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長毛的月亮:14張命盤的故事

原文書名:


9789865111748長毛的月亮:14張命盤的故事
  • 產品代碼:

    9789865111748
  • 定價:

    300元
  • 作者:

    梁評貴
  • 頁數:

    192頁
  • 開數:

    14.7x21x1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91127
  • 出版日:

    20191127
  • 出版社:

    台灣東販股份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小說,散文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文學類
商品簡介


「我想問一個人的生死。」語氣中有敬有怯。
「出生年月日時有嗎?」一張紅紙隨即推到算命師眼前。
「能算嗎?」說話者語氣盡是渴望。
「能。」算命師沒有遲疑地答道。

出生的那一刻,天上的星辰就已為此人一生的命做出定調、排出樣貌,這是俗稱的「紫微斗數」。一張張的命盤紙集合起來,細細數過,一張,兩張,三張⋯⋯正好是十四張,那些千山萬水的命運,在此都尺寸千里,攢蹙累積成算命仙手裡的一張紙⋯⋯


▍爺爺坐命破軍據說這是六親孤僻的命,退伍後被村人稱為水鬼,但其實這鬼,也需要神靈的慰藉。每回爺爺牽著我的手時,那佈滿粗糙紋路裡有他的大半生,有時代的遺憾⋯⋯
▍剛烈孤剋,平地起樓,急躁則敗之星乃武曲坐命。年少時他基測失利後跟著父親學水電,工作時與陰暗的內裡融成一體,才能修復它們,一如人,總得接受自己的傷痕與黑暗,融進來,光與暗相互流動,才算完整。經年的訓練,如今他獨立成師傅,撐持起一家店面,自豪地走進記憶的光裡。
▍坐命天梁讓他一生困於雙親之間的衝突,幼時他對雙親的記憶多是用餐時刻父親翻了桌,碗盤菜飯都砸在牆上,父親與母親兩人站立起來,相互指著對方痛罵,他覺得父親、母親不是不好,只是缺錢。
──內文精選

作者簡介


梁評貴
現就讀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博士班。興趣是研究及創作,作品曾獲:梁實秋文學獎、星雲文學獎、桐花文學獎、華嚴金獅獎、大武山文學獎、中興湖文學獎、磺溪文學獎、忠義文學獎、玉山文學獎、桃城文學獎、台中文學獎、吳濁流文藝獎、馬祖文學獎等。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屢獲文學獎肯定的新銳實力派作家
全新微小說作品集

14張命盤
由亙古遙遠的星辰排定
在夜空中閃亮

深刻推薦──崎雲

書籍目錄


作者序
推薦序
〈水鬼〉(破軍坐命)
〈水電〉(武曲坐命)
〈巡海〉(天相坐命)
〈李逍遙〉(天機坐命)
〈表情符號〉(天府坐命)
〈長毛的月亮〉(天梁坐命)
〈阿嬤今天不賣黃牛票〉(巨門坐命)
〈健身房是通往天堂的路〉(太陽坐命)
〈新手算命師〉
〈寫給每一位善財童子〉(太陰坐命)
〈寫給所有的波多野結衣〉(貪狼坐命)
〈潑水〉(廉貞坐命)
〈遶境〉(紫微坐命)
〈隱形眼鏡〉(七殺坐命)
 

推薦序/導讀/自序


《長毛的月亮》序

有時是夜晚,走在流過校園旁的景美溪畔,路燈一支支立著,圓晃晃的燈光,就像是月光的種子,水流淺淺的,漫不過河底的沙洲,一路無聲跑跳著入海。我走在堤防上,看路邊慢跑的人,影子被光拉得老長,身旁每跑過一個人,就多了一道影子穿進軀體,再離開,這些影子自始至終的穿入和移開,都不會為這個世上,多留下一道痕跡,不知道人們的來來去去,是否也是如此。

走著,夜是更深了,城市的光一寸寸黯淡下來,頭頂黑夜裡的星光,卻漸從周遭微微沁開,抬起頭,看著那些列佈於空中的星辰與月亮,多像是一座座會移動的島嶼,隨著既定的軌道遷移,巡航著生命裡的幾個寒暑。在中國,那些星象對應著人的命運,與星座一樣,不同的星有著不同的作用、個性,諸星的移入與移出,閃耀或黯淡,都如同被風吹動的蛛網,上下連動漂浮,分不清哪裡是被掀動的起點,哪裡是靜止的終點,因此有了不同的生活面貌。

