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歡迎來到日本,妖精小姐。(1)

原文書名:日本デプよアガリюиイモ。1


9789865122751歡迎來到日本,妖精小姐。(1)
  • 產品代碼:

    9789865122751
    青文文庫 (40122001)
  • 定價:

    240元
  • 作者:

    ネわウネ鈴木/чЧн⑦
  • 譯者:

    李殷廷
  • 頁數:

    224頁
  • 開數:

    12.7x18.8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713
  • 出版日:

    20200713
  •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動漫-輕小說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輕小說
  •  

    ※在庫量大
商品簡介


 妖精小姐迷上日本文化!?
 上班族北瀨一廣唯一的興趣就是睡覺。他從小就在不可思議的夢中世界進行刺激的冒險。某次與在夢中結識的妖精一起冒險時,兩人不幸被龍的吐息燒死。
 失敗後,他一如往常於位在東京的房內醒來,卻赫然發現妖精少女熟睡在身邊──

作者簡介


ネわウネ鈴木
第一回HJ網路小說大獎得獎者。最喜歡戀愛喜劇與渾身血汙的動作劇。出道作為本書《歡迎來到日本,妖精小姐。》。

相關作者簡介


插畫
чЧн⑦
插畫家、角色設計師,活躍於輕小說、遊戲等領域。曾參與的作品有《歡迎來到日本,妖精小姐。》、『御城к①ЖラヱЬ:RE』等等。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第一回HOBBY JAPAN網路小說大獎獲獎作品!

透過睡眠往來與異世界的平凡上班族,在意外情況下從異世界將妖精小姐帶到了日本。
然而妖精小姐不但不緊張,反而對日本文化充滿興趣……!?

首刷隨書附贈日本HOBBY JAPAN與青文無限誌輕小說插畫聯名徵選得獎作品之精美複製原畫!

文章試閱


妖精之章 序章

平凡無奇,稀鬆平常的早晨。
麻雀一如往常在窗外鳴叫,朝陽隔著窗簾照亮我的房間。
時值初春,久違的晴天最適合散步。深吸一口唯有早晨能獨享的新鮮空氣,意識也一定能清晰起來。
沒錯,本來應該是這樣才對……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我什麼也沒做,我什麼虧心事都沒做。」
啊啊,腦袋太混亂,結果一不小心就說了一串奇怪的話。我的語氣聽起來很像罪犯,但是我並沒有做壞事。
「不對等等,這種狀況該怎麼辦?未經過本人同意就把她帶進房間,就連國籍也……」
我如此自問自答,看了床上一眼。雖然根據狀況我可能真的是罪犯,但我還是先深吸了幾口氣,聚焦於眼前的問題。
一人用稍嫌寬敞的床上,有個至今為止的人生中從沒見過的生物。隆起的棉被伴隨舒服的呼聲上下起伏,呼氣似乎帶有一股淡淡的甜香。
白色的柔順長髮在陽光照耀下發出耀眼的光輝,艷麗的光澤引人注目。她的年齡還很年輕,櫻桃小嘴染上淡淡的櫻花色彩,整齊的鼻梁以及細長的睫毛彷彿精巧的人偶。
我忍不住看得出神,但現在不是著迷的時候。我將視線移向一旁,看到她微微顫動的長耳朵──這恐怕才是問題。
細長而有些下垂的耳朵與人類大相逕庭。世界如此遼闊,說不定真的有人的耳朵長得像這樣。但是看到美若天仙的外表,人類應該會這麼想吧──妖精來到日本了。
妖精原本應該只存在於奇幻故事中,如果有人知道他們真實存在,又睡在我床上的話,不曉得會引起多大的騷動。
我想到這裡,妖精少女的睫毛抖了一下。接著她緩緩張開雙眼,紫水晶般的光輝逐漸映照出日本的景色。
高尚的色彩鮮豔又富有光澤,猶如目睹花朵綻放的瞬間。沒想到我居然能親身體會到被吸進雙眼之中的感覺。
我一時忘了狀況,著迷地看著少女的雙眸。見到她漸漸找到焦點的模樣,我的思考也不可思議地開始運傳。
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如少女慢慢甦醒,我的思考也朝過去加速。不安伴隨心跳湧現,難以形容的期待在胸口鼓動。
沒錯,那個時候,我──


