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織田信奈的野望 全國版(15)

原文書名:織田信奈ソ野望 全國版15


9789865124342織田信奈的野望  全國版(15)
  • 產品代碼:

    9789865124342
    青文文庫 (40113715)
  • 定價:

    240元
  • 作者:

    春日ノろァ
  • 譯者:

    shaunten
  • 頁數:

    386頁
  • 開數:

    12.7x18.8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715
  • 出版日:

    20200715
  •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動漫-輕小說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輕小說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當良晴正在九州奮戰時——與進逼而來的毛利軍在丹波戰鬥的光秀因母親遭到挾持成為人質,被逼得走投無路。在交涉歸還人質的會議中,對方向她開出的條件是……背叛織田家,殺掉落荒而逃的信奈。
另一方面,準備與武田軍開戰的織田家陣營也遇到緊急狀況。松平元康違反命令,改名為德川家康,並且毀棄與織田家的同盟。被深深孤立於敵地的織田信奈面臨全軍覆沒的危機。
為了拯救陷入死地的兩人,良晴向他在九州邂逅的公主武將們借取力量,與霸王龍造寺隆信展開決戰!
高人氣戰國愛情喜劇,許許多多的故事即將完結與展開的第十五集!

作者簡介


春日ノろァ,日本知名輕小説作家,本書《織田信奈的野望》系列為其代表作,另外著有《我的狐姬主人》1∼4。

相關作者簡介


繪者:
ノビネ零,日本知名插畫家,除本作外另外負責3DS遊戲『星霜ソヤсМбЗ』角色設定工作。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織田信奈的野望》系列作為作者春日ノろァ的代表作,改編CD有聲書、漫畫,並在2012年7月-9月推出電視版動畫。在日本銷售量突破一百萬套,劇中角色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伊達政宗等也分別推出獨立的外傳作品。

文章試閱


卷之一 織田信奈與明智光秀的困境

「山名豐國。你的伯父,但馬國主山名祐豐雖然臣屬於織田家,拒絕向毛利投降,如今也終於派來使者求和。這樣一來,我們就征服了因幡、但馬兩國。我吉川元春接下來將乘勢進軍丹波,打開上洛之路。以波多野秀治為首的丹波國人眾幾乎都倒向毛利方。明智光秀軍如今已被孤立於丹波——只要打倒光秀,就能完成上洛的宿願。」
率領中國霸主毛利家山陰方面軍的猛將吉川元春以排山倒海之勢不斷進軍。吉川軍已跨過因幡(島取縣東部)與但馬(兵庫縣北部)的國界,一路直取丹波。
「不過……你們豐國祐豐兩山名,想向毛利投降就向毛利投降,想跟隨織田就跟隨織田,沒有一點堅持。我元春不喜歡這種武士,意志太不堅定了。」
「……心猿意馬、意志不定。這就是凡人。」
騎馬跟在吉川元春身邊的因幡國主山名豐國以蒼白的臉色回答。那句話與過去對幫助他奪回鳥取城,讓他重回因幡國主之位的盟友,山中鹿之助所說的話一模一樣。
名門山名家的大少爺,山名豐國曾被捲入以下犯上奪權篡位的潮流而落魄潦倒。不過為了再興尼子家,以義軍身分奮鬥的山中鹿之助出手幫助了豐國。然而豐國卻兩度背叛鹿之助,倒戈投靠毛利方。
心猿意馬、意志不定。這就是凡人。
山名豐國對鹿之助這麼說,向她道歉。
他不會再與鹿之助見面,鹿之助將被毛利所殺——抱持如此想法的豐國希望至少以書信向鹿之助致歉。不對,應該說希望解釋自己為了維持山名家的延續,不得不服從於毛利的艱難立場。
然而隨著時間的過去,鹿之助竟然奇蹟生還。她仕宦於入侵中國地區的織田家,成為相良良晴軍團的副將,在播磨率軍佈防。
曾揚言不事二君,不會侍奉尼子以外的君主的鹿之助內心應該起了什麼變化吧。她之所以有所改變,契機或許就是我兩度背叛鹿之助所致。再加上我為了幫助吉川元春打開上洛之路,甚至還遊說但馬的伯父倒戈投靠毛利方。不只讓丹波的明智光秀陷入危險,連播磨的鹿之助也被逼入困境。我還有臉在戰場上面對鹿之助嗎……吉川元春對如此煩惱的山名豐國說道:
「鹿之助傾心於相良良晴的氣度。正如同香魚不會生活在濁水之中,凡人無法抓住鹿之助那顆善良過頭的心,無法善用她。我認為戰鬥是才那個人的救贖,但相良良晴不這麼認為。他是個好男人,和我的兄長很相似。在這個戰國的世界裡,那樣的好男人一下子就會為了保護公主武將而死去。」
吉川元春微瞇起眼睛,仰望藍天。
「……就是因為如此,我才能苟活下來。」
「山名豐國。我元春可是和妹妹不同。你已經兩度背叛鹿之助。如果露出任何背叛毛利的徵兆,我將毫不留情斬了你。」
山名豐國心中一凜。其實他收到了目前跟隨小早川隆景的備前美作的宇喜多直家送來,寫著「對織田與毛利兩邊討好是上策」這種動搖決心內容的古怪書信——
「我的妹妹小早川隆景是個天性溫柔的女孩子。就算宇喜多直家是那種妖怪般的惡人,她也沒有痛下殺手,而是讓他替毛利家工作。然而我卻不同。像你這種不只一次,還兩次背叛我的終生宿敵鹿之助的人,特別讓我看不順眼。當你下次再心猿意馬之時,就是我的愛刀『姬切』砍下你的首級之日。」
吉川元春攻打山陰的作戰主軸,是趁妹妹小早川隆景牽制山中鹿之助把守的山陽道時,神速自因幡趕至但馬,與丹波的反織田家勢力會合,消滅明智光秀。再沿著山後的山陰道進入京都。
但馬國主山名祐豐是臣服於毛利的因幡國主山名豐國的伯父。繃著臉的祐豐表示「雖然你已投奔毛利方,但我早就跟隨織田方。事到如今要我倒戈……更何況,這不是能讓山名家之人堂堂正正一決勝負嗎。只要獲勝殘存者延續山名家的家名就好了」。然而豐國拚命說服他「若是由支撐山名家的伯父大人與我打這場織田與毛利的代理戰爭。山名家就會在織田與毛利的決戰中被磨耗殆盡啊。就用家臣在伯父大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與吉川元春私自談和當藉口吧。如果有個萬一也好對織田家交代」。
於是年事已高健康不佳的祐豐被外甥說服了。
吉川元春原本是不喜歡玩弄謀略的猛將。然而在開戰流血之前用計策反敵將以獲得勝利,是沿襲自初代家主元就的毛利家傳統作法。小早川隆景也說:「這場山陰進攻戰乃是奇襲作戰。拖延太久將導致失敗。千萬不能給智將明智光秀絲毫喘息的時間。行軍速度越快越好」,建議她拉攏山名祐豐。
「與明智光秀對決的時刻即將到來。根據傳聞,她是能力足以與其主織田信奈匹敵的公主武將,還曾和信奈爭奪過相良良晴。她是在木津川河口從我妹妹手中奪走良晴的女人,也就是我妹妹的情敵。就讓我在戰場上實際較量她有多大本事吧。而且我吉川元春一定會殺了她!」