一張盤的廟旺利陷,忌科祿權,都自有其定數,倘若如此,知道一切都還被運作著的命遇安排,如實被照看著,那也就好了。想起在教書上到赤壁賦時,一個平日裡渾渾噩噩的學生,忽然問我人生是什麼,愣了一下,本想告訴他,人生是夜晚荒野中的探照燈,光前所照出的一團胡亂翻轉碰撞的微塵粒子。看起來好像有點規律,按照某種固定的紀律運行,但其實不是,只是無故被風吹起,散漫在空中的塵埃而已。於是我按照備課用書的內容告訴他,人生有一些東西是不變的。

於是從那時起,就試著從命理的視角,理解什麼是命運。

合好出生年月日時,就能將一張盤攤開來,不同的星象排位,預示著不同的命運,在自學一段時間後,我開始試著替周遭的人看盤。書中篇章的命遇星盤,多取自身旁友人,有時是老者問命,但多半是少者,對未來還有期盼,還想探問命遇的軌跡。一張張盤更像是毛衣的線頭,只要持續抽拉著,往往就能解離出一個故事,一段人生。

這些故事與故事間的情境雖然不同,但感情的本質,還是有所相似的,就像那些意味著命運的星象,雖然走過不同的時間、空間,顯化在人生的功用不同,卻仍是同一顆星,仍有其不改的本質。

繼續在景美溪旁走著,看河堤上的青草、暗夜裡流動的水、星辰月亮照下的微光、被路燈拉長著的萬物的影子。如果你願意,也抬頭看看,看這些故事,看月亮,看星辰,看那些光照出的影子,和活在當下時空中的身軀。當你一頁頁讀過去,翻動書頁,一如經過我身旁的跑者,將自己的影子穿過他人的身世,最終找到自己。

夜又更深了,我起身離開河堤,知道散佈於其中黑空中的月光星辰終將淡去,最後必然還能,重新換來一片旭日。

文章試閱


〈新手算命師〉

夏天的陽光傾斜著湧出,蔚藍的天空下的不是雨,是一把把晃亮如匕首的光束,照得整面大地發燙,車流轟轟然經過,整座城市似一條蒸騰的河,冒著煙,滾滾然,要把人從街面逼到屋簷下,躲雨,躲這場由太陽凝成燙膚的雨。光在街道上降落流動,凝成一道逼人的風景。但在這座城市的低底處,避過街道上熱燙的太陽,地底的捷運總有一種暗,空調氣流輸送,一股黑壓壓的氣在此層層暈開,此處臂膀膚觸的空氣都是涼的。

走出行天宮捷運站,往右一看,蘭花小販阿婆們,星點散佈在騎樓,小販們求的,不過是當下的生,一枚十塊銅幣,也許就是他們今日渺茫的希望,有限的未來。彷彿上邊陽光普照,是神的世界,而地下道裡佈著陰暗,一間間窗格子般的算命店鋪,一種人生,各式選購,一格格望出去,都說能看穿未來,但算命師卻似乎走不出這一條短短地道,只能任人選購著五花八門的命運。算命師坐在小小的窗格子裡,一間間隔起來,器材設備一應俱全,龜卜占筮、米卦、手相,此處皆有,任憑隨意挑選,互相參照,未來就在這術算中被拼湊出來,此處早已是,他們這個時代的大數據。

你坐在其中一間,狹小侷促,卻是五臟俱全,一張桌子,一部電腦,頭上安了部堪用的冷氣機,桌下還藏了台電風扇。窗格外人來人往,不時有人探頭往玻璃門裡面瞧,每每眼神接觸,你都低著頭避了開來。這是你第一天上工,心底有些緊張不安,穿了件馬褂,腕上套起佛珠,腰桿直直一挺,儼然是個算命師父。可日常裡,你也只是凡人,都說命運掌握在人手上,你桌上暗暗擺了本考公職的行政學,書頁裡藏著寄託命運的鎖鑰,若非失業無所用,你斷不會至此,憑學過的那三兩招,靠著朋友介紹來到窗格裡,成為命運的詮釋者。

你甫翻開書看了兩頁,一抬頭回神,透明玻璃外站了位老人,眼神正碰在一起。你向他點了頭,揚起嘴角兩端,手裡一面將書闔上,並順勢將其挪到桌面下方,老者看著你笑了,推了門進來。

「你好,我想要算命。」他是你第一位客人。

故作些鎮定,那些日常的書籍都先收起來,化身命運的指引。「你想算什麼?」牆面上貼了張價目表,流年1200、紫微詳論3000、八字批命2000、紫微問事1000,「什麼比較準?可以講比較久?」老者眼神游移著,背著褪色的褐色包包,眼珠裡的光跟服貼在包身上顏料一樣淡。你想著反正沒人,腦?百轉千迴,自己最擅長的是紫微,可若說要詳論,又怕講久了顯出破綻來,遂推薦了老者:「紫微問事好嗎?價錢比較便宜,問題集中,準度又高,您考慮一下。」老者回答的聲腔乾燥如沙,「那選紫微問事。」