妖精之章 第一話 妳好,妖精小姐

每個人都具有不可思議的一面。
有人具有強烈的靈感、有人能夠輕而易舉畫出栩栩如生的繪畫。有人長相漂亮卻是音癡、有人長得很瘦卻是大胃王,也有人長得不好看但受異性歡迎,諸如此類。
其實我也有一個這類特異的性質。我是名二十五歲的普通上班族,而我會比升遷還要在乎準時下班,其實跟這點非常有關。
回到房間,我解開領帶,立刻換上透氣良好的睡衣。邊哼著歌邊整理床鋪的模樣看起來也許有點詭異。如果不是單身的話或許沒有那麼奇怪,只可惜我甚至沒有跟異性交往過的經驗。
這是我的興趣,甚至等同於生存意義。
畢竟我從小就會夢到奇幻的幻想世界。手持劍盾、使用魔法與怪物戰鬥,取得勝利的故事是我的最愛。從圖書館借來的書甚至因多次翻閱而破爛不堪。
就像這樣,或許是因為太有興趣,我每次都會做相同的夢。在劍與魔法的世界戰鬥,參加國與國之間的戰爭,甚至涉足巨大迷宮。就像這樣,從小時候開始到現在長大成人,我仍舊期待夜晚降臨。
只可惜我的夢境太寫實了。我也希望夢境能夠簡單一點,但實際上我常常被魔物打倒,在半夜驚醒。
在夢中,我不曉得被在現實世界視為嘍囉的史萊姆融化了幾次,或是遭到說著聽不懂的語言的當地人扒光。
然而就算敵人再怎麼可怕,夢境終究只是夢境,我感覺不到痛楚。因為是夢,我也可以攻擊巨龍這種跟山一樣大的敵人。而我每次都會在朝陽之中醒來,邊想「昨晚的夢真有趣」邊伸懶腰。那些事件在現代日本可體會不到。
而今晚我也整理好床鋪,在枕邊放了寶特瓶以及冷了也很好吃的便當。這不是什麼儀式,但只要這麼做,之後……比起說明,用看的比較快吧。
看了時鐘一眼,現在是晚上七點。一如往常的話,我應該會在早上七點醒來。和同年代的人相比睡眠時間非常長,可是我認真工作又自己一個人住,所以沒有人會跟我抱怨。
自己照顧自己真好。不知是否該說是大人的特權,還是該感嘆我的人生只有這點程度。當然,我認為是前者,但在周遭的人眼中看來也許相反吧。不過這樣也沒關係,人生就是該好好享受,我也不打算放棄這種睡眠生活。
「那麼,晚安囉。」
說完我鑽進舒服的被窩。入睡技巧高超的我立刻開始打呼,一如既往踏入熟悉的世界。

