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驚夢49天─電影小說

原文書名:


9789863233480驚夢49天─電影小說
  • 產品代碼:

    9789863233480
    UStory (U012)
  • 定價:

    300元
  • 作者:

    韓肅肅 小說 / 潘志遠 原著•電影劇本 / 林秀赫 電影劇本
  • 頁數:

    288頁
  • 開數:

    14x21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624
  • 出版日:

    20200624
  • 出版社:

    聯合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863.57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  

    ※在庫量大
商品簡介


不可思議的神秘民俗──觀落陰
一個只有死者才知道的真相!

繼《紅衣小女孩》魔神仔、《粽邪》送肉粽儀式、《屍憶》鬼新娘紅包後,
又一部取材自臺灣神祕民俗的驚悚電影。
跨國科技金融集團ACC副總裁李家豪(Daniel Lee),獨自到公司VR開發部門的「鬼屋」進行驗收,沒想到當晚開始不對勁,一個不斷重複的惡夢夜夜糾纏著他,手臂也出現火烙般的數字49並逐日倒數。
李家豪為了追查惡夢的來源,間接造成身邊的友人接二連三的死亡,不但涉入重大刑案,也引發社會的高度關注,以及ACC科技集團的動盪。女警劉奕臻也遇上一連串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牽引,童年遭受家暴性侵,長年陷於痛苦回憶中的她,如何偵破棘手的連環殺人案,一步一步地找出背後真正的兇手。
探查真相的過程中,李家豪驚覺手臂上的數字竟是自己生命的倒數計時,窮追不捨的劉奕臻也遭受死亡威脅。兩人面對種種科學也無法查證和解釋的疑點,以及不斷逼近的死線,最終孤注一擲,選擇從民俗「觀落陰」中找出答案。

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事件背後的真相,結合懸疑×恐怖×推理×臺灣民俗
不一樣的本土驚悚題材

 《地藏經》:是命終人,未得受生,在七七日內,念念之間。
 你是想不起來,而我是忘不掉。 如果是不好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記得呢?
 我們警察只能管到人,管不到天。
地府,比你想像的具體多了。想知道地府的事,想見地府的人,你只能『觀落陰』。

作者簡介


韓肅肅 / 小說
三十二歲臺灣女子,曾旅居新加坡、深圳。
筆耕網路多年,寫作涵蓋武俠、推理、愛情。生活中也不忘繪畫、攝影與美食,同時是FB「尋訪臺灣老建築」粉絲專頁的創辦人。

潘志遠 / 原著•電影劇本
《指間的重量》第四十三屆金馬獎五項提名導演。
一九六七年生,臺北市人。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碩士,導演過多部電影及電視作品,包括《深深太平洋》、《指間的重量》、《沙西米》等,電影及劇本作品曾多次入圍金馬獎及世界各大影展獎項。

林秀赫 / 電影劇本
臺灣八○後小說家、電影編劇。
二○一五年《嬰兒整形》獲吳濁流文學獎長篇小說首獎;二○一八年〈冰箱〉獲第五十五屆金馬獎暨第十屆金馬電影學院作品。寫作風格多變,另出版小說《深度安靜》、《老人革命》、《陶淵明別傳》、《儚:恐怖成語故事》。

書籍目錄



驚夢49天

文章試閱


DAY 49

週二下午,ACC創亞高科技電子公司新陞副總Daniel Lee,出乎眾人意料的代表公司簽下一份兩億天價的大單,狠狠打破以往公司前景最被看好的紀錄保持者——現任ACC亞洲執行長Allen Wang。
就在眾人接到消息,議論紛紛的時候,Daniel早已收斂喜悅的心情,開始精心佈局下一步。他坐在公司頂層挑高九米的360度環景辦公室,與內部的律師團隊討論第二階段的合約內容。眾人圍坐馬蹄型會議桌,反覆針對相關細節,進行最後的確認。
沒來由的,一名律師打扮的男子Ben敲開辦公室大門,自顧自的坐下說:
「我宣布今天進度到這裡,大家解散。」一身豔麗西裝的Ben笑嘻嘻的看向今日主角Daniel,興奮地說:「怎麼啦,簽下這筆大單,還不夠?」
Daniel挑眉瞪著Ben,露出半分鐘都不想被耽擱的表情。也只有在這個大日子,Ben才敢挑戰Daniel。
「怎啦?」Ben一副無所畏懼的目光。
「好吧,今天先到這。」Daniel有些不情願的開口,在坐的律師看了看彼此,立刻有志一同的收拾筆記資料,紛紛起身走出會議室。
「我剛上來的時候,Allen碰巧下樓。你也留口飯給人家吃,他好歹也是業務經理出身,去年不是剛升執行長?嘖,聽說這三個月業績還沒破零。」
「廠商信任我,有錯嗎?」
「看看你們兩個,都快把『副總』和『執行長』搞成『業務』了。」
「有錢進來,才好辦事。」
「話也不是這麼說。」
「有何不可?只要能盡快把『副』這個字拿掉,我做什麼都行。」Daniel冷哼一聲,對「總經理」一職,勢在必得。
「沒問題,李總。」Ben敬禮。
「倒是你來做什麼?」
「做什麼,慶功啊!」Ben華麗轉身,抖動全身閃亮的西裝說:「我們也該出發了,今晚去Q飯店,老早為你安排好了。」
Daniel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說:「多用點心工作,別只懂得帶大家玩。」Ben強拉著Daniel下樓,他可不想讓這個工作狂多待在辦公室一秒。

