

    299元
  • 作者:

    板栗子
  • 頁數:

    416頁
  • 開數:

    14.8x21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70216
  • 出版日:

    20170216
  • 出版社: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857.7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內容簡介:
珊瑚糖山楂酸奶慕斯蛋糕=戀愛味道=妳的味道?
→ 妳=唐蜜=戀愛?

晉江原創網甜寵萌文女王 板栗子
巧手蛋糕師X甜點店歡樂癒幸戀曲


唐蜜第一天到Sweet Dream面試,就把蛋糕砸在考官臉上
不料卻收到了複試通知……
郁氏集團的總裁郁意莫非是個被虐狂!?

本著對蛋糕的熱愛與開甜品店的夢想,
唐蜜決心勤勤懇懇,做一個認真工作的安靜甜點師。
沒想到外表面癱內在高冷的郁總,
下了班居然偷偷來找她要蛋糕吃,不但叫她甜心,還以消耗熱量為由吻她……
慢著,甜心是誰呀?
你……你一定是郁總的雙胞胎弟弟對吧!
看著冰山郁總笑出的酒窩,
她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幫郁總叫救護車?

【郁總好像被什麼奇怪的東西附體了!】
唐:「郁總你怎麼了?」
郁:「我沒事啊。」
唐:「騙人!你沒事怎麼會叫我甜心!你沒事怎麼會笑出酒窩!」
郁:「我會給妳算加班費的,甜心。」

【郁心:郁氏集團總裁結婚當天,全部菜品五折!加送一百萬紅包和喜糖!】

閨蜜小星星:「郁總對糖糖絕對是真愛。」
眾食客:「求郁總每天都結婚!」
唐蜜:「狗蛋兒你這麼土豪郁意知道嗎?」
郁意:「他平時花我的錢明明很捨得,怎麼這次這麼小氣?再多準備一百萬紅包。」

◆獨家追加全新番外〈郁蜜日記〉

大家好,我是郁蜜,
我決定從今天開始寫日記,記錄我父母每天秀恩愛的日常。

目次

第一章 初遇
第二章 喜歡
第三章 緋聞
第四章 往事
第五章 分裂
第六章 心意
第七章 甜蜜
第八章 霸道
第九章 求婚
第十章 選擇
番 外 傅辛
番 外 郁蜜日記

文摘

「郁氏讓我去參加複試!」唐蜜難掩興奮地把手機舉到了傅辛的面前──唐蜜小姐您好,恭喜您通過sweet dream餐廳的初試,複試將在本週五舉行,屆時請帶上親手製作的一款蛋糕、一款餅乾以及一款巧克力。複試時間是上午十點,地點在郁氏大樓,請準時參加。溫馨提示:本次複試的面試官是郁總本人,請做好充分準備。
傅辛把內容逐字逐句地念了一遍,然後茫然地眨了眨眼。
「臥槽糖糖妳要去見美食王國的國王了?」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玄幻,傅辛一把甩開掃把,抓住唐蜜的肩膀猛搖。
傅辛這麼激動唐蜜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她想採訪這位國王一年了,但至今還是停留在想的階段。
她抓住傅辛的手,有些暈暈乎乎地道:「妳要是再這麼搖下去,我就只能以骨灰的形態去見妳的國王了。」
傅辛訕訕地停了手,隨即又擔憂地看向唐蜜:「郁總親自面試的話,妳很可能通不過啊。」
「……為什麼?」
「妳難道不知道嗎,郁意的舌頭在業界內是出了名的挑剔啊!郁氏旗下的餐廳,但凡新菜品上市,都必須先拿給他試吃,他要是說不好吃,這道菜就只能被打入冷宮了!他的舌頭就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唐蜜的眉頭動了動,她好像確實聽過這種說法。
傅辛看著她陷入沉思的臉,出聲安慰道:「放輕鬆,要是被淘汰了,我也不會怪妳的,畢竟那是郁意啊!」
唐蜜:「……」
她完全沒有被安慰到。
傅辛賤兮兮地眨了眨眼,神色猥瑣地湊過去:「糖糖,見到郁意以後,幫我偷拍兩張照片回來,如果拍不到,就使勁地看他兩眼,回來幫我畫下來。」
使勁地看他兩眼是怎樣看?需要把眼屎瞪出來嗎?
傅辛沒有察覺她的疑惑,用十分遺憾地口氣對她道:「我也好想見一次郁總啊,早知道我也去學糕點了。」
唐蜜抽了下嘴角:「妳還是先把分離蛋清和蛋黃練好吧。」
傅辛嘁了一聲:「郁總是美食界出了名的高嶺之花,據說從來沒有人見他笑過。不止是笑,聽說連生氣喜悅這些基本情緒也從來沒有表現過。」
唐蜜的眉頭動了動,一個沒有情緒的人?
「他是不是有病啊?」
傅辛:「……」
「妳才有病!這叫完美地管理自己的情緒,不被情緒影響的人,才能做出最正確的決策!」傅辛拚命維護自己的國王。
唐蜜偏了偏頭,看著她道:「妳說得也對啦,不過一個沒有情緒的人,還能算是人嗎?」
傅辛撩起袖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唐蜜妳出來,我們天臺上決鬥。」
女人的友情,永遠都是最經不起考驗的。
唐蜜撇了撇嘴角,有些疑惑地抬頭看著傅辛:「不過妳說為什麼我揍了主管,他還是讓我通過面試了?」
傅辛也沉思了起來:「要不是他心胸寬廣,要不是……他是一個抖M。」
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交匯,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表情。
主管的祕密,她們會守護的。