+ + + + + + + + + +

啾啾啾,啾啾啾啾。
張開朦朧的雙眼,一隻小鳥近在眼前。牠的身體圓滾滾的,越接近羽毛前端,藍色就越鮮豔。
這種不怕人的鳥叫做納茲爾鳥,好奇心十分旺盛。名稱由來是附近的納茲爾納茲爾遺跡。牠們一到春天就會外出覓食,但大多數時間都在遺跡中度過。
「呼、啊啊……睡得真飽。話說我在那邊才剛睡著的說。」
就是因為這樣,即便我在日本醒來,也感覺像是睡了一頓好覺。反正這邊是夢,這是當然的。
我一如往常從胸口口袋裡掏出麵包屑,小鳥就發出「啾啾!」的叫聲道謝,叼著麵包飛走了。我拍拍手中剩下的屑屑,忍著呵欠起身。即將升起的太陽,春日晴朗的藍天,以及一片緩坡向下的草原映入眼簾。附近有一條小河,不用怕沒有水喝。
「嗯,看來是接續昨晚的夢。這麼說來,我睡在樹下呢。」
代替床鋪的披風被露水浸濕,伸手拍一拍,水滴便如珍珠般掉了下來。我選擇睡在幾棵樹群聚生長的地方以防下雨,不過從天色看來應該不必擔心。
我環顧四周,看到皮製側背包跟一旁在朝陽中閃耀的物體。
「找到了找到了,有水就夠了,可是吃飯果然還是想配茶啊。」
地上擺著和幻想世界格格不入的寶特瓶,一旁還有一個包在布中的便當。這些是我在睡前準備的,不知道為什麼,在夢中吃飯肚子居然也會變飽。與其這麼說,在夢中會肚子餓反而比較不可思議。
「這個夢裡無論何處的食物都很難吃,找材料自己煮又麻煩,自己帶方便多了。」
很久以前我會釣魚充飢,而這在出社會的同時改變了。理由是既然要在夢中遊玩,準備食物就太浪費時間了。
我把便當跟寶特瓶裝進背包,朝河川邁步。我想把水壺裝滿,而且才剛起床,也想洗把臉。
我撈起一把水,手中便傳來初春的寒意。拜此之賜,我用力搓了搓臉,睡意便從腦袋深處完全消失。蕩漾的水面上映照出我的臉,和我在現實世界中的年齡截然不同。光滑年輕的肌膚,無精打采的雙眼……啊,我當然已經醒了,這張想睡覺的臉是天生的。
從身高看來,應該只比國中生大一點吧。身上的黑衣看起來完全沒有防禦力,因為我選的是破掉也沒關係的便宜貨。在日本看不到的裝備大概只有腰際的單手劍而已。
「跟以前比起來我長大了一點,可是夢世界的成長速度好慢啊。好了,從剛才的納茲爾鳥看來,這裡是納茲爾納茲爾遺跡附近吧。」
這條河的下游有座地底都市。令人傷腦筋的是,我該直接過去,還是另尋目標?我邊煩惱邊撫摸銀色的手環,藍白色的畫面便嗡一聲浮現在眼前。這是每個國家都會配發,顯示穿戴者狀態的物品。誠如畫面上所寫的72級,我超出附近的推薦等級不少。
「話雖如此,多虧在這裡這麼久,我的等級也提升不少呢。」
我原本弱到無藥可救,但腳踏實地認真練功的結果還算是有所成長。只不過,由於這二十幾年來我都在玩耍,這個速度不知道算是快還是慢。
總之,我沒有魔王這種該打倒的敵人,所以成天悠悠哉哉地遊山玩水。如果真的有那種令人心情亢奮的存在,我應該就不會提升釣魚之類的技能,拚命努力了吧。
「提升等級的目的本來就是增加能去的地方……嗯?」
這時,我感受到某人的視線。這是拜我為了避免遭到埋伏鍛鍊的「直覺」技能所賜,但這次似乎不會受到攻擊。自樹後探頭,朝我走來的是一名長耳少女。
「哎呀,卡茲西霍早安。你還是用這麼原始的方法露宿呢。就我來說,你比我還像是妖精呢。」
「嗯,早安,瑪莉。幸好今天天氣很好,偶而在豪雨中醒來真的很累……就精神上來說。」
你在說什麼?瑪莉這麼說,側了側腦袋。她屬於名為妖精的種族,本名是瑪莉亞貝爾,剛才的瑪莉是綽號。她看起來與我同年,但不愧是妖精,年齡已經超過了一百歲。
在朝陽中閃耀的頭髮媲美棉花般純白,直直延伸至腰際,就算在遠方也能一眼認出是她。
而我的名字不知為何是「卡茲西霍(Kazuhiho)」。說到為什麼只有最後一個讀音錯,只能怪小時候的我。我的本名是北瀨一廣(Kitase Kazuhiro),這個名字是基於我的本名……應該說是在初期設定的時候設定錯了。
「真是後悔莫及……啊,別在意。比起這個,瑪莉會來這裡真難得。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附近的遺跡玩啊?」