兩人搭Daniel的專屬電梯下樓,沒想到電梯居然下降沒兩層就停了。正對電梯門的Ben有點驚訝的看著Allen直直走進電梯。
Ben 瞥了樓層一眼,再看看Daniel表情,立刻機靈的按住開門鍵。
「嗨。」Ben率先開口打招呼,但Allen卻視若無覩的站進電梯一角。
「出去。」Daniel低聲說。
「不好意思,這是Daniel的電梯,請問您是不是走錯了?」Ben相對友善。
「這兩天電梯維修。」Allen不情願的回答。
Daniel聽完,毫不猶豫的按下警急通話鈴交代:「是誰開放我的專屬電梯?我要你們立刻處理。」
Ben見狀況不對,馬上接著說:「欸啊,現在共乘的人不願離開,我們真的很難下去。你們搞什麼啊,直達電梯能開放給這些閒雜人等嗎?」
終於電梯鈴聲大作,警衛趕到現場將Allen請出電梯。
「開放電梯的那個誰,不用來上班了。多麼嚴重的職務疏失啊,我真想告死他。」Ben很清楚Daniel的脾氣,連忙搶話打圓場。
警衛離開後,電梯終於恢復運行。
「欸,好好的心情沒受影響吧?」
「花時間去想那個處處給我做陷阱的傢伙幹嘛。我該想的是ACC下一季新產品要怎麼突破,凡事都得先多想幾步。」
「我的車在B6。」
「去B3,待會我來開,時間浪費得夠多了。」Daniel扶著額頭,莫名心煩。


稍後,Ben跟著Daniel來到停車場,才發現Daniel並沒有載自己一程的意思。
「What?你要去驗收?驗收什麼!」
「只是去看一下。」
「大家都等著慶功,我們要慶祝!放鬆一下,你懂不懂?」Ben非常不滿。
「以我的速度繞過去,不用一個小時吧。」
「好好好,就一下,兩下也行。反正你是主角,我就讓大家等你喔,一個小時夠不夠呀?」Ben忽然嬌嗔起來,態度轉變得很快。
Daniel不給肯定回覆,自顧自地發動車子開走。


迂迴上坡,賓士S400的頭燈與引擎加速聲,打破了山路上的寧靜。
突然車用電話響起,螢幕顯示陌生來電,沒有猶豫Daniel手指熟練的按下方向盤接聽鍵,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帶點畏縮和遲疑。
「副總您幾點到?我們的VR鬼屋,已經調整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什麼叫做差不多,做事情有差不多的嗎!」Daniel突如其來的憤怒暴吼,幾乎震破電話另一頭的倒楣鬼的耳膜。
「副總,我……我……是說,我們這邊都已經OK了,大致上……」小職員急於辯解的口氣,觸怒話筒一端的Daniel,傳來更高分貝的咆哮,讓這倒楣的職員身旁的人紛紛暗自慶幸不是自己打電話給這個聰明、專業,卻極端冷酷、自以為是的傢伙,畢竟接下來的話肯定更難聽了。
「昨天也問我幾點到,今天也問我幾點到,你們這群廢物管我幾點到!一件小事都辦不好,盡搞些破爛東西做什麼。」
「副總,你聽我說……」
「你記住,我們是高科技展,高科技high-tech,你他媽的還真以為我們是遊樂園的鬼屋啊!」
「副總,不是這樣的。」
Daniel聽見「副總」二字更是氣,反射性的大罵:「整天只會在那邊裝神弄鬼,昨天指定更新的設備都上了嗎?我要你們把另外的那些,全都換好!」
「是、是、是…..全部保證都是VR、都是最新的尖端技術。」
「你最好能給我保證。」Daniel一陣無名怒火與不滿的聲調一起拉高,他繼續說著:「我再幾分就到了,昨天那些鬼玩意要是沒撤乾淨,你們就等著看我一把火全燒了。」開車的Daniel思緒轉得飛快,把待會預計驗收的層面與內容回想一遍,這是一個AR與VR的完美結合體,也是他眼下唯一能反敗為勝的構想了,那個噁心、該死的Allen。
「副總?副總……」
「要是都好了就先離開吧,我不要你們在旁邊干擾我;還有,你們最好祈禱測試成果能夠讓我滿意,聽清楚了嗎?」
Daniel面無表情切斷通話,順手打了個方向燈。
車子駛下交流道。


