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理組的她,勾引人的技巧實在笨拙得可愛(1)

原文書名:理系ス彼女ソ誘惑ゎр⑦ヵШろマゆゆ


9789865124762理組的她,勾引人的技巧實在笨拙得可愛(1)
  • 產品代碼:

    9789865124762
    青文文庫 (40122801)
  • 定價:

    240元
  • 作者:

    長田 信織 /よネゑグ醬油
  • 頁數:

  • 開數:

    12.8x18.2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817
  • 出版日:

    20200817
  •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動漫-輕小說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輕小說
  •  

    ※在庫量大
商品簡介


「我一定會讓你對我神魂顛倒。」
儘管透過甄選進入,身為有錢人子弟就讀的貴族學校「私立瑛銘學院」首席的久遠寺梓,與出身數學天才名家的大小姐彌勒院由槻,參加了以學院特權為賭注的「戀愛遊戲」(總參加人數兩名)。由槻利用自己的知識對梓發動各種誘惑攻勢,方法卻每次都不太正常。「簡單來說,這就是『我想見你卻見不到的頻率』。」、「真虧妳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這種話耶!?」由槻,妳其實是笨蛋吧?──由「讓誰愛上對方」,分出究竟誰才是真正的菁英。知性派高中生們老謀深算「讓對方愛上自己」的戰爭揭開序幕!

作者簡介


長田信織
我是在電擊文庫寫過《数字ザ救よ! 弱小国家》等系列的長田。
這次用不用腦的氣勢寫了戀愛喜劇!請各位享受!(可是我還是有用計算機)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頭腦清晰,戀愛的新感覺戀愛喜劇!
你和我的戀愛契合度,就由我來證明給•你•看。

可愛的女生用算式和理論發動誘惑攻勢!?

「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

文章試閱


理組的她,勾引人的技巧實在笨拙得可愛
長田信織

彩圖.內文插畫╱よネゑグ醤油

目次

戀習題.預習 「戀愛與告白的反函數」
戀習題 第1題 「戀愛與努力的決定係數」
戀習題 第2題 「戀愛圖形的方程式」
戀習題 第3題 「戀愛中情侶的最佳交涉間隔」
戀習題 第4題 「戀愛與實驗約會」
戀習題 第5題 「戀愛中的德雷克公式」
戀習題 第6題 「戀愛與邊緣人定理」
戀習題 第7題 「戀愛與後宮的機率」
戀習題 第8題 「戀愛與友情的平衡」
戀習題 第9題 「戀愛的人」
戀習題.複習 「戀愛時的+1」
引理 「後記」
參考文獻等

