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舌尖上的心跳(上)

原文書名:


9789863232360舌尖上的心跳(上)
  • 產品代碼:

    9789863232360
    N系列 (N041)
  • 定價:

    299元
  • 作者:

    焦糖冬瓜
  • 頁數:

    352頁
  • 開數:

    14.8x21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71218
  • 出版日:

    20171218
  • 出版社: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857.7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完美的天才廚師╳頂級的美食誘惑╳廚藝與夢想的激情比賽
當絕對味覺少女槓上霸道天才主廚
用極致美食誘惑浪漫愛情

暗戀是酸的而妳是甜的

暗戀就像冰糖葫蘆,包著喜歡一個人的甜甜糖衣,一口咬下去,就會吃到又酸又澀的滋味。特別是當你看見你喜歡的人身邊總有別人,那種酸澀的感覺都快從喉嚨裡冒出來了。可是,當你穿著舊牛仔褲,跟著你暗戀的那個人走過大街小巷,然後買了一串冰糖葫蘆……就算你知道它的糖衣太薄,不足以與山楂的酸澀抗衡,但是你仍舊會覺得每一顆都讓你心情愉悅。因為那個人在你身邊。

★晉江網路超人氣作者焦糖冬瓜
★積分破億,百萬讀者心動推薦最撫慰人心與胃的夢幻米其林戀愛物語
★繁體中文全新修訂版
★下冊收錄•全新番外──《你的呼吸》

好想在你身邊,一直看著你,更加瞭解你,被你信任,被你依賴。
──林可頌

日光輕柔地落在他的臉上,所有的漠然與冰冷彷彿會在此刻消融。
林可頌抬起勺子,小心翼翼地舀起其中一顆香草冰淇淋山楂,送進嘴裡。
甜味,酸味,略有些澀口,這是糖衣與山楂的味道。當冰淇淋的清甜在舌尖蔓延開來時,那一瞬思緒就像破繭而出一般。
「妳曾經說,冰糖葫蘆就像暗戀的味道。」
「如果每一場暗戀都是這樣的味道,我希望自己永遠不要清醒。」林可頌聳聳肩膀,笑了起來。
她很少像這樣在江千帆的面前笑。
「那就記住此刻妳的味蕾所接觸到的所有味道,記住此時此刻的心情,帶著這種感覺去面對所有的對手和問題。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雖然妳是我的學生,但不要試著變成我。」
「那我該變成什麼模樣?」林可頌問。
「成為林可頌。」

目次

楔子
第一章舌尖上的初遇
第二章暗戀的味道是冰糖葫蘆
第三章一杯一會一世界
第四章紐約,紐約
第五章地獄紅湯的超級威力
第六章我的冰山導師
第七章耀眼的極光
第八章白菜薄荷湯的酸和甜
第九章一夜風波
第十章香菇肉絲拌麵的心意
第十一章魷魚捲與苦艾酒
第十二章甜點藍色鬱金香
第十三章特製荷蘭醬的祕密
第十四章下雨夜的真心話
第十五章人生中的第一個吻
第十六章不只是遊戲

文摘
楔子
有些事情林可頌就是敲壞了自己的腦袋也不相信它會發生。
比如什麼長江黃河水倒流,哈雷彗星撞地球……
但這些都比不上眼前的江千帆。
他的唇撞上林可頌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就是被子彈擊中的靶心,踉蹌著後退,試圖抓緊所有一切她可以抓緊的東西,耳邊是劈里啪啦聲響,彷彿整個世界傾覆而來。
他的舌尖挑開了她的唇縫,打破了無欲無求的定律,攪碎她所有的一切,轟然之間瘋狂地燃燒。
這樣的力量,林可頌根本承受不來,直到她兩條腿發軟就要難看地坐在地上的時候,對方的手臂輕鬆地將她撈了起來,用力將她的背脊按向自己,她的後腦被緊緊扣住,顱骨就似要被對方的手指捏碎般生生地疼痛。
他的含吻囂張地吞噬她的呼吸,沿著她的齒關潛行,驟然間鋪天蓋地。她全身的血液都湧去了他的舌尖。
當他勾過她的上唇,放開了她的時候,林可頌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江千帆的表情連變都沒有變過,他只是用他一貫沒有起伏的語調說:「把這裡收拾乾淨。」
林可頌試圖從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睛裡看出任何一點兒端倪,只可惜江千帆的眼睛從來都不是什麼心靈之窗。它們只是美好的裝飾而已。像是用刀精心雕鑿過的五官,看不出任何情緒的波動。
他說話的時候,舌尖依舊若隱若現,那是最讓人抓狂的撩撥。
直到江千帆邁開長腿,彷彿無所不知一般避開所有的「障礙物」,走出了這間廚房,林可頌才低下頭來。
雞蛋碎裂了一地。
各種不同的香料摔落。
麵粉袋子也被她扯裂了。
空氣裡瀰漫著各種氣味,交融在一起,讓林可頌更加頭暈目眩。
幾分鐘之後,她的大腦才成功重啟,咬牙切齒地對著空氣反問:「什麼叫做『把這裡收拾乾淨』?」
他剛才做了什麼了?
這是他新發明的讓人抓狂的方法嗎?
這個變態!大變態!
林可頌蹲在地上,用力將自己的頭髮抓成了雞窩。
而這一切的起點,在半年前。

