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女神大人降臨!你以為這樣就會變成非日常嗎?(1)∼因為神的啟示,害得我必須與美少女一同挑戰學園任務了∼

原文書名:女神イネ降臨!=非日常クシ思ゲギ?1 ∼神ソれ告ァザ美少女シ学園тЧЁъ⑦ズ挑ハアシズスゲギ∼


9789865121082女神大人降臨!你以為這樣就會變成非日常嗎?(1)∼因為神的啟示,害得我必須與美少女一同挑戰學園任務了∼
  • 產品代碼:

    9789865121082
    青文文庫 (40121301)
  • 定價:

    240元
  • 作者:

    白河勇人/小林グイシ
  • 譯者:

    九十九夜
  • 頁數:

    252頁
  • 開數:

    12.8x18.2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191121
  • 出版日:

    20191121
  •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動漫-輕小說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輕小說
商品簡介


日復一日過著無趣的生活,認為「學校就是這種東西。」的高二生.灯月燈也。有一天,女神突然降臨到他面前。
「救世主大人!」
「啥?」
女神是這麼說的,因為某位女惡魔愛上燈也的緣故,因此他不但無法與【命中注定的人】結合,就連相關人士也將會變得不幸。被女神賦予了修正未來之課題的燈也,並得到了一個助手,但出現在他眼前的居然是有些愛欺負人的完美女王殿下.水澄紗妃!? 燈也立刻與水澄一起為了協助班長解決問題,以及掀同學的裙子而到處奔走……這跟想像中的根本不一樣!女神大人,究竟什麼時候才會開始非日常生活啊!?
超越日常未達幻想的青春戀愛喜劇,任務開始!!

作者簡介


白河勇人
1987年出生,有幸得到了OVERLAP文庫大獎銀獎。
經常觀賞國外的英雄系列影集。

小林グイシ
初次見面大家好,我是小林。
是個熱愛美腿更勝過三餐的腳控。
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第五回
Overlap文庫大賞
銀賞

要和人家一起做些
特別的事嗎?

要完成女神所賦予的課題!?
超越日常未達幻想的青春戀愛喜劇!!