戀習題.預習 「戀愛與告白的反函數」

「就用反函數思考吧。只要交到男女朋友,就可以談戀愛了吧?」
「妳其實是笨蛋吧?」

y=2x+3
∴x=(y-3)÷2

你是否一看到算式,腦袋就會一片空白?
我可以理解,因為世界上有很多這種人。可是寫在白板上的算式與數字本身並沒有任何意義,只不過是一個例子。
我想討論的問題,是提出這個例子的傢伙對我說了什麼 。
做出這句發言的高中部一年級生名叫彌勒院由槻,在這所次世代人材濟濟的瑛銘學院,君臨頂點寶座的女學生。
柔軟的頭髮在腦後綁成馬尾,抬頭挺胸的站姿簡直就是拘謹的代名詞;但就連這種氣質,都因為媲美模特兒的修長四肢,以及標緻姣好的面容,反而更加凸顯了她的聰明可人。
只不過,她的雙眼卻帶著有如鋼鐵般冷酷無情的黯淡光輝。不協調也不對稱,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彌勒院由槻大致上就是獲得這種評價的女生。
甩著跟尾巴一樣搖擺、綁在腦後的頭髮的她,在白板上寫下算式說:
『只要交到男女朋友,就可以談戀愛。』
這個逆向思考真是太了不起了,由槻露出像在這麼說的表情──其實看不太出來,但我感覺得到她散發出類似的氣場。
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只有我們兩個。
我隔著講桌與由槻對峙,她則是指著身旁白板上的算式,微微頷首幾公分。
「這個逆向思考真是太不起了,換作別人絕對想不到。」
她居然真的給我說出來了,眼神始終看著白板的她還一臉心滿意足的模樣。
「不是,聽人家說話啦!」
由槻終於回頭,用不帶情感的雙眼看著我。
「……我才不是笨蛋。連這種一次方程式的反函數都不懂的你才是笨蛋。」
她的表情彷彿石膏像一般冰冷堅定,深深閃耀著理智光輝的雙眼充滿自信,讓我思考人云亦云的自己似乎應該反省。
然而──
「不是這樣,那根本因果倒置了吧?」
「沒有不因果倒置的理由。交男朋友親身體驗最快,就這麼做吧。」
「由槻,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這就叫『烏鴉學鵜鶘』。」
「……鵜鶘?什麼意思?」
「鵜鶘是鵜形目鵜鶘科的鳥類。」
「……那個,我對鳥類的生態不太熟悉。牠是會跟烏鴉爭奪地盤,還是跟杜鵑一樣把蛋下在別種鳥的巢裡嗎?」
「不是,跟生態沒有關係。是『烏鴉模仿長得很像自己的鵜鶘潛水抓魚,結果溺死了』的意思。這是一句日本俗諺。」
聽到我的解釋,由槻沉默了半晌,聚焦在世界背面的賢者雙眼終於回到我身上,然後──
「……沒問題,我會游泳。」
結論居然是這個。
「我不是那個意思。」
簡而言之,所謂的理工人就是在說她。她一定會大搖大擺地站在用三角尺跟圓規精密測量的理工人中心點。
換言之,由槻說的話沒有言外之意;可是她也聽不懂別人的言外之意。
「……你想去游泳嗎?我只有競速泳衣,可以嗎?」
「那也別有一番韻味──就說不是了啦!我不是在說游泳,是比喻『不理解自己的能力,就算模仿他人也只會失敗而已』的意思!」
「那麼打從一開始這麼說不就好了?」
「那樣多沒意思?」
「果然是在說泳裝嗎?」
「給我忘了競速泳裝!」
雙手交叉的由槻頭頂冒出問號。可惡,根本沒辦法溝通。
「既然你沒有反函數的反證,總之就先來試試看吧。你究竟有哪裡不滿?」
「就算妳說要試……具體來說妳想怎麼試?」
「這……」
只要交到男女朋友就能談戀愛。話雖如此,要怎麼交到男女朋友?
由槻又看了白板上的算式一眼,然後看了我一眼,接著回答:
「使男女雙方變成戀愛關係的要素,換句話說……告白之類的嗎?」
「妳一告白這個討論就直接結束了吧?」
就是這樣。
「我們不是想變成男女朋友,而是都想讓對方愛上自己。跟這個算式有微妙的差異吧?」
「……那就把這個算式列為■需要修正(小範圍修訂)■吧。」
■小範圍修訂(Minor Revision)■是投稿科學期刊的論文會獲得的結果之一,代表「在刊登之前需要稍作修正」。簡單來說就是她沒有放棄,暫且保留。
「就先這樣吧,但我也不會說■拒絕(Reject)■。總覺得有種非常接近核心的感覺。」
我聳肩回答。
「可是……你不要因為這種小事就對我失望。」
朝我走來的由槻站在我正前方說。
「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
她做出這種強勢發言,所以──
「──那是我要說的話。給我把脖子洗乾淨等著吧。」
咚!一聲,不甘示弱把手拍在白板上的我回嗆。被夾在白板跟我之間的由槻無處可逃。這就是所謂的壁咚。

「我一定會贏妳,讓妳愛上我。」
兩人在近距離彼此對視。做到這種程度,這張鐵面具一定也會動搖……我是這麼想的。
沒想到,我的脖子卻被硬扯了一下。
由槻揪著我的領帶,把我的頭往下一拉,在我的耳邊低語:
「我會好好期待的。」
兩人維持這個姿勢沉默了好一陣子。在宛如親密行為的姿勢,能夠感覺到彼此體溫的距離,我們一步也沒有退讓。
話雖如此──
「哼……有兩下子……」
「彼此彼此……」
從聲音感覺得出來,由槻也和我一樣緊張。
──不過她因為太過靠近,用盡全力把臉別開。
「今、今天要不要算平手?」
「我知道了,就這樣吧。」
我迅速遠離她並用手搧臉。
唉真討厭,真是的。
我只不過是想一步登天擠身上流社會而已,怎麼會變成這樣?