「您的出生年月日時有嗎?」你打開紅書,撕下一張單張命書,連同筆一起遞老者,好像來到政府單位或銀行裡,單一窗口,填表問事,一邊遞,一邊感覺這也同公務員人差不多,想到那本桌面下的行政學,心中有一種妥切,就當作自己是命理的公務實習生。

「有,但是是別人的。」老者一邊寫,一邊說。

「別人的?」

「我想問這個人的生死。」老者將紅紙推到你眼前,問題拋了回來。

「能算嗎?」老者接續著問句,你停滯下來,心底也跟著老者問了次自己。

「能。」

依照生辰,子丑寅卯,依序配上十二宮位,十四主星,十年大限,小限化入,流年參看,孤辰喪門落在19-30,20有劫,見血光,命宮化忌破軍與文曲同宮,五行推算入水有災。你推算生,計算死,一個人的命運在盤裡翻來覆去,攤平的命紙裡有高低起伏的人生,你告訴那老者,這人在20那年逢劫,劫中有水,有血,又遇喪門孤辰,有著極高的死亡機率,若此人該年近水則亡,無則生。

老者頭一低,問起若他未死,是否有機會再見到他。你依照命盤往下推,若未死,他當已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家庭和樂,經商致富,大難後必有福,今已有孫輩承歡膝下。老者舉起一隻被時間風乾的手,猛往臉上搵淚:「是這樣啊,是這樣啊。」你心底有些慌了起來,「阿伯,這人是你什麼人?」

「是我年輕時當水鬼的同袍。」老者說。

說著,故事從他沙漠般的聲腔裡傾出來,霎時大漠成海,眼前的老人,都被淹成一座孤島,敘說那些在馬祖的遙遠故事。時間被拉得很長,現實被帶到很遠的海邊,老者的故事說得你心海翻湧,一波波晃盪著自己,從沒想過竟會如此輕易,就介入了他人的人生。

老者離去,那一天你只有這一個客人,但心底卻多了故事裡的好多人。

單調的生活,過去的日子裡,你翻著自己的書,想的是自己,是出路,是在這千差萬別的社會裡安一個位,並就此定然終老無憂,過著自我想像中的單純生活。可現在不是,現在是,生活把千差萬別的人生貼到你臉上,逼你看,逼你讓他人入心,甚至可能的是,逼你去愛,愛這他人之命中的錯綜複雜,擁抱差異,有了不同,命才能一個個算下去。

又一天,命運將另一人帶了來。這人年紀與你相仿,帶著另一套生辰時日,問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這是我阿嬤的出生年月日時。」「想問什麼?」「想問健康,她未來有沒有可能好轉?」。星盤列下,眾星羅佈在人的十二宮位,其實,每一座宮殿都是慾望的化現,財帛、夫妻、子女、官祿、疾厄,無不受到感情鎖鏈的牽引,每一道鎖都勾進心裡,一邊掐著,一邊撲通地跳,多少都要出些血,流些淚。

大限劃下,將流年提煉出來,阿嬤正沖疾厄逢化忌,都已這把年紀,怕是一病不起了,兒孫來問,無非圖個心安,趁此又看了阿嬤的命宮,巨門獨坐,口舌伶俐,但夫妻行運,前一個大限裡丈夫走了,性格多言傷人,也因此剛走過一段非常孤寂的時間。你在心?盤算,幾回掙扎著說詞,像是手裡捏著帕巾,心一橫一扭,「阿嬤未來很難好了。」你見眼前人面上的憂容更甚,久久沒說出句話,「可是,你們陪著她,她都知道,也很感謝你們,未來時間不多,你們要把握剩下的機會。」對方的面容,這才稍稍緩和下來,眼珠裡泛著水光,光隨那瞳目轉呀轉的,始終沒有落下來,可你知道,來問命的人,問的那個部分,都是心底的軟肋。

後來,那與你年齡相近的年輕人走了,來來去去,有些人卻在心上留了下來,你不記得那些詳細的命盤,那一格格構成的十二宮位,彷若在地下道裡被隔開的算命小間,慾望化現,迷宮裡各有一道門,門後有人生中越不去的坎。你將那一張張來算過的命盤紙集合起來,一張,兩張,三張......。至今,正好是十四張,你仔細端詳著,那些千山萬水的命運,在此都尺寸千里,攢蹙累積成一張紙,你開啟眼前電腦,將排盤軟體的畫面縮到最小,窗格外仍有顧客游移探看,悄悄的打開文書軟體,放在底邊的行政學暫且晾著,空白的word上,游標一閃一滅,深呼吸,回憶起那些人,那些事。雙手在鍵盤上正預備,電腦裡音樂一響,彷彿指揮的棒的指令落下,你緩緩打入,那屬於命運的第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