第六章我的冰山導師
這是林可頌第一次見到這麼令人瞠目結舌的廚房。
寬敞一塵不染的臺面,刀架上擺著各種尺寸的刀具,鋥亮的各種專業炊具乾淨到彷彿沒有被使用過,地板清潔光亮,靠牆的冷藏壁櫃裡是各種各樣的蔬果和肉類,其中有許多林可頌連名字都叫不出來。
梅爾朝林可頌笑了笑:「這裡是江先生研究各種食譜的地方,在這裡誕生了米其林三星級餐廳的六道招牌菜。」
林可頌眨了眨眼睛。
她雖然對這個行業不怎麼瞭解,但是也知道「米其林三星」對食客來說就是值得一輩子等待的美食。
一般的廚藝大師,一生能有一兩道作品成為三星級餐廳的傑作並登上《米其林指南》已經很不容易了,江千帆這麼年輕竟然就有六道名菜上榜。
而且最最最令人不敢相信的是,他的眼睛明明看不見!
這時候,江千帆脫下外套,穿上了白色的廚師服,高領貼在他的頸間,寬肩窄腰的流暢線條被勾勒了出來。
他擰開水龍頭,沖洗自己的手,水流滲入他修長的手指之間,形成一種極為靈動的美感。
林可頌看呆了。
「妳被評為爛番茄TOP 10的菜色是什麼?」
他取過潔白的布巾,一邊擦拭手指一邊問。
林可頌愣了一下,該怎麼回答對方?地獄紅湯?
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她只能勉為其難地回答:「番茄炒蛋。」
最家常也是最簡單的菜。
梅爾卻忍不住笑了:「雖然我對中國的各路菜系不是那麼瞭解,但是番茄炒蛋好像是一種怎麼做都不會被人形容成地獄紅湯的家常菜色吧?」
林可頌呵呵笑了兩聲。
還不都是宋意然出的餿主意,當初捉弄那三名評審很開心,現在丟臉丟到家了。
「就番茄炒蛋。」
江千帆走向壁櫃,他的手指一格一格地掠過,單手取出了三顆雞蛋,接著他走向果蔬的壁櫃,輕輕觸碰那些紅色的番茄,拿起來在鼻間聞了聞,選出了兩粒番茄。
他敲擊雞蛋的動作優雅而俐落,雞蛋敲擊工作臺的邊緣時,手腕與手臂彎曲成極富藝術感的角度,甚至打碎雞蛋的聲音都形成一種悅耳的節奏。
江千帆切開番茄的動作很迅速,當他的手指從番茄上挪開後,番茄就像一朵花一樣綻開,彷彿被江千帆的刀刃切過並不是痛苦,而是一次重生。
林可頌在江千帆專注的眼中,似乎看見了另一個純粹的世界。
鼻間瀰漫起雞蛋與番茄的酸甜清香交融在一起的氣味。
思維被料理香氣所吸引,舌頭與牙齒蠢蠢欲動。
她做一份番茄炒蛋要折騰上半個小時,而江千帆只用了幾分鐘。
嫩黃色與紅色在一起,是賞心悅目的融合。
「咕嘟」一聲,林可頌嚥下口水。
在一旁的梅爾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就是我與妳的區別,永遠不會有人把我這道菜叫做『紅湯』。」
他的語氣裡沒有絲毫鄙夷的意味,天經地義理所當然到讓人自慚形穢。
梅爾很紳士地為林可頌取來一支勺子,笑著說:「很多人一輩子就想吃一次他做的料理,妳的運氣真的很好。」
再好吃也不過就是番茄炒蛋而已。