戀習題 第1題 「戀愛與努力的決定係數」

我早就習慣被別人討厭了。要說為什麼,是因為我太優秀了!
私立瑛銘學院。過去,這裡是專為培育名家望族子弟而創設的中高一貫制名門學校。在媲美綜合大學的寬敞校地中,具備了走在時代尖端的最新設備。一言以蔽之,就是歷史悠久的貴族學校。
我則是從外校轉進學生將來都是國家中流砥柱的瑛銘學院,並在學院內的學力測驗取得頂尖成績。換言之,我就是第一名。
從外校轉學進來又獲得學年首席的我,加入了內務監察委員會。
瑛銘學院雖然分為國中部與高中部,但學生會和社團活動全是統一運行,營運組織相當龐大。
由於學生會掌管的預算不僅包含國中部與高中部,還有學生家長為了避稅而捐贈給學校的捐款,因此只要好好運用,每個社團都能獲得媲美自由業人士年收入的預算。當然,拿去濫用的人也不在少數。
不知該說幸運還是不幸,學院內有不少擅長這種技巧的學生。一般來說是學生會的監察委員負責對社費等項目進行會計監察。正是因為有必要調查學生的金錢遊戲,瑛銘學院才會設立有權力深究學生的監察委員會,也就是「內務監察委員會」。
換句話說,「內監」這個組織一言以蔽之──就是超級風紀股長,或是所謂的收稅人。
我的工作就是糾察明明在金錢方面沒有困難,卻染指金錢遊戲的學生。當然,這是用金錢進行的尊嚴大戰。
對方的成績不只被爆發戶轉學生超越,在暗地裡偷偷幹的壞事還被抓到。能將我的名字烙印在有錢人的腦中,這種工作太愉快了。
之前校內討論板上還有人這麼形容我:「久遠寺愛現鋒芒。」
你們能記住我的名字久遠寺梓就再好不過了。
委員會活動不只有趣,還能製造人脈,除了某一點之外,我都還算樂在其中。
「我回來了。」
「你遲到了3分18秒。」
一回到委員會室,就突然被這句抱怨問候。由於我習以為常了,因此若無其事地走進房間。
內務監察委員會辦公室十分寬敞。地板上鋪著紅地毯,靠近門口的是由木製矮桌以及時髦沙發構成的會客空間。最深處有三張辦公桌,其中一張位在上位,另外兩張排在牆邊。
牆邊其中一張桌子上擺了寫有我的名字的名牌。要說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那是我的座位。
「你遲到了3分18秒。」
「我聽到了,妳在報時啊?」
我邊回答邊走到自己的位子,在辦公椅上坐下。兩張辦公桌隔了一小段距離,擺了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和仙人掌及文具等常見小東西的是我的桌子。而紙疊得特別高的那張桌子,是屬於用稍嫌變態的聲音對我說話的女生。
隔壁桌的主人一如往常,不停揉捏手中格外柔軟的布偶。她把布偶丟在桌上,轉了半圈面向我。
「我不是在報時,我是要你解釋為什麼浪費了3分18秒?」
她用平淡的語調說。儘管雙眼因為憤怒而顯得冰冷,她也不是對我有所不滿,而是因為我是人。她對人大多都會露出這種眼神。
「我沒有遲到。我說『大概30分鐘』,不也在差不多的時間回來嗎?」
「我的手錶顯示,你在說完那句話後33分18秒才回來。下次能請你準確一點嗎?」
「很可惜那不是我的作風。」
「是嗎。」
留下不知道是否接受我的說詞的嘀咕,她又轉身面對書桌。
彌勒院由槻。
在瑛銘學院中,她的名字是「畏懼」的代名詞。她生自歷史悠久的名家,從小就接受家教的菁英教育,是年僅12歲就能在國外的高中畢業,13歲大學畢業的天才。
而由槻回到日本就學的目的不明,也幾乎沒去上課,只有一味地寫算式。傳聞中,她是連老家的社交場面都不出席,很有自我主張的人;不過也沒有人能對這麼有能力的她說三道四。