文章試閱


Mission 00
戀愛女惡魔的所作所為

回過神來,我發現自己正在做夢。這大概就是能夠明確分辨自己正在做夢,被人稱作清醒夢的夢境吧。
周遭是三百六十度的球型空間,我能看見遠處正盤旋七彩的光芒,不僅是左右,上下也是一樣。
看來我的身體似乎正處於漂浮在肥皂泡泡裡面的狀態。
打電動打到半夜才躺上床睡覺,一睜開眼就見到這種狀況,因此能夠確信這是在做夢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肥皂泡的世界突然發出一陣強光,轉眼間一顆大小與籃球不相上下的光球出現在我的眼前。雖然我把它簡稱為光球,但符合名字的只有它的外型,也不像常見的鬼火那般令人畏懼,要說的話就像個特大號燈泡一樣的東西,感覺就像會放在略為時髦的咖啡廳裡擺設的一樣。因此我在發出讚嘆之前…
「這是什麼東西?」
腦中先浮現了這個疑問,同時由上而下,從左到右地打量起那顆光球。
《晚安,灯月燈也大人!》
「啥?」
不知何處傳來了開朗的聲音。聽起來是性別不明的中性嗓音。由於附近只見得到彩色的光芒,因此我凝視起那顆光球,難道這顆巨大燈泡會說話嗎?
《啊,您是灯月燈也大人沒錯吧?》
光球伴隨著聲音閃爍,看來果然是這玩意在說話。
《咦?哎呀?難不成我認錯人了嗎?》
見我瞇起眼睛一動也不動,光球似乎有些動搖。
「啊,沒事,你沒有認錯。我的確叫做灯月燈也。」
《初次見面,燈也大人!我是神喔!》
「啥……?神?你說你是神明大人?」
不顧被這出乎意料的自我介紹嚇傻的我,光球不斷地閃爍著。
《沒錯,我就是您說的神明!正因為如此,身為神明的我擁有能看穿未來等,凌駕在人們智慧之上的力量……然後,我有件事情要告訴燈也先生。》
「喔。」
《再這樣下去的話,在不久的將來,燈也先生將會走上不幸的命運之路。》
「……」
我開始感到頭痛,真糟糕。看來因為太無聊,我開始做起半吊子的奇幻白日夢了。大概是因為昨天玩■RPG(角色扮演遊戲)■玩到太晚的關係吧,真是太失敗了。就算在夢境裡展開冒險,之後也只會覺得空虛,既然要做夢,還是做那種被美少女圍繞,能夠一飽眼福的夢比較好。當時應該去玩有一堆泳裝角色登場的手機遊戲才對。
《燈也大人,您認識這位少女沒錯吧?》
聽到這句話的我抬起頭,發現燈泡旁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位女孩。她雙手背在身後,跪坐在一旁。順帶一提她身上穿的不是泳裝而是高中制服,真是可惜。不對———
「好久不見了,灯月。」
我認得這位在我眼前面露微笑的女孩。
「妳不是雪割嗎!」
雪割蕾香———是去年我高一時的同班同學,同時也是我寥寥可數的女性朋友。她個性活潑開朗,交友也十分廣泛,甚至成了在包含我在內的男性三人組之中的那朵紅花。我們四個經常混在一起玩樂。但是在一年級的第三學期,也就是春假之前,她毫無預警地突然轉學,自那以後我未曾再見過她。
沒想到居然會在夢中再見──或者正確來說,我竟然會讓她出現在夢裡。難道說我其實暗中對她抱有戀愛感情嗎?我可沒這種自覺啊。
《……沒錯。她先是以雪割蕾香這個名字前往人界,然後纏在燈也大人身邊,扭曲了您的命運。》
「啥?前往人界?扭曲了我的命運?」
真是難以理解。我轉頭看向雪割,只見她低著頭沉默不語。啥?這發展是怎麼回事?什麼鬼夢啊?
《燈也大人感到混亂也是情有可原。畢竟她,雪割蕾香其實不是人類…而是個惡魔。》
這時光球突然發出刺眼的光芒。
下個瞬間,雪割的模樣產生了變化。頭上長出了兩支角,背上出現了不祥的骨頭翅膀,臀部伸出了有如黑色長槍般的尾巴。
「很抱歉一直瞞著你,正如你所見到的,我是個惡魔唷。」
化身惡魔的雪割裝可愛似地吐了吐舌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都說不出話來了。
《燈也大人或許也透過聖經等的書籍得知,惡魔是一種偶爾會前往人界中捉弄人類,雖然程度千差萬別,但一律都是會將人類的命運導向不幸的邪惡生物。而被這名惡魔選作目標的人就是您,灯月燈也大人。》
「別、別用目標這種方式來稱呼啊!人家才沒打算讓灯月變得不幸!」
惡魔型態的雪割反駁起燈泡的話。我仔細一看,才發現她會把手背在身後,是因為她的雙手銬著奇妙的發光手銬,被束縛住的緣故。
《給我閉嘴,惡魔。結果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因為妳的緣故,燈也大人的命運無庸置疑地產生了扭曲。不對,不只是燈也大人,其他人的命運也是一樣。妳真的有好好反省嗎?》
「當然有啊……所以才會像這樣過來賠罪嘛。但老實說,人家完全沒打算讓燈也或其他人變得不幸啊∼」
小惡魔雪割失落地低下頭去。
《……只剩下三十秒。妳真的打算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和我鬥嘴上嗎?》
「哎呀,糟糕糟糕」如此表示的雪割望向我。
「那個呀,灯月你聽我說。因為我的任性,使得你的命運產生了改變,接下來你將必須面對不少麻煩事。所以我要先跟你道歉,對不起。可是啊,這絕對不代表我討厭你唷,那個、其實……正好相反。」
美麗的惡魔雪割羞紅了臉。原來這傢伙也會露出這麼可愛的表情啊,我以前都不知道。不過這也只存在於夢裡就是了。
事實上———就像夢總有一天會清醒一樣,時間似乎已經來到。七彩世界的景色變得模糊,彷彿失去了力量般。
「事、事情就是這樣。雖然給你添了麻煩,但這可是很光榮的喔?【■課題(Mission)■】要加油喔!」
惡魔雪割的身影也逐漸稀薄。從她的角與翅膀、尾巴開始慢慢消失。
「Mission……?妳在說什麼啊?」
「這位神明大人之後會跟你解釋的。那麼,我差不多該走了。這段日子我很開心,謝謝你,灯月!掰掰!」
雪割先是一瞬間變回了我熟悉的模樣,然後應聲消失。只留下令我懷念的笑容。
「嗯……呣嗯?」
回過神來,我正躺在自己房間裡蓋著棉被。吊在天花板上的電燈映入了我的眼簾。理所當然地,它既沒有發亮也不會說話。看來我已經從夢中醒了過來。
「這什麼詭異的夢。真是丟臉死了……」
居然讓轉學的女同學打扮成惡魔向自己告白,這是怎樣的癖好啊。
我不禁用手摀住自己的臉。