明智光秀正在丹波篠山的戰場上。
按照織田信奈原本的構想,她預定派相良良晴攻打山陽,明智光秀攻打山陰。然而山陽播磨戰場的戰況比預想的激烈,同時還因為松永久秀在大和國引發叛亂,光秀只好暫時放棄進攻丹波,投入播磨戰場。
在那之後,光秀還參加了天王寺之戰和木津川河口的海戰。
這全都是為了救援陷入絕境的信奈與相良良晴。
由於以上的原因,光秀攻打丹波的行動遲遲沒有進展。更因為此時東有武田,西有上杉同時發兵上洛,光秀陷入無法期待援軍到來的狀況,造成吉川元春抓到機會發動奇襲作戰。
在抵抗光秀的丹波國人之中,堪稱最強的乃是西丹波黑井城主赤井直正。他是一位以勇猛出名的老年男武將。
與這位赤井直正聯手的另一股勢力則是以固若金湯的巨大山城八上城為根據地的篠山的波多野秀治。波多野秀治本身的實力雖然不怎麼強,但八上城卻無法以正面進攻的方式輕易攻陷。儘管波多野秀治曾服從於光秀,和光秀一同攻打黑井城,然而當他一得知光秀撤出丹波戰場轉戰播磨,立刻表示「現在正是讓丹波從織田的枷鎖中獲得解放的時刻」而造反。波多野家之所以反叛,他們與當時在播磨切斷倒戈向毛利方的相良軍團退路的三木城主別所長治有親戚關係也是原因之一。
如今,波多野秀治已得知因幡、但馬的兩個山名家投靠毛利。他只要避戰不出,持續堅守八上城,兩個山名家必定會將吉川元春軍引入丹波。一旦吉川軍與八上軍前後夾攻,就算是光秀想必也無法應付。
素有丹波第一勇猛之名的黑井城的赤井直正臥病在床,無法支援八上城這點,對光秀而言是唯一值得慶幸的事。然而雖然同為「猛將」,吉川元春卻更為棘手。區區一介丹波國人與統領中國地區霸主大毛利家的山陰軍團,還吞併因幡、但馬的軍團長相比較,雙方能動員的兵力有極大的差距。
「……吉川元春的進軍速度太快了。沒想到在這個緊要關頭,但馬的山名祐豐竟然背叛信奈大人……早知道應該先扣留人質才對。」
明智軍的本陣。
光秀計算了距離吉川元春軍進入丹波境內的天數。無論她如何反覆計算,時間都只剩下短短數日。為攻打八上城忙得焦頭爛額的光秀雖然使用由竹中半兵衛與黑田官兵衛構思,用來攻打三木城的「大包圍戰術」,然而從包圍到攻陷城池太花時間。除非城內兵糧耗盡,否則沒有效果。況且城內仍尚有存糧。不可能在吉川軍抵達丹波前逼迫八上城開門投降。
「如果吉川軍此時到達,我軍將一敗塗地而被逐出丹波。而且這次的敗退不會只是一場敗仗。擁護足利將軍的毛利家將因此成功上洛。」
瞪著地圖的光秀拚了命努力思考。
「織田軍的主力正在越前與上杉謙信交戰。織田軍已經於手取川吃了一場大敗仗,丟了加賀。另一方面,鹿之助大人率領的播磨相良軍團正在與小早川隆景交戰。而東海道的松平元康大人則是和武田信玄交戰。換句話說,敵人從四面八方同時發動進攻。信奈大人看出了武田將出乎意料比上杉早一步進攻,於是從越前發起強行軍前往三河的設樂原……至於攝津,由於前國主荒木村重大人被懷疑有謀反的嫌疑,人已失蹤。該地的指揮系統目前陷入大亂。這樣看來就不能指望援軍前來呢……」
雖然光秀向信奈送出求援信,然而她能理解面對最強軍神上杉謙信,與高掛「風林火山」軍旗再次展開上洛戰的武田信玄雙雄,分別於東邊與北邊的前線戰場皆陷入苦戰的信奈再怎麼絞盡腦汁也無法從東國分出兵力到丹波。