由槻在學院中理科的成績較高,文科的成績較低,但卻是人人認同的天才,以異樣的存在感君臨整座學院,甚至在背地裡被稱為「登峰造極之神童」。這就是彌勒院由槻。
「快點給我結果。」
「好好好,我現在輸入。」
由槻用眼角餘光催促我,我就邊把數字打進桌上的電腦邊回答。我輸入自社長口中問出挪用公款的金額細項,更新資料庫。
「叮咚」隔壁響起一聲滑稽的聲音,因為由槻拿出同型號的電腦看著畫面。
「……又多了一件新案子呢。你再檢查一次。」
電腦不過是終端裝置而已,由槻寫的■算式(演算法)■會在伺服器上自動看穿會計假帳。我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調查系統檢測到的不當行為,並視情況正面迎擊對方。
「傷腦筋,能自動找出假帳是很方便,不過每次更新資料庫都得來一次。這就是『灘上砂礫縱使盡,世上盜賊亦不絕』嗎。」
「砂礫…」
轉向我的由槻,用不帶抑揚頓挫的語調重複了一次我說的話。啊,這是聽不懂的表情。
「石川五右衛門的辭世詩,『世上盜賊源源不絕』的意思。」
「學院首席就只會說需要解釋的話嗎?」
「妳才是什麼都不說只會寫一串算式,擺出一副不辯自明的架子,才會沒辦法讓半個社長吐實。所以才會由我當調查官,而由妳當書記。先給我做開口說話的努力,再說自己是天才好嗎?」
「你不就聽得懂嗎?」
「是嗎?」
我聳了聳肩。
總而言之。
「這樣現代日本音樂社的案子就大功告成了。把假帳冊掃描起來,再檢查一遍就可以結束了。」
「那就來處理更重要的事情吧。」
「──那個啊?」
敲鍵盤的聲音戛然而止。
「沒錯。」
我回過頭,就看到由槻點了一下頭起身。她的目的地,是牆邊一塊在氣派房間之中顯得格外突兀的白板。
由槻唰地穿上白袍,進入認真模式。今天她似乎也打算讓灰色腦細胞全力運轉。
她正在跟我打賭。這是一場由自負自己的能力都高於對方而起的對決。
──我不會輸。這是場賭上尊嚴的比賽。
想對付以「登峰造極之神童」之名震撼瑛銘學院的頭腦,我也必須動員所有氣力與專注力;但反過來說,我只要全力以赴就應付得來。諷刺的是由槻寫的自動檢查系統優秀到讓監察委員會的人員減少了九成。就是那個系統害這場對決延長至今。
話雖如此,比賽前幾天才開始,我們都還在試探彼此實力的階段。
「請手下留情。」
「別期待我會放水,難道你忘了嗎?在彼此認為雙方都沒有才能的領域勝出,就承認對方是真正的強者。這應該是我們同意的條件。既然如此,不總是使出全力就沒辦法超越極限。」
「我知道,我記得很清楚。這不是我跟妳一起決定的嗎?換言之──『讓對方愛上自己的人就是贏家』。」
我起身面對由槻。
兩人彼此對視。雖然我又想別開眼睛,卻用氣勢忍住。而由槻今天也毫不退讓。
「我一定要讓妳跟我告白。」
「我一定會讓你對我神魂顛倒。」



我是這麼想的。
這兩個叫人家過來的人,在這邊卿卿我我個什麼勁啊?能不能馬上爆炸?



「果然還是交由第三者擔任裁判比較公平。幫我個忙吧,楓音。」
「追根究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嚼嚼嚼嚼嚼嚼,盤腿坐在長沙發上,大口吃著年輪蛋糕這麼說的,是名叫做東山楓音的女學生。楓音這個名字聽起來有點瘋狂。
雖然內務監察委員會因為強大的系統而削減人員,但系統並非完美無缺。光憑兩個人做肉眼確認實在太吃力了。
幸好內監的成員能