雖然是場讓人害羞的夢,但是意外地有現實感。
腦海角落一邊如此思索,同時早晨稀唰稀唰地刷著牙的時候。
我那剛睡醒、頂著一頭亂髮映照在鏡子中的面孔……不知何時變成了面露微笑的年輕女性。
「早安。」
鏡子裡的女性露出開朗的笑容向我打起招呼。
「噗──────!」
使我不禁噴出了口中的唾液與牙膏混合成一塊的液體。因為中途嗆到,我邊咳嗽邊把頭栽進洗手台。
「嗚咳咳咳咳。」
「哎呀呀,您沒事吧,灯月燈野大人?」
我想詢問她為何知道我的名字而抬起頭來,話說回來,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是用了什麼機關?妳又是誰?
「我是為了說明課題而來的女神,接下來請多指教囉!」
姑且不論她為什麼會在鏡子裡,眼前這位自稱女神的女性,是個十分具有魅力的美女。
她的秀髮呈現漂亮的水藍色,是微微波浪捲的長髮。不僅五官端正,還總是面帶微笑,感覺就像個溫柔美麗的年長大姐姐一樣。套在額頭上的金色頭箍與發光的耳環能夠同時營造出性感與神祕的氛圍,一如自我介紹她似乎真的是女神。雖然因為鏡子大小,只看得見上半身,但勉強還能看到胸部曲線,大小絕對不小於G。無論容貌、笑容還是身材,一切都可以說是完美,頗具一番魅力的姐姐,更何況現在──
「發生什麼事了嗎……?現在有點看不清楚燈也大人的臉呢。」
現在鏡子上滿是我剛剛從口中噴出的白色液體。色情,這實在太色情了。沒想到一大早就能見到這麼刺激的光景。
「不好意思,燈也大人。鏡子上似乎沾到了點污漬,能請您擦拭一下嗎?」
話說回來,她的聲音也很好聽呢。有點口齒不清,既沉穩又柔和,是與她的氛圍相稱的溫柔聲音。
「那個……燈也大人?」
「啊、是!」
糟糕,看來她正在跟我說話。我卻因為太著迷而沒有留意。
「能請您擦一下鏡子上的髒汙嗎?因為我對此實在無能為力,所以只能麻煩您……」
「我馬上做!」
我大聲回應道,同時用毛巾擦起鏡子。
「謝謝您。」女性面帶微笑地從變乾淨的鏡子裡向我道謝。其實根本不用道謝,只要能看到妳那美麗的笑容就值得了。
「那麼,我想差不多該向您說明有關課題的事了」
「Mission?」
我歪著頭問。
「是的,就是課題。不久之前的夢裡,那名叫雪割蕾香的女惡魔有稍微跟您提過這件事吧?」
我想起了今早那令人害羞的夢。一個巨大的燈泡自稱是神,然後轉學的雪割登場,說她的真實身份其實是惡魔,而且扭曲了我的命運。
…………………………………咦?
「真的假的?」
「您的意思是?」
「不僅出現在夢裡的那個燈泡是神,現在在我眼前的妳也是神?」
「沒錯,順帶一提兩個都是我喔。神是沒有固定形象的,因為那時是初次見面,所以採用了一般人心目中的神明形象,而由於那名女惡魔說燈也大人看見這個模樣會比較開心,因此今天才試著換成這個樣子。」
女神大人後退一步,同時轉了一圈。距離拉開之後我才知道,她居然是比基尼配上纏腰裙布這種能讓身材曲線一目瞭然的泳裝打扮。豐滿的胸部與深邃的事業線,宛如沙漏般苗條的纖腰,再加上緊實的翹臀。身材遠勝過任何我所見過寫真女星。不但色情還很美麗,簡直棒極了。雖然我一下子就成了她的迷,但還是之後再寫粉絲信吧。現在還有件重要的事情得問女神大人。
「這下我很清楚女神大人是個在各種方面都很厲害的人了。可是先前轉學的雪割蕾香她,其實是……惡魔的事情也是真的?」
「沒錯,那是事實。就把所有的事都一併告訴您好了……就如同一般惡魔會做的,為了讓人類走上歪路墮入地獄,她來到人界尋找目標。接著在鎖定包含燈也大人在內的三名高中生為目標後,她便偽裝成高中生,透過雪割蕾香這個名字與各位進行接觸,那大約是距今一年前的事情。」
我當然也還記得。雪割蕾香在開學典禮後一個月這種微妙的時間點轉進我們學校,混進了我們那只有三個男生的小團體中。在我的印象中,她只是個普通的女孩。開朗又平易近人,以女生而言相當普遍。更別提她是惡魔了,這件事至今我仍覺得難以置信。
「但是……由於對自己作為人類與燈也大人等人共度的時光很滿意,她忘了原本的目的,反而開始享受起學生生活了。」
雪割蕾香是個能被分類為現充的女生。她早上總是會一邊跟路上的朋友們互相問好,並愉快的進入校門,在現充團體朋友們談笑聲中歡渡下課時光,放學後則是擔任網球社的明日之星,致力於社團活動上,假日也都是跟女性朋友一起唱KTV之類的度過。