「哎呀,居然邀我去那種地方。我還沒完全理解人類的常識,不過邀女生去遺跡會有人高興嗎?」
「見仁見智吧?可是如果妳願意,我就請妳吃便當。」
我這麼一說,長耳朵頓時抖了一下,淡紫色的雙眼更熠熠生輝。明明一眼就能看出她心動了,背後的手杖依然猶豫地擺了擺。
「嗯、嗯……既然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就陪你去吧。你不要誤會了,我可沒有那麼閒喔?」
瑪莉這麼說,看了一眼我放在身邊的側背包。由於包包不大,一眼就能看出裡頭鼓鼓的,裝了便當。
或許是因為她的味覺相當靈敏,自從以前分便當給她吃以來,她就常常對此期待不已。不過她明明心裡期待,卻絕對不會自己說「想吃」;但是我也不常遇到她。她自從妖精森林移居到魔術師公會後,就過著學習魔術的日常生活。於是,機會難得,我今天想跟她一起玩。
「那我們走吧。這裡沒有什麼強敵,最適合散步了。」
「你的感覺不太正常。一般來說不是散步,而是探索才對。」
她的眉間皺起可愛的紋路,這麼糾正我的常識。仔細想想,我從國小起就跟她見面了,說不定她是我在這個世界最要好的朋友。當然,她比我還年長許多,也以姊姊自居。
我們一並肩邁開步伐,我的眼神立刻被她手中的物體吸引。
「啊,那是瑪莉的魔杖嗎?好厲害喔,借我看借我看。」
「哼哼∼可以喔。這支魔杖的本體用的是柊樹,你看,還用了獨角獸的鬃毛喔。」
「嘿∼瑪莉會用魔法,好厲害喔。那麼,我就邊走邊看個仔細吧。」
我這麼說,她便嫣然一笑。妖精就特性上會操縱精靈,而身穿灰色長袍代表她是魔術師。看來這是她最近拿到的魔杖,魔杖本身閃閃發亮,相當漂亮。一路以來作為劍士磨練自己的我,實在完全不清楚這種東西要如何使出魔法。
驕傲地炫耀材料有多貴重的模樣十分可愛,不過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被她殺了。現在想起來她還真是個非常危險的妖精,這幾年來終於沉著不少。我一提起這件事,她便稍微豎起眉毛。
「不要誤會了,那是你不好。而且你還馬上復活,笑嘻嘻地跟我說話,害我以為你是什麼妖魔鬼怪,嚇了一大跳。」
「咦咦,可是不管怎麼說都是殺人嘛。而且我應該沒有笑嘻嘻的才對。純粹是因為瑪莉很漂亮,所以見到妳很開心吧。」
瑪莉表示常有人這麼說,一臉滿不在乎地撥了一下頭髮。那表情就像在表達「繼續說啊」,不停瞥著我看。
總覺得女生的這種表情很可愛呢。我的身體還是小孩,但在現實中是成熟的大人了。她美得跟洋娃娃一樣,能當她的護花使者一點都不覺得辛苦。不僅如此,就連有些得意的表情都是種獎賞……這麼說肯定會被她討厭,所以我絕對不會說出口就是了。
我一面沿著河川走,看著她沐浴在晨曦之中。柔順的長髮彷彿棉花,就白髮來說光澤太過耀眼,也許以絲絹形容更加貼切。她的瞳孔是淡紫色的,看起來就像是紫水晶,所以最適合以「寶石般的雙眼」形容。我們的身高雖然相差不多,但是由於她活了很久,就知識方面我遠遠比不上她。
「哎呀,是那邊嗎?那塊長滿青苔的石頭那邊。」
遺跡在纖細的手指前方出現。
納茲爾納茲爾遺跡的入口處排列著好幾顆青苔密佈的石頭,入口宛如洞窟。這裡歷史悠久,據說是數千年前毀滅的地下都市。然而,分明具有發達的魔術文明,為何毀滅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那我們走吧。去解開古代之謎。」
「你真的有點奇怪耶。早就沒有人煙的遺跡是能找到什麼?」
我爬上洞窟入口,拉起纖細的手臂。她跟納茲爾鳥一樣輕,差點直接撲進我懷裡,一雙渾圓的大眼來到我面前。
「──真是的,你那無精打采的眼神沒辦法改一改嗎?」
「這是天生的,沒辦法改啦。」
她輕聲微笑,揮舞柊樹魔杖。魔杖產生的光精靈在我們身邊漂浮,照亮洞穴的黑暗。做好準備之後,我看到瑪莉點頭,開始探索納茲爾納茲爾遺跡。