接下來的時間,唐蜜積極地準備著週五的面試。
因為郁總親自出馬,她也十分重視,在選材和製作上都下了比平時更多的功夫。
面試的前一天晚上,傅辛趴在廚房門口看唐蜜做白巧克力慕斯,忍不住感嘆道:「為什麼妳身為一個糕點師卻一點沒有長胖?」
這從邏輯學上來講根本不科學。
唐蜜瞥了一眼她的小肚子,道:「妳可以把每天晚上的仰臥起坐增加到五十個。」
傅辛撇了下嘴角:「小肚子是性感和優雅的象徵。」
「長在瑪德蓮的身上是,長在妳身上只是單純的肥肉。」
傅辛:「……」
她嚴重懷疑本來該長在唐蜜身上的肥肉全都長在了自己身上。她看著唐蜜把做好的慕斯凍進冰箱,走到她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明天的面試不求通過,只求幫我多看郁總幾眼。」
唐蜜:「……」
賭上她在法國的學費,明天的面試也一定要過!

但當她真的站在郁氏大樓門前時,底氣卻沒這麼足了。郁氏在國內的名氣很大,這次她很幸運地遇上了郁氏籌備新餐廳,但她作為一個剛學成歸來、沒有工作經驗的新人,競爭力並不突出。
她上網查過郁氏其他幾家西餐廳的資料,其中有兩家的糕點師都是從法國聘請的,剩下的也都是國內有名的西點師。
自己的話,唯一的名氣大概就是之前用蛋糕糊了人事主管一臉。
她提著蛋糕盒子在門口徘徊了一陣,還是鼓起勇氣走了進去。門口的保安盤問了她兩句就放行了。坐電梯一直到最高層,唐蜜的心始終是懸在半空中的。
郁氏大樓的整個頂層都是總裁辦公的地方,唐蜜的方向感不怎麼好,幸好一出電梯就遇見一個美女祕書,對方聽了她的來意後,笑咪咪地把她請到了休息區:「離預約的時間還有十分鐘,郁總還在開會,妳可以先在這裡休息一下。」
「好的。」
這十分鐘對她來說格外漫長,她變換了十八種坐姿,依然沒讓自己放鬆下來。
透亮的玻璃門被敲響了兩下,美女祕書再次出現:「唐小姐,郁總讓妳現在過去。」
「好、好的。」唐蜜慌慌張張地拿起桌上的蛋糕盒,跟在祕書的身後朝總裁辦公室走去。