林可頌是這麼認為的。
她舀起一勺蛋與番茄,吹了吹,送進口裡,雞蛋還是雞蛋,番茄還是番茄嘛……
不到一秒,林可頌的眼睛眨了眨。
雞蛋外鬆裡嫩,番茄酸鹹的汁液與雞蛋的濃香交織在了一起,番茄沒有熬至太爛,火候恰到好處。
林可頌下意識就要再舀一勺,梅爾在一旁笑著問:「好吃嗎?或者只是單純的番茄炒蛋?」
「……好吃。」
當這一口嚥下去,舌間仍舊留有那種鹹酸濃郁卻完全不膩口的口感,它攀附上林可頌的神經,牽引著她不斷抬起勺子。
「就只是好吃而已,沒有其他評語了?」梅爾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好吃』本來就是一種很直觀的感受,哪有那麼多形容詞或者評語啊。」
說話間,林可頌已經兩勺三勺地把番茄炒蛋送進嘴裡。
真的超好吃!好像舌頭上所有的味蕾都被打開了似的,這是林可頌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番茄炒蛋。
當林可頌將餐盤端起來,打算把盤底的湯汁都喝下去時,江千帆的手指扣住盤子的邊緣。
林可頌不明所以地抬起頭來。
「妳覺得我教不了妳?還是覺得眼睛看不見的人就不能當廚師?」
他的聲音從高處落下,每一個音節都壓著林可頌的心跳。
「對不起,我因為你看不見所以對你產生偏見,你做的番茄炒蛋……我不懂怎樣用好聽的詞語形容,但它是我從出生到現在吃過的番茄炒蛋裡最好吃的。」
對於自己先入為主的錯誤判斷,林可頌向來不是死鴨子嘴硬不肯承認的人,事實就在事實,從不會因為她承認或者不承認而改變。
江千帆臉上仍舊沒有絲毫表情。
林可頌歪了歪嘴,難道眼睛看不見他就感覺不到她發自內心的讚美?
梅爾輕輕咳嗽了一聲。
林可頌這才明白過來。
「還有……以你的水準教我絕對綽綽有餘,剛才你做菜的樣子流水行雲賞心悅目,就是眼睛看得見的人也做不到你這樣,對廚房裡的一切瞭若指掌。」
「那麼從今天起,妳的導師就是我。」
「什麼?」林可頌傻眼,她看向梅爾,梅爾只是笑著點頭。
「梅爾,距離《大師秀》開賽還有多少時間?」
「還有三個月。」
江千帆的臉轉向她,「那麼請妳做一盤番茄炒蛋,讓我看看妳的水準。」
不要了吧,又做番茄炒蛋!重點是,她根本就沒有水準可言……唉,事到如今,只能趕鴨子上架了。
梅爾替林可頌找來一條白圍裙,她站到工作臺前,腦海中江千帆流暢的烹調姿態揮之不去。
她深吸了一口氣,番茄炒蛋而已,這一次保證吃不死人。
跌宕起伏的心緒平靜下來。
林可頌選取了雞蛋與番茄,鎖定所有她需要的配料,將江千帆方才所演示的流程重複做了一遍。
雞蛋的蛋漿要打出細密的泡沫來,番茄的厚薄要適中,中間的葉蒂要切除。
江千帆的刀工太好,番茄的汁液完整地留在每一瓣中,臺面上十分潔淨。而林可頌與之相比變越發顯得「慘不忍睹」,就算江千帆不說,林可頌也知道自己將番茄最精華的部分流失在料理臺上了。