像她這樣的人,究竟為何想和我們這些一點都不起眼的男子三人組那麼親密,直到她轉學消失之後都依然成謎。
「不僅如此,她甚至愛上了人類的男性。如果光是抱持好感,身為神的我是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但由於她是擁有能看透人類命運,並且強行改變的能力的惡魔。所謂的戀愛是伴隨著忌妒。她為了獨占中意男性的心,不讓其他女性接近,使用了這兩種惡魔之力,肆意扭曲了那位男性與周遭女性的命運,結果導致他們的未來都變得不幸了。」
……嗯?不,怎麼可能,居然是這麼回事?
「這麼一來,我們神明也無法置之不理。我們很快就捉住了那名女惡魔。然後今天特地來到了被竄改命運的男性家裡賠罪……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
「那個……雖然難以啟齒,但被那個叫雪割的女惡魔愛上,而使自己的命運被扭曲的男孩,該不會是———」
「沒錯,灯月燈也大人,就是您。」
我頓時啞口無言。先別說今天的夢其實並不是夢,還有雪割她喜歡我也讓人很驚訝,她是惡魔的事情也是,以及……
「那個……女神大人。妳說我的命運被改變了,請問妳能具體的解釋一下我的未來被改變成什麼樣子了嗎?雖然已經聽妳說過會變得不幸就是了。」
「燈也大人將無法和自己命中注定的人結為連理。」
「命中注定的人!?」
居然冒出了這麼羅曼蒂克又讓人心跳加速的詞彙……嗯?無法結為連理?
「往後的未來,燈也大人將不會和任何女性交往,也不會結婚。」
「咦……」
啥?
她剛剛說什麼?
「不僅無法和女孩交往,也沒辦法結婚?」
「是的。」
「往後永遠?」
「永遠。命運就是被如此扭曲的。」
「這不幸比想像中的還要具體和討厭耶,騙人的吧……?」
「不,我的確見到了這樣的未來。先前已經稍微提過了,讓女惡魔做出扭曲燈也大人命運這件事的動機,就是為了讓燈也大人的心永遠只在自己身上———也就是她不想讓燈也大人與其他女性交往。對女惡魔而言,燈也大人命中注定的人是最大的障礙,同時也是最應該讓你疏遠的對象。」
「所以最後就會演變成我永遠無法與其他人結為伴侶……?」
「看來您理解了呢。」
我不禁抱著頭。從今以後我都沒辦法和女性交往?就跟普通男生一樣,我也懷抱著想談戀愛的願望啊。像與超人氣偶像秘密約會,或是和從空中掉下來神祕女孩卿卿我我,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妄想我可是從來沒少過啊。雖然聽見雪割對我有好感令我有點開心,但她竟然將我的命運扭曲至如此不幸。不愧是惡魔的所作所為。
「況且不僅如此。在女惡魔的力量干涉之後,未來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偏離了原本的走向。不光是燈也大人,就連您命中注定的人以及她周遭的人也一樣。而且不光是有了變化,大多人都與燈也大人一樣變得不幸了。這是因為惡魔之力原本就是一種將人類的命運引導至不幸的方向,好讓人最終能墮入地獄的東西。」

