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守娘(上)

原文書名:


9789863194460守娘(上)
  • 產品代碼:

    9789863194460
    畫話本 (DW038)
  • 定價:

    220元
  • 作者:

    小峱峱
  • 頁數:

    188頁
  • 開數:

    14.8x21x1.9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91030
  • 出版日:

    20191030
  • 出版社: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 CIP:

    947.41
  • 市場分類:

    動漫-一般大眾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漫畫
商品簡介


「如果我嫁了人,是不是就得像大嫂那樣,下半輩子好與不好,全繫在肚皮上?」
看著嫂嫂為生子迷信走火入魔,自己深受街坊催婚的閒言碎語,面對步步近逼的壓迫,潔娘亟欲掙脫——
一具河邊的女屍,一場前所未見的儀式,那名淡漠高雅的神秘女子,讓踩著自在大腳的潔娘看到了希望。
然而夢魘輾轉,不斷浮現的小小手印、一樁樁女性失蹤、拐賣或冤死的案件……
究竟等待她的是成長蛻變後的自由人生,還是驚心動魄的殘酷現實?
揉合府城三大奇案,最強女鬼顯靈濟世,佐以本土風俗、 民間軼事,為您獻上府城風華中綺麗、哀愁的女性群像。

作者簡介


小峱峱
畫圖好快樂。
台藝大美術系畢,多創作古裝題材。
作品《守娘》連載於CCC創作集。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輔仁大學宗教系兼任講師 張家珩、東吳大學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 游淑珺 連袂推薦
「我們有幸能生在相對平權的世代,透過《守娘》的細膩筆觸與視角,一探女性晦暗的歷史。」--漫畫家 HOM、日下棗、艸肅 好評推薦



推薦序/導讀/自序


百餘年前臺灣女性的悲歡與夢想……
揉合府城三大奇案,最強女鬼顯靈濟世。
新銳漫畫家小峱峱,綺麗而驚心的清代女性群像劇。

文章試閱


女人啊∼從古到今,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呢?──《守娘》顛覆最強女鬼故事
撰文 / 陳怡靜

幾年前,批踢踢網友曾針對台灣鄉野奇談「陳守娘」展開熱烈瘋狂討論,還有人封其為「臺灣最強女鬼」。陳守娘是誰?傳說中,陳守娘是清朝道光時期臺灣著名的枉死烈婦,與林投姐、呂祖廟燒金並列「清代府城三大奇案」。而這個傳說,來到漫畫家小峱峱筆下,精準描繪古老觀念中的男女不平等,成為一段令人喟嘆的故事。

《守娘》去年11月底在《CCC創作集》開始連載,今年10月推出上集單行本。故事描繪富家大小姐潔娘已達適婚年齡,從小自由奔放的她未纏小腳,也不打算嫁人。看著嫂嫂嫁給大哥,卻日日為了生不出兒子受苦,嫂嫂娘家甚至得依靠偏方,在產婦生女後十天內為產婦「換肚」,以期下一胎產子。某天外出時,潔娘被看不到的鬼魅纏上,也意外認識神秘仙姑…….。

改編自陳守娘傳說的漫畫《守娘》出自女性漫畫家小峱峱之手,小峱峱記得,最初在提案會議上,CCC編輯部提出許多故事主幹,其中「最強女鬼陳守娘」的故事最為吸引她,讓她當下就選定題材。「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陳守娘的故事,原本企劃設定是女鬼普渡眾生的故事。我心想,女性議題的話,我應該可以處理吧。」

但深入研究編輯整理過的取材後,資料愈看愈多,小峱峱發現自己面對的是一段沈重的歷史,想處理的是一個龐大又嚴肅的議題,「當時清朝的社會現況與法律,對於女性非常歧視。好比說,犯下同樣的罪名,但卻罰女不罰男。」

除了「女多災,男多祥」等貶抑用語,就連生下女兒也會面臨極大痛苦,坊間甚至有「栽花換斗」、「轉女為男符」等變換腹中胎兒性別的偏方。若仍「不幸」生下女兒,產婦娘家會默默進行「換肚」民俗手法,要產婦吃下豬肚並將裝豬肚的水壺藏床下直到生子,有的女嬰會慘遭溺死或成為童養媳,避免日後出嫁還得附以嫁妝。

看見大時代裡的悲劇,讓小峱峱決定故事的方向。她重新梳理故事線,加入少女潔娘的角色,從潔娘的角度觀看世界。她也捨棄原本「最強女鬼濟世」的主幹,即使劇中厲鬼再強再厲害,都不能拯救世界,「如果鬼那麼厲害,那人活著要幹嘛?大家都去死好了。把拯救他人的工作寄託給一個角色,這是一種造神。」

於是,新的故事線產生了。少女潔娘遇上神秘仙姑,圍繞身邊的也是諸多女子的故事,為生子痛苦的嫂嫂、地位低賤的僕人,再加上男性強權控制社會,即便是強擄民女,男子只要說在管教女兒或太太,路人就不會插手。小峱峱耗時半年寫完10回故事大綱,第一回漫畫從草圖到完稿,更足耗時4個月,細細打磨出引人入勝的分鏡與完稿。

不只是劇情裡的真實考究,小峱峱喜歡畫華麗的畫面,在清代古裝上更是費盡心思取材,從服裝、鞋子等視覺元素都相當講究,甚至買古服回家穿上,拍下自己舉手投足的照片,作為畫畫時的參考。「因為清朝的袖襱比較大,舉手或揮動時,要看得出袖襱的特殊之處。」

近年來,台灣漫畫開始出現性別平權題材,包括2018年底出版的《百花百色》,以及今年剛獲金漫獎年度大獎的《粉紅緞帶》與新人獎《海色北極星》,便都是以性別議題、百合之愛為題材。《守娘》則是更大格局探討一個時代裡的女性角色,彷彿女人一出生便註定某種宿命,讓人喟嘆:「女人啊,從古到今,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

身在相對平權的台灣現代社會,小峱峱坦言,性別歧視仍存在。藝術系出身的她,大學時就非常關注性別議題,大一時做的報告便是女性主義研究。「我們念藝術學校,女學生很多,但真正成為藝術家的女性卻不多。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於是開始閱讀相關書籍。」小峱峱當時跑遍女書店、女巫店等台北女性主義啟蒙地,試圖了解背後的原因。

後來,小峱峱發現,上一代的女性,畢業後往往就是結婚,成為丈夫的助手。雖然到了現今,這樣的情況已經少非常多,但也曾有過大學老師問她:「畢業後要結婚嗎?」小峱峱笑說,自己雖然留著長髮、塗紅唇,但經常是比較中性的打扮,相對較少遇到不平等待遇,但其他朋友的經驗可就不少了,職場騷擾、女生薪水較低等,通通都聽過。

「我常會想,大家為什麼要忍受這些?」小峱峱認為,漫畫正是一個說故事的好方式,而《守娘》也不是娛樂性漫畫,「對我來說,漫畫不是用來取暖的,我寧可讀者看完會想一下,才有可能改變對現實世界的想法。」她也坦言,「有些人覺得這本漫畫很嚴肅很殘酷,但我覺得已經很暖了,因為我無法處理更多權力糾葛、官官相護的問題,只能淺薄地處理現象。」

在小峱峱畫筆下,故事最終拿掉陳守娘身上那張「最強女鬼」的標籤。這是身為女性漫畫家對真實世界的叩問,或許也是一種期待。「人生就是一直戰鬥,就算有人幫你,但最後還是要靠自己。我希望,在這個漫畫裡,每個角色都能有些改變,大概是那種,人生前進了五公尺的感覺吧!雖然不多,但是有進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