氣派的大門迎著陽光打開之時,唐蜜心想,出來後她就不一樣了,她也是進過總裁辦公室的女人了。
郁意正坐在辦公桌之後,低頭看一份資料。聽見有人進來,便抬起頭來看了一眼。
幾乎是在第一秒,唐蜜就被那雙深邃的黑眸捕獲了。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第一次見到郁意時的感受,如果硬要形容的話,就像是一個寧靜的山谷,靜謐幽遠,又讓人收不住目光。
「請坐。」
冰涼又不帶任何情緒的嗓音,如同從山間吹來的風,晨霧散開以後,輕盈透明的陽光也跟著落了下來。
唐蜜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語文學得這麼好。
她有些拘謹地走到郁意的對面坐下,扯起嘴角對他笑了笑。郁意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便看向了她放在桌上的蛋糕盒。
唐蜜也跟著往桌子上看去,然後發現郁意剛才在看的那份資料,是她的履歷。
唐蜜在這一瞬間整個人就不好了,履歷上面貼著她的大頭照啊!哦不,後面還附上了身份證影本啊!
居然毫無防備地被這樣一個男神級的男人看了證件照,唐蜜羞恥得想捂臉。
「這些裝糕點的盒子是妳自己做的嗎?」
郁意的聲音突然從對面傳來,驚得唐蜜瞬間回魂:「是的,我的老師曾經說過,蛋糕的一切都要盡善盡美,而盛裝它們的盒子,也是重要的一部分。」
郁意沒說什麼,直接打開了蛋糕盒。
第一個盒子裡裝的是白巧克力慕斯蛋糕,經典的黑白搭配,上面裝飾著兩顆櫻桃,在整個色調中添加了靈動的一筆。
郁意沒有像sweet dream的店長一樣,對蛋糕的外形做出一大堆優美的點評,他甚至連感嘆詞都沒有發出一個,就直接拿起餐刀將蛋糕切下了一小塊。
唐蜜緊張地注視著他微微開合的雙唇,他的唇色淺淡,唇線流暢漂亮,唐蜜不自覺地開始幻想,如果親上去是什麼味道?大概比蛋糕還要好吃吧?
郁意試吃完慕斯蛋糕以後,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白水,打開了第二個盒子。
第二個盒子裡是雙色曲奇,入門級別的法式小餅乾,唐蜜看著郁意漂亮的雙唇咬下一口酥脆的餅乾,又開始浮想聯翩。
郁意依然沒有做點評,喝了口白水之後開始試吃最後一款巧克力。
唐蜜做的是一款酒心巧克力,一共三種口味。
吃酒心巧克力的樂趣,就在於你咬下它之前,永遠不知道它是什麼味道。唐蜜期待從郁意的臉上看出一點驚喜的表情,哪怕是微微蹙起的眉也行,可郁意的臉上依然沒有反應出任何情緒。
唐蜜抿了抿唇,難道這個人真的沒有情緒嗎?
她看著他,大著膽子問道:「你吃的是什麼味道的?」
郁意的動作因為她突然的提問而停頓了片刻,他抬眸看了她一眼,答道:「香草奶油。」
「哦。」唐蜜有些訕訕的,被他如此寡淡地回答,連她都覺得這個問題有點無聊。
郁意就此結束了試吃,對唐蜜道:「聽說妳在面試時,把蛋糕扣在了人事主管的臉上。」
唐蜜:「……」
她一雙黑亮的眼睛望著郁意,充滿誠意地解釋道:「這件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畢竟我的心願是世界和平。」
郁意深邃的黑眸注視著她,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唐蜜:「……」
比講冷笑話對方覺得不好笑更可悲的,是講冷笑話對方連冷都不覺得。她甚至懷疑這個世上找不出比郁意更冷的存在了。
唐蜜有些挫敗,她摸了下鼻尖,對郁意解釋道:「呃,人事主管一口咬定我抄襲,但是當年的事並不是他瞭解的那樣。他不願意聽我的解釋,只顧諷刺我,我一時沒忍住……」
郁意問:「如果在餐廳裡有客人惹妳不高興,妳也會這樣直接把蛋糕扣在他臉上?」
唐蜜愣了一下,道:「這件事確實是我太衝動,我保證以後不會再這樣。」她想了想,又補充道,「至少不會對客人這樣。」
郁意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妳今天可以回去了,之後會有人通知妳簽約。」
唐蜜呆愣地看著他,然後直接從座位上跳了起來:「真的嗎?你們真的錄用我了嗎?謝謝你!我會好好工作的!」
郁意看了她一眼,按下了通話機:「桑蘭,請唐小姐出去。」
唐蜜:「……」
桑蘭來得特別快,唐蜜跟在她身後一步三回頭,終於不放心地追問道:「你們還會錄用我嗎?」
郁意聽到她的問題,又重複了一遍:「之後會有人通知妳簽約。」
唐蜜鬆了一口氣,在桑蘭關上總裁辦公室大門之前,抓緊機會朝郁意笑了笑:「謝謝!」
那個笑容比郁意吃到過的任何蛋糕都要甜。