「若想起死回生,只能策動豐後的大友宗麟從毛利後方發動突襲了。那個八面玲瓏的相良前輩與宗麟的知己好友黑田官兵衛就是為了這件事而前往九州出使大友家……這樣一來,就不可能期待來自相良軍團的援軍。鹿之助大人光是防守播磨就耗盡全力了。」
織田家的士兵固然不足,武將的數量也不夠啊——光秀嘆道。
雖然良晴與信奈接連收了許多才華橫溢的義妹,加緊腳步培育人才,然而戰國時代的局勢變動太快,時間遠遠不夠用。
「若是道三大人或彈正大人還在世就好了……」
這樣看來,淺井長政的夫人,也就是阿市剛生下第三名孩子,在人才如此短缺的當下仍無法回到戰場上也是很嚴重的損失。
信奈之所以至今還沒有和良晴發生關係,似乎是察覺如果現在懷孕,將會拖延天下布武之戰的進度,導致織田家毀滅的危險性。可能就是阿市懷孕生子與徹底退出戰場,讓信奈注意到了這種可能性。
仔細想想,其實許多公主武將都長期保持單身狀態。不管怎麼想,上陣打仗與生兒育女這兩件事都不可能兼顧。姑且不論以毘沙門天自居,發誓終生守貞的上杉謙信,連武田信玄與北條氏康都保持單身狀態,或許就是終日忙於打仗,實在不可能中途離席吧。
(必須想辦法靠自己攻陷八上城。一旦吉川元春與丹波眾會合,織田政權就完蛋了,可是我卻想不出什麼好策略。)
與光秀同樣出身美濃的副將,公主武將齋藤利三為光秀加油打氣。
「我已經向土佐的長宗我部元親求援。長宗我部家與我們齋藤家是親戚。雖然那位公主大名正忙於四國統一戰,但直覺敏銳的元親認定織田家將成為本州的霸主,從以前就先『壓寶』在織田家上。因此當織田家剛奪下尾張、美濃兩國時,就從我們齋藤家收了義妹。元親相信若在此時向織田家施恩,一定能向信奈大人獲得『可隨意佔領四國』的保證,她肯定會率領土佐的船隊來到堺町。畢竟目前大阪灣的制海權仍掌握在織田家的手上。」
「說的也是呢,利三……然而即使土佐屬於四國,那裡與面對瀨戶內海的阿波、讚歧不同。幾乎可說是位於日本之外的異國,似近實遠。只在四國打仗的長宗我部家並不熟悉大阪灣的環境,就算要來也無法及時趕上。」
「……這……也許是如此吧。」
齋藤利三懊悔地想著,或許應該拉攏扎根於更接近畿內的讚歧三好家才對。不過三好與長宗我部正在爭奪四國霸主之位。三好家因為在畿內與織田家鬥爭失利而退守四國,再加上族內的分裂導致招牌武將「三好三人眾」接連失勢,已經徹底衰敗。三好家僅剩的優秀勇將只有年紀尚輕的十河存保一人。
利三預測即使地理上處於不利位置,長宗我部最後仍能戰勝三好。她相信長宗我部能帶來水軍,為終有一日必須以「惟任日向守」身分進軍九州的光秀提供協助。因此利三成為光秀的副官後更加支持長宗我部家。而長宗我部元親雖然像蝙蝠一樣背地裡與毛利家暗通款曲,但仍相信織田會獲得最後的勝利。即使她不清楚四國以外的局勢,但是對於土佐有史以來首位被稱為「俊傑」的智將長宗我部元親而言,現在正是將自己高價推銷給織田家的大好時機。她應該會徹底斬斷過去與毛利若即若離的關係,對織田派出援軍才是。利三的外交策略本身是逐漸步向成功之路。
然而,土佐畢竟太遙遠了——
一位尼僧打扮的瘦小老婆婆出現在猶豫不已的光秀與利三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