納茲爾納茲爾遺跡──……
這裡的文明在過去突然毀滅。過去都市毀滅的案例,大多都是戰爭或是天災奪走人民的居所;然而調查遺跡的人找不到任何爭鬥的痕跡,居住區也幾乎沒有毀損,保存至今。為此,文明崩壞最有力的說法是未知傳染病蔓延;但是魔術發達的都市真的會犯如此初級的失誤嗎?
「就是這樣,這個地方有七大不可思議之處。過去都有那麼多人進行調查了,你難道能解開那些謎團嗎?」
「不只有我,瑪莉妳也跟我一起啊。而且就算解不開也沒關係,只要有求知的慾望就夠了。」
兩人的腳步聲喀喀作響,深入納茲爾納茲爾遺跡。天花板高不見頂,就算有光精靈的光芒也看不清整體昏暗的空間。瑪莉配合魔力恢復產生新的精靈,周遭已經有五隻了。
「換句話說,只要找到什麼就算幸運嗎。話說回來,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裡還挺大的呢。從外觀完全想像不到。」
「嗯,因為原本是都市啊。入口只是下水道而已。」
看來水路對這座遺跡而言相當重要,清水沿著石砌道路如小河般流動。水路中還有水不知道是因為水源還在,或是流進這裡的雨水。
基本上構造由石頭砌成,相當簡單樸素,但是可以看到不少增加強度的魔術紋路。拜此之賜,即便歷經千年至今依然保持原形。
「好厲害的技術喔,居然能維持一千年。不能利用在城鎮的建築物上嗎?」
「應該沒辦法吧。這裡的術式直接連到地脈,不用供給魔力,條件不符合就沒有辦法。而且還需要技術高超的術士,我想也沒有人付得起那麼多錢。」
嗯嗯嗯,聽不太懂,不過做不到也沒辦法。身在地震大國日本,看到這種提升強度的魔法難免會心生羨慕。就在我這麼抱怨時,少女抖動一雙長耳轉向我。
「地震的確很可怕,可是不會常常發生吧?你究竟是從哪裡來的?」
「啊,我從叫做日本的地方來的,地圖上應該找不到。是很遠很遠的島國喔。」
她露出不知道有沒有興趣的表情哼了一聲。黑頭髮黑眼睛在這個世界十分罕見,但她對我的便當比較有興趣。我也知道她會像這樣跟我來遺跡,還有不停偷瞄我的側背包,都是因為想吃便當。
走進遺跡過了一陣子,差不多開始感到疲倦了。我找到正好可以坐下來休息的廣場,於是看了身旁一眼。
「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呢。差不多該吃午飯了吧?」
「這個主意不錯!哼哼∼今天吃什麼呢?」
妖精小姐的腳步突然輕盈了起來,興沖沖地開始準備。就算是這樣,她也有一百多歲了,讓人搞不懂妖精。雖然目的是食物,表情豐富的女生還是很可愛呢。
我一把包在布裡的便當交給她,淡紫色的雙眸頓時比光精靈還要明亮。
「那、那麼我打開囉……」
「嗯,可以喔。妳應該不會用筷子,手洗好的話就直接用手吃吧。」
她打開便當,立即跟小孩子一樣眨了眨眼睛。
今天的菜色有油光閃亮的豆皮壽司,以及口感清脆的筑前煮。顏色稍嫌單調,但是輕柔的香味依舊令人食指大動。醬油的鹹味強調了隨後而來的甘甜,不分青紅皂白地刺激著食慾。
「嗯!味道聞起來好香……!」
看到她打開蓋子深呼吸好幾次的樣子令人微笑。
「來,別客氣盡量吃吧。燉煮類的食物我不太擅長,可是有時間的時候我會多做一點,就算冷了也很好吃喔。」
我示意她請用,少女就先拿起了豆皮壽司。醬汁沾到她的手指;但她毫不介意拿到嘴邊,連同湯汁一起吃進嘴裡。
「嗯!嗯嗯──……好甜喔──……!」
嘗到淡淡的醬油香,她舔了一下手指,微微皺起眉頭。接著她細嚼慢嚥仔細品嘗後,嘗到了米飯原本的甘甜。醬汁與酸酸甜甜的味道混合,留下芝麻的餘香。
完全著迷的妖精小姐雙眼緊閉不停咀嚼。
「來,茶在這裡。妳要慢慢喝喔。」
彬彬有禮的她一面品嘗美食,一面接下寶特瓶低頭致謝。起初她看到陌生的材料吃了一驚,但因為這只是容器,很快就習慣了。
「嗯、嗯……噗哈!嚇了我一跳,你的技術又變好了嗎?而且這個茶色的是什麼?」
「是豆皮喔。冷了味道反而會濃縮,很好吃吧?然後這邊是筑前煮,用春天時令蔬菜做成的,非常營養。妳吃吃看吧。」
瑪莉用力點頭,把竹筍及蓮藕接連放進嘴裡。清脆的口感刺激食慾,她交互吃著豆皮壽司還有燉煮蔬菜。
她的吃相難以想像是苗條的妖精。明明比我還瘦,看著她不停送進嘴裡的模樣很有意思。