唐蜜走了沒多久,郁意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敲響,這次是羅浩。他一走進辦公室就聞到了濃郁的香甜氣息,目光情不自禁地被辦公桌上的糕點吸引:「看上去很漂亮,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還行,你可以試試。」
羅浩不客氣地拿起餐刀切了一塊,放進嘴裡。濃郁的慕斯在嘴裡化開的那一刻,羅浩不淡定了。
這樣叫還行嗎?根本超級好吃啊!
白巧克力的香濃配上慕斯的冰爽柔滑,佐以酸甜的櫻桃肉,在極大程度上取悅了味蕾。不僅如此,製作者還在蛋糕底部加上了一層細膩的黑巧克力,融入研磨得細碎的黑餅乾,使蛋糕形成強烈的顏色對比。黑與白的搭配永遠不過時,白巧克力的甜和黑巧克力的苦在唇齒間交織,達成了味覺和視覺的雙重享受。
羅浩一口氣吃完了一整塊。
他放下餐盤,又拿起一塊雙色曲奇咬了一口:「我真想來一杯咖啡。」
郁意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又拿起了一顆巧克力。
「是樹莓醬夾心!」羅浩現在的表情就像一個從聖誕老人那裡討到糖果的孩子。
「這有什麼值得驚喜的?」郁意突然問道。
羅浩有點反應不過來:「什麼?」
郁意道:「不管吃到什麼口味的夾心,都是在你的認知範圍內,為什麼還會覺得驚喜?」
「嗯……」羅浩覺得這個問題好難回答,「可是吃酒心巧克力的樂趣不就在於此嗎?用哲學家的話來說,這就像是人生,在你去嘗試之前,永遠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郁意看了他一陣,道:「不知道為什麼,你一吃甜食智商就會下降。」
如果這話換了別人說,羅浩還會覺得對方只是在毒舌,但說這話的人是郁意,只能說明他真的是這麼想的。
羅浩覺得以後有必要少吃一點甜食了。
他接收完郁意的吩咐準備去工作之前,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那個叫唐蜜的,通過了嗎?」
他在看到唐蜜這個名字的時候,就對她充滿了好感,還特意在簡訊中提醒她複試由郁總親自出面。大概是出於護犢的情緒,他希望她能夠通過,何況剛才自己還吃了她那麼好吃的蛋糕。
郁意點了點頭:「嗯。」
羅浩心滿意足地出去了,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被郁意叫住了:「留意一下何嘉樹。」
何嘉樹就是被唐蜜糊了一臉的那個人事主管,羅浩的眉峰微動,答道:「知道了。」
那天面試的情況他們已經從店長那裡聽說了,何主管當時的表現十分反常。先不論他是從哪裡聽說唐蜜抄襲的事,一個人事主管不應該這麼武斷地把面試者一棒子打死,完全不聽對方的解釋。這種感覺更像是在故意刁難,不想讓對方通過。
既然郁總也覺得這件事有蹊蹺,那麼他會好好調查一下這位何主管的。
唐蜜一走出郁氏大樓,就迫不急待地撥通了傅辛的電話:「小星星,我複試通過了!」
電話那頭的傅辛愣了一下,才道:「真的嗎?臥槽糖糖,妳竟然征服了郁總的舌頭!GOOD JOB!」
「哈哈哈哈一般般啦。」唐蜜得意得尾巴都快翹上天了,「不過郁總真的好好看!就是太冷了一點!」
「妳這是炫耀,赤裸裸的炫耀!」電話裡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之後才聽傅辛匆匆地吼道,「我現在有點忙,晚上回去給妳開香檳慶祝!」
傅辛回來的時候真的帶著一瓶香檳,唐蜜從廚房探出一個頭,朝傅辛道:「小星星,我們今晚吃火鍋!我用早上剩下的食材做了一些小點心,放在客廳裡了,妳可以先吃一些墊肚子。」
「棒呆!」傅辛哼著小曲奔向了客廳。她抓起幾塊小餅乾,興沖沖地走到廚房:「糖糖,快告訴我郁總性不性感!」
唐蜜想了一下道:「是很性感,可是他太冷了,所以給我的感覺是性冷感。」
傅辛:「……」
妳滾!



作者簡介


板栗子
生於蜀地,八零後金牛女,自小喜歡讀書,鍾情於淡淡的書香味。曾無數次因書中的故事或捧腹,或落淚,終於動了自己寫作的念頭。文風輕鬆,文筆幽默,只願讀者能在閱讀我的故事時,也能或捧腹,或落淚。已出版簡體版《戀愛這件小事》、《不期而遇的溫暖》、《糖心蜜意》,繁體版《早安,幽靈小姐》、《冒牌侯夫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