車駛入一個彎道,濃霧倏然湧出撲向Daniel的車,他的右腳鬆開了油門,車速逐漸降低,霧中漸緩的車聲,如同被鬼魅嚥下肚時的咀嚼聲響。
幾分鐘後,Daniel將車停在「鬼屋」前。
郊區除了大燈照射的範圍之外,盡是一片黑。
Daniel透過前窗往外望去,鬼屋前的兩盞橘紅色的燈籠在小雨之中晃蕩,整體有總說不出的詭異,他突然有點後悔讓嘴中那群該死的員工先走一步。
人的第六感有時候很敏銳,但是端看你當下的選擇。
「也只能這樣了。」Daniel提起勇氣,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將車子熄火,前方立即陷入一片死寂。
黑暗中,昏黃的紙燈籠更顯單薄,完全無法發揮任何照明作用。
與此同時,Daniel的耳邊沒有一絲聲響,四周連個蟲鳴也沒有,讓他心裡不禁又開始咒罵:「這群廢物,就連燈籠也布置得這麼小家子氣。」他火氣一上來,膽量也瞬間恢復原有的水準。
看著眼前這破敗的鬼屋,Daniel極度不滿,他只要想到一個月前的那次會議,心中就充滿了怒氣與鬥志。Daniel終於拿起一旁的雨傘,打開車門下車:「真不知道這群飯桶都做了些什麼!」Daniel留意到鬼屋前面一行ACC Vision Co. 的字樣,不禁想起上個月的研發會議。


陽光下ACC的金色招牌在白牆上意外的醒目。
副總也就是Daniel,手上拿著VR眼鏡在會議室內提出一個全新的構想。他當著眼前所有的工程師說:「我要你們設計、創造出一個能夠親身體驗、身歷其境、讓所有參與者都能感受到前所未有、強烈的感官刺激的世界。」
眼神一冽,他再指著技術總監低吼:「而且,必須從他們踏入這個空間的那一剎那開始!這代表除了VR的內容之外,我們必須去設計一個AR場景!令人渴望的場景,最好是讓人神經緊繃的那一種。」
「鬼屋。」Daniel的律師Ben突然插話。
「鬼屋?」Daniel質疑的眼神立刻投向Ben,卻看Ben咬著鋼筆,極度自信有把握的朝自己點頭,Daniel一時也想不出更好的詞,只好順勢說:
「沒錯,一個鬼屋,身歷其境的鬼屋。」
「這麼不科學的東西……」參與會議的所有工程師彼此面面相覷,什麼鬼屋?還要身歷其境?他們直覺這是個神經病的提案,沒有比這更莫名其妙的了;儘管他們都耳聞公司內部高層水火不容的鬥爭,然而無論是Daneil的個性還是時機,都不存在一絲玩笑的可能。畢竟副總Daniel與執行長Allen正在競爭著最終上位的機會,這次無疑是場權力遊戲,而且傳言一向踩著團隊屍體往上爬的Allen也早已打通人脈,毫不掩飾自己勝卷在握。反觀上次因為開發金額過於龐大且無法立即回收的Daniel,已經將不少大股東惹毛了,本季似乎沒有再輸一次的本錢。
「副總,我們要如何做出讓人渴望的,鬼?」行銷組首次調派來Daniel身邊學習的實習生,終於忍不住發問。
「讓人渴望的鬼?你到底有多蠢,才會提出這種問題。鬼能掙錢嗎?誰讓你們做鬼了,我要你們做的,是一個恐怖指數破表,讓人進入一分鐘就渴望生存,嚇破膽,渴望逃離的虛擬空間!」