「變、變得不幸…墮入地獄……」
姑且不論目的,雪割她似乎對我使用了這種力量,真讓人難以置信。
「況且惡魔之力一旦滲入了目標的命運之中,只要沒有遭到消滅,命運就將不斷地遭到扭曲,將人引導到不幸的方向。一旦使用就會永遠產生作用。」
「也就是即使置之不理也無法解決嘛……」
「沒錯。」
「難道就沒有辦法可以解決嗎!?」
我抓住洗臉台上神明現身的鏡子。
「雖然命運已遭到扭曲的過去無法改變,但只是修正軌道是可行的。只要將誘使人類走往不幸的命運的惡魔之力消除,就能夠讓未來回歸到原本該有的樣子。」
「也就是說有辦法解決囉!?」
「是的,正如您所說。但是這需要燈也大人您自己的力量。」
「啥?我的力量?我可是個平凡無奇的高中生耶?」
由於事情太過出乎意料之外,我說話的方式變得像正在表演魔術的魔術師一樣浮誇。
「這就要提到先前說過的課題了。雖然對我們神來說,要消滅惡魔之力可說是輕而易舉,但要找出來卻是十分困難。惡魔之力一旦融入命運之中,就會變得難以與一般的命運分出區別。而且更糟糕的是不只是神,就連身為使用者的惡魔本人要判斷出兩者都很困難。」
滔滔不絕的女神大人,表情溫柔地闡述著艱澀的內容。
「雖然從女惡魔的供詞能夠大致上做出預測,但若沒有找出實際位置就無法消滅。因此必須藉由故意干擾受到扭曲的命運,讓想要干涉命運的惡魔之力加強力量,到【神之眼】能夠觀測的程度來發現具體的位置。透過這個方法就能夠確實地消滅。而用以干擾的手段就是課題了,同時,最適合擔任執行者的人,就是燈也大人您自己。」
「我是最適合干擾受到扭曲命運的人?為什麼?」
「因為燈也大人是女惡魔扭曲命運的動機———也就是惡魔之力扭曲命運最大的指標。對於被雪割蕾香這名女惡魔的力量扭曲的命運來說,燈也大人的行為比起任何人都要來的有影響力。」
原來如此,我雙手叉在胸前開始整理思緒。
「從之前的話來看……只要我去執行那個課題就能找到隱藏起來的惡魔之力,神明大人就能夠把被扭曲的命運回復原狀,讓大家都獲得幸福?」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女惡魔總共使用了四次力量。所以只要燈也大人能夠達成同樣次數,也就是四次的課題,就能將所有的惡魔之力無效化,成功修正未來。但要是其中一項失敗了,恐怕會因為過度干擾命運,導致連惡魔之力的大致位置都無法掌握。」
「也就是說,要是我執行課題失敗,就可能會沒辦法再次修正未來嗎?」
「就是這樣,不過您一定可以辦到的,救世主大人。」
「救、救世主?」
聽見她用未曾想過的頭銜稱呼自己,我不由得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沒錯,燈也大人接下來就是救世主了啊。不僅是自己的命運,還要拯救那些因為惡魔的毒手,而被囚禁在不幸命運之中的人們。這不正是救世主的責任嗎?」
「原、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啊。」
由於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糟糕的未來上,導致沒有注意到這點。對被牽扯進來的人而言,我的確是個英雄呢。
「救世主……!」
我再一次說出這個名字,並體會其中的意義。聽起來真是美妙。話說回來,為了修正未來而挑戰神明給予的課題,這怎麼看都是超現實的展開。有種浪漫的感覺啊。
「最後還有一件事情。為了幫助身為救世主的燈也大人,我們為您準備了幫手。我已經先跟她說要在學校和你碰面了,請兩位要同心協力,一同進行修正未來的課題喔。」
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的確,對即將展開修正未來之旅的救世主大人來說,有個幫手當搭檔是不可或缺的啊。女神大人妳還真懂呢。說到神所派遣的使者,那就是天使了吧,而且剛剛還提到了『她』,所以是個女天使嘛。女神大人實在是太懂我了!
「既然說明結束了,那麼我就再重新詢問一次。燈也大人,您願意完成四個課題,並且把修正被惡魔扭曲的未來嗎?」
女神大人用著溫柔但堅毅的視線盯著我看。
雖然我的確有想要改變自己不幸的命運這種想法……但還存在著讓我內心更加動搖的事情。
女神給予的任務。
救世主的名號。
擔任幫手的天使。
和至今的無聊又平凡的日常完全不同,充滿奇幻色彩的非日常生活———
答案早就決定了。
「是的!我願意擔任救世主!」
我開心地大聲宣言。
「哇,還真是有幹勁呢。那麼就趕緊發表第一項課題吧。」
女神大人語氣開朗地宣言。
「這次的課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