翻炒,顛鍋,入料,熬製,勾芡……儘管林可頌試圖模仿江千帆,她的神經完全緊繃,精力無比集中於手上的每一個細節,但每一個步驟都有一種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滑稽感。
林可頌將自己的番茄炒蛋盛出來,對比之下,她更加深刻地意識到什麼是大師傑作。
江千帆身為擁有米其林星級餐廳的主廚,對食物的要求自然是十分之高。
林可頌忽然可以理解當時自己帶他去吃小吃,所有食物他只吃一口的原因了。
梅爾將勺子輕輕靠在盤子的邊緣。
江千帆伸出手,首先確認盤子的位置之後,舀起一勺,在鼻子前停留了不到一秒。
那個短暫的瞬間,如同美食電影的海報。
他微微張開了唇,他的舌尖觸上勺子的那一刻,林可頌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在心裡祈禱,他會將她的番茄炒蛋嚥下去,千萬不要吐掉,更不會用那一日海選評審的措辭來形容她入門等級的番茄炒蛋。
她是認真的,林可頌終於明白了那一日參賽者面對美食評審的心情。
忐忑、緊張、手心冒汗。
梅爾則用同情的目光看林可頌,似乎在安慰她:無論江千帆說什麼,妳都不必放在心上。
但是林可頌知道,無論他說什麼,自己都會印象深刻。
「雞蛋的鹹度與番茄的酸度不在同一個層次,味覺平衡失調;番茄在鍋裡留的時間太久,導致口感稀軟;煎蛋時的油,熱度不夠,因此雞蛋不夠蓬鬆。我個人不明白為什麼溫斯頓會評論它為『地獄紅湯』。」
他的聲音冷靜而客觀,說出來的話猶如定律,具有讓人深信不疑的力量,正因為如此,林可頌更加不想聽到他對她的失敗像是對待其他人一樣「一言以蔽之」。
「妳的番茄炒蛋並不好吃,但也並沒有難吃到被稱為地獄的地步。」
一直低著頭、感覺像是腳踏車負重騎了兩萬五千里的林可頌猛地抬起頭來,難以置信地看著江千帆。
江千帆的「並不難吃」對於尋常人來說是多麼高的讚美!
「梅爾,告訴她規則,同樣的事情,我不希望對她說第二遍。」
江千帆有條不紊地褪下主廚的衣衫,走出去的時候,面向林可頌說:「把廚房清理乾淨。」
林可頌看了看臺面,江千帆烹調時幾乎沒留下痕跡,所有的蛋液、番茄汁都是她造成的。
「他真的看不見嗎?」林可頌看向梅爾,對此深表懷疑。
「他並不是完全看不見,他能夠感覺到光源以及人影的晃動。」
「怪不得……那他現在還是米其林星級主廚嗎?」
「當然是,而且那些美食評論家對他現在的評價更高於他年輕的時候,大概是因為視力退化後,味覺反而變得比從前更加敏銳。正因為如此,一道料理只要有一點點的瑕疵,在他的舌尖都會被無限放大。」
林可頌心想,就算他並非全盲,但能夠在專業領域到達如此高的成就,他是個怪物吧?
梅爾看著林可頌的表情笑了:「小麵包,十八歲的江千帆可以被稱為『天才』,但二十八歲的他能有現在的成就,靠的是『魔鬼』般的毅力。」
梅爾一邊帶著林可頌熟悉這個如同城堡一般的別墅,一邊告訴她關於江千帆的事情。