一陣細雨隨著冷風刺在傘面上,發出細碎的聲響讓Daniel回到現實。
燈籠依然在雨下搖晃,Daniel的瞳孔已經逐漸適應這片黑闇。他大步跨過地上的水窪,沒多久便站在入口處,感應到人類體溫的鬼屋緩緩開啟,左右敞開兩扇古董木門,歡迎這名期待已久的不速之客。
你對鬼屋的概念是什麼?
一口棺材?點著香的靈位?屋子佈滿灰塵與蜘蛛絲?散落地上的骷髏?轉角處不經意出現的死屍?或者,陰暗帶著白燭光的可怖氣氛?
這間鬼屋設計得不錯,Daniel臉上原本的擔憂,終於換上一抹嘴角的微笑,他按照指示,把銀色手提箱放至擺滿蠟燭的鐵桌上,突然光線一暗,隨之「咔噠」一聲,詭異的舊聲響層層疊疊,在深夜自動播放。
收音機的綠燈也亮起來。
手邊自動升起Sensor,AR的小技巧與必備道具。
「各位朋友晚上好,現在是淩晨的4點30分,你還醒著嗎?如果你還沒睡的話,那你是不是想體驗一下,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呢?在這深沉的夜晚,我們將帶領你進入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猛鬼世界。」
「Come on……」
Daniel嘲弄般地哼了聲,這些傢伙這次搞得還蠻像回事的。
他笑著搖搖頭,從前方一個銀色提箱中拿出了一個圓弧形的VR眼鏡。下一秒他卻皺起眉頭,惡狠狠地瞪著這副VR眼鏡,吼到:
「這什麼質感?What the Fuck!」
要拿出手就必須是最好的,任何一點瑕疵都會成為汙點,即使掩蓋得再完美,也會讓人感到一身彆扭和不、舒、服。Daniel又討厭底下這群蠢蛋了,「頂級!我要的是頂級!」
明明他一再強調什麼是頂級,卻還是在這個節骨眼搞出一個像玩具的破爛塑膠殼,這東西實在太低級了,看來明天勢必還有許多要逐項檢討的細節。
「算了,先這樣吧。」他剛抽出手機準備撥號罵人,卻又壓下脾氣,暫時耐住性子,認命戴上新型眼鏡,讓VR感應啟動。
眼前立即出現一條綠色的亮光如心電圖般在眼鏡上來回跳動,科技感十足。瞬間Daniel的正面也出現了一番截然不同於現實的影像,這是一個類似坦丁《神曲》的地獄世界。讓他感到好奇,伸手想要碰觸身邊的無頭生物,然而卻有陣陣窸窣的腳步聲靠近……一群東西的出現,不禁讓他收手。
喪屍!
一群喪屍,扭動著殘缺不齊的軀體,以蒼白可怖的表情步步逼近。Daniel激動地握緊拳頭,這些屍體的效果做的真不錯!
「Great!」他忘情喊道。根據設計,參觀者必須踩上地毯才能跟著眼前的指示移動來躲避喪屍的追殺。沒想到,當他的目光朝箭頭望去的時候,突然有名女人的身影從一旁房間紙窗劃過,Daniel愣了一下。
「這女的又是誰設計的?」
他停住腳步,思忖整個VR遊戲的原稿與設計圖,喪屍當中應該不存在任何女性,還是眼前的這個房間隱藏什麼彩蛋,不在他當初的設計之內?
Daniel百思不得其解,看來是個Bug?
真有他們的,一定又是那群廢物把他親自監督的遊戲,亂七八遭的,套用到哪一款爛公司的舊程式裡去。時間來不及讓他想明白,就見喪屍又轉回來直撲眼前,Daniel俐落翻身三兩下就解圍了。可是不遠處房間的鑰匙孔,突然射出一道微弱光線,讓他有些詫異!喪屍呢?喪屍怎麼都不見了。
另外,這是什麼門?
這麼矮小的木門?誰設計的劣質品?憤怒的Daniel戴著VR眼鏡,蹲下身去探查鑰匙孔,想搞清楚全部的事情,但他透過轉動鑰匙的小孔,只看見這個房間內,竟然端坐一位全身紅衣的女人!
「喔!Dump,什麼鬼啊。」
Daniel啞然失笑,有點傻,自己現在還帶著VR呢。他非常疑惑:「這又是什麼?」Daniel又氣又笑地摘下眼鏡,但眼前依然有個鑰匙孔,並且隱約透露一股微弱的光束。
「不會吧?搞什麼,視覺暫留嗎?也太瞎了。」
Daniel一臉懷疑的湊上前看,眼睛從鑰匙孔中往內望去,房間內坐著一名紅衣女子,不過在淡淡的煙霧之中,他看不清楚這紅衣女子的容貌。這讓Daniel不得不更努力的把左眼拼命湊上前看。
突然有一隻眼睛——血色瞳孔就隔著門板、穿透鑰匙孔與自己對望!
「啊!」Daniel驚叫失聲。
那女人竟靠過來了!Daniel直覺想離開鑰匙孔,沒想到額頭和下顎都無法掙脫,仿佛這鑰匙孔已溶入眼球,就是個磁石緊緊的吸住了他的瞳孔。Daniel眼看著那個女人的五官先慢慢回復變成了一張清楚而且漂亮的臉孔,但這張漂亮臉孔卻又瞬間從正常轉而崩壞,成為一張腐爛、甚至血水肆淌的人面皮!
「喂!喂,誰搞的鬼。」Daniel感到對方散發一種真實的魔物氣息,內心的自信開始受到動搖,他逐漸意識到事情好像失控了,Daniel的肩膀開始受不明引力拉扯,所有的焦慮和憤怒也全都轉為驚恐,更難以置信的是,下一秒他的身體竟穿透了門板,進到女鬼的房間。
他用盡全力將VR眼鏡丟向女鬼,沒想到地板整個攤塌,他大叫著向下墜落,背後彷彿是一道無底深淵,慘慘的陰風,極速從他的身際呼嘯而過。
不知過了多久,Daniel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賓士車上。他打開手機,發現Ben多通未接來電。