她喝了一口茶,吁了口氣後轉向我說:
「嗯呵,跟卡茲西霍一起來果然是正確答案。我平常就會想,這全都是你自己做的嗎?」
「嗯,今天是。嫌麻煩的時候會去店裡買就是了。」
「哪裡有賣!?欸,附近的西斯爾嗎?還是布洛克斯?」
我沒辦法說是在日本做的,但如果糊弄得太明顯,她就會鼓起臉頰、挑起眉毛表示:「你又不跟我說了。」
「總之,我隨時都能請妳吃,有空就來找我玩吧。」
「我也需要用功,沒有那麼多時間。不過也對,偶而應該沒關係吧。」
她對我露出美麗的微笑,就她來說還挺難得的。我聽說她本來討厭人類,能這樣好好相處總讓人感到開心。有點像是跟絕不親人的野獸接觸,但是這麼想就對妖精族太失禮了。
「那麼,我們差不多該走了吧。得在傍晚前出去才行。」
「是啊,就這樣吧。可是我吃得好飽,你要走慢一點喔。」
我用水壺的水沖洗手指,然後用手帕擦乾,站起身來,最後拍了拍膝蓋,結束愉快的午餐時間。
納茲爾納茲爾遺跡中有許多流水,到處都充滿適度的濕氣。沿著水路走,我們一面窺探著居住區,繼續朝深處挺進。
這雖然是座千年前的遺跡,但是位於地下,因此少有風化,甚至能夠想像人在這裡居住時的模樣。居然會住在這麼昏暗的地方,千年前滅絕的人都是怎麼生活的?我想著這些,忽然看到前方有影子晃動。
「啊,是魔物。等一下喔。喂∼你好!」
我留下一愣的瑪莉靠近移動的影子,影子便轉身面向我。牠看起來像是用雙腳直立的蜥蜴,和鱷魚比起來身形寬上許多。牠的等級約在20左右,是頗為凶暴的怪物,通稱蜥蜴男。雌性也叫做「男」好像有點奇怪,不過就別在意這種細節好了。
牠把圓形的雙眼轉向我,朝我低頭鞠躬。等級差太多是原因之一,可是只要學會魔物的語言,一般來說牠們就不會主動攻擊。
「這不是卡茲西霍先生嗎。你今天在跟妖精散步嗎?真羨慕耶。」
「是啊,她應該是想吃便當而已吧……」
蜥蜴男大多不太擅長說話,講話時氣音很多,很難聽懂。話雖如此,魔物中有許多種族連語言都沒有,因此對我來說不成問題。
「我跟她來遺跡探險。所以說,這附近安全嗎?」
「倒也不算喔。住進深處的龍好像進入產卵期,非常危險。你看,我們不是龍人族的分支嗎?從祖先開始就是龍的護衛,但某些年輕人居然說『我們不是龍,是蜥蜴才對吧?』……啊,不好意思。總之產卵期的龍很兇猛,不要靠近那邊比較好。」
他明明是蜥蜴,卻還挺愛說話的。
我揮了揮手感謝提供情報的蜥蜴男,快步回到瑪莉身邊。她的眼睛瞪得很大。
「真驚訝,你終於連魔物的話都學會了嗎?明明沒有文獻,你究竟是怎麼學的?」
「嗯,當然是不要命請他們教我的啊。我數不清被攻擊了幾次,在真正學會之前花了三年吧?你想想看,瑪莉不也教我妖精語嗎?感覺就像那樣。」
「啊啊,你是真的很不要命呢……不知道為什麼,我都覺得魔物有點可憐了。」
就連生命接近無限的妖精似乎也無法理解我的生活方式。她用食指按著眉間揉了揉。
魔物的語言相當豐富多歧,大致可以從A群分類到E群。如果說我已經學到了C群的話,她不知道會露出什麼表情?
「很方便喔。瑪莉想學嗎?」
「……傷腦筋,我的確有點興趣。那麼明天有時間再教我吧。」
「嗯,沒問題。好久沒跟瑪莉約好明天見面了,有點高興耶。」
你難道是想追我嗎?瑪莉這麼說,把臉別開。聽起來像是藉口,不過在現實世界中,一到二十五歲後,可愛的女孩就真的難得一見了,光是能跟她在一起我已經很高興了。如果我說出口的話,她一定會對我露出「你是變態嗎?」的眼神,所以我絕口不提。
「話說回來,龍的產卵期嗎?我有點想去看看耶。」
「又來了。你想做什麼噁心的料理嗎?」
「咦咦,怎麼會是噁心料理?據說爬蟲類的卵是果凍狀的,會黏在殼上,裡面還有軟綿綿的東西。我聽說龍蛋有很多脂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呵呵,果然還是吃過才知道呢。」
她說了聲「我就知道」,白了我一眼。話雖如此,我還是想看一次。當然我不打算吃,但龍蛋長什麼樣子讓我好奇不已。我拉著明顯一臉不悅的瑪莉,繼續朝遺跡深處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