江千帆在十八歲成名,是美食界米其林三星餐廳主廚中最年輕的一員,更不用說,在幾乎被法式菜餚與義大利菜稱霸的歐美餐飲界,他就像一道耀眼的流星劃過人們的視野。就在所有人都認為他將在這個領域大放異彩之際,他卻被診斷出腦中有腫瘤,並且因為手術風險太大,醫生不建議實施切除手術。
但腫瘤卻壓迫了他的視覺神經,導致他幾乎失去視力。
就在所有人惋惜他、接著淡忘他的時候,他就在那間廚房裡日復一日地練習。沒有了視覺,他只能依靠觸覺、嗅覺、聽覺以及不斷嘗試失敗之後累積的經驗,八年之後,當他再度出現在美食界,他的菜讓所有人驚訝,完美無缺的味覺體驗,讓所有美食家趨之若鶩。
他是全球美食界的傳奇人物,每一道新的菜色產生,都會引領許多大廚競相模仿,但從來沒人能夠做出和他一模一樣的味道。
「小麵包,妳有沒有仔細地看過江先生的手?」
林可頌不好意思了起來,她雖然沒有近距離看過江千帆的手,但是他的手指修長而優雅,更不用說烹飪時就像在變魔術。
「他的手指被切傷過無數次,手腕上也有大大小小被燙傷的痕跡。外人看到的是他的成功與天賦,但沒有人看到他付出的代價。小麵包,他從來不需要別人的同情,但他值得每一個人的尊重。」
這一刻,林可頌對江千帆那個大冰塊是有那麼一點肅然起敬了。
「江先生從來不收學生,但既然妳已經跟著他學習,那麼我必須講明幾點規則。第一,沒有得到江先生的允許,妳不能碰他的身體。」
我知道,他有潔癖。
「第二,江先生如果沒有開口要求,妳不需要替他做任何事情,包括扶他走路。」
好吧,他的自尊心超強的。
「第三,江先生的聽覺很敏銳,並且喜歡安靜。當妳住在這裡,上網、聽音樂等請自備耳機;請勿大聲喧譁,包括妳在打電話的時候;淋浴請在晚上九點之前完成……」
「等等!梅爾先生,你說得好像我要住在這裡一樣?」林可頌睜大了眼睛。
這棟別墅確實很大,但是靜悄悄的,又乾淨到過分,這樣的地方不適合她。
「妳不住在這裡?這裡離紐約市區有一段距離,江先生起得很早,他可能隨時會想要教導妳,妳確定自己趕得過來?」
「……」
她真的一點都不想住在這裡,這地方根本沒有人氣好不好!
「而且,他既然決定要教妳,就會像要求自己一樣嚴格地對待妳,他也不會讓妳把精力和時間浪費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林可頌的感覺越來越不好了。
「第四,任何時候,只要妳使用了廚房,就必須要收拾乾淨。」
什麼?三點還不夠,竟然還有第四!
「收拾乾淨……到底要多乾淨?」
「就像妳第一眼見到它的時候那樣乾淨。」
林可頌傻了,這表示要達到工作臺面可以當鏡子用、地面乾淨到可以滑冰的程度。
「你確定?我以為廚房是你們請了一堆人來打掃。」
「一堆人?」梅爾用「妳在開玩笑吧」的眼神看著林可頌,「那間廚房,從來都是江先生自己打掃清潔,他在離開前說交給妳打掃,說明他對妳的信任。」
……這種信任壓力好大啊!她平常連自己的房間都不怎麼整理,如何搞定那麼大的廚房?
「第五……」
「等等,還有第五?」林可頌的頭皮發麻了。
梅爾笑了笑,「我保證這是最後一點。」
「好吧,你說。」
梅爾的目光深沉了下來:「林小姐,也許妳並不是烹飪愛好者,妳的人生目標也不是成為一個主廚,但是相信我,跟在江先生身邊絕對是妳一生都會不斷回味的經歷,珍惜現在吧。」
但願如此。
怎麼看,江千帆也不像是好相處的傢伙啊!
「我一定要住在這裡嗎?」林可頌沒有放棄做最後的掙扎。
「如果妳想每天疲於奔命,妳也可以不住在這裡。」梅爾的手指在半空中點了點,戳破了林可頌的美夢,「想想這次比賽的獎金,只要妳不是蠢材,拿到前三名,沒有問題。」
前三名!如果她沒有記錯,第三名就有三萬美金的獎勵,她的學費就有著落了。
林可頌的眼睛裡頓時充滿希望。
住下就住下,有什麼大不了!
「那,我想回去拿點行李,準備一下,這應該可以吧?」
「當然可以,我讓司機送妳回去,晚上八點準時接妳回來,沒問題吧?」
「沒問題。」

作者簡介


焦糖冬瓜
澳洲University of Sydney新聞學畢業,任職於銀行業,2007年開始在晉江文學城發表作品,為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共發表連載作品三十餘部,作品題材廣泛,尤其專業及體育競技類,劇情富有張力,情感描寫細膩,回味無窮。
代表作品包括青春勵志美食小說《舌尖上的心跳》(繁體版,聯合文學)、講述女性化妝師成長的青春勵志小說《浮色》,高智商低情商F1賽車女工程師與華裔賽車手的競技類勵志小說《極速悖論》,經濟偵查類都市言情小說《靠近你,淹沒我》等。
短篇古風言情小說《燕搖雲》收錄於北京九志天達策劃出版的短篇小說集《莫道此生應不悔》,已上市。在漫友文化所屬雜誌《男朋友》發表短篇小說《聖堂危情》、《深淵凝望之惡魔的守護天使》、《深淵凝望之蝴蝶振翼》、《擇日再戰》。在《最推理》第448期發表短篇小說《狩獵》。另有多部作品簽約繁體及海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