午夜十二點,一大群公司夥伴圍繞著Daniel,在飯店包廂狂歡慶功。接到這樣的大單還不願放鬆大肆享受的,也只有Daniel了。Daniel看著眼前的同事們,腦中停不下計畫,自己每多一筆生意,就是對手Allen的雙倍損失。想到這裡,他大力甩開身邊穿得跟Allen一樣全身勁黑的女子,獨自走到包廂外點菸,意外注意到一個纖細高挑的身影,俐落轉入後方的隱密包廂。他跟了上前,正想開門。
「你,一個人嗎?」後方一名金色髮妝的亮麗女子靠上來搭訕。Daniel沒有拒絕,他確實喜歡這種細緻豐滿的觸感,想到這,他轉身為她拉開椅座。
Daniel沒有浪費時間,直接收下女子的邀請。
飯店頂級套房內,Daniel正全心投入地吻著床上的金髮女伴。女子故作無力,雙眼迷濛地順勢跨到他身上,就是這個角度!Daniel興奮地低吼一聲。
沒想到女子面容倏然轉換,剛掀起的連身裙也轉成鮮紅色,這是怎麼回事?極致柔軟的彈性觸感不斷皺縮,徹底乾扁成另一個渾身透著寒意的軀體,接著她用她那骷髏般空洞的眼神,攫著Daniel。
「Fuck!什麼鬼!」
正在興頭上的Daniel無法即時抽離,眼睜睜看著懷中女鬼崩壞,霎那間,她脆裂為一具噁爛的死屍。
Daniel忍不住大吼,拼命叫喊著要推開她,可是她一雙乾枯的手,早已深入他的雙臂,以無比的力量箝住他的血肉。巨大的炙熱襲來,整具骷髏簡直要燒了Daniel臂膀的每一寸肌理,企圖與他合而為一。
無以名狀的恐懼,迫使Daniel不斷掙扎。
稍後,他環抱羊毛毯驚醒的瞬間,整個人劇烈顫動了一下,像是靈肉分離般,從床上驚坐起來。
剎那間,他感到一陣錐心刺骨的疼痛。
一臉迷惘的Daniel看向左臂,那個被自己右指緊緊抓住的地方,如同火燒般出現了「49」的數字,他持續喘氣。
這個夢境過於真實,心情一時難以平復。


凌晨醒來的Daniel再也無法入睡。別無選擇的起床洗臉,擦乾臉頰的水珠,他恨恨的想,只驗收一次這群廢物布置的鬼屋,就搞得他半夜做惡夢,真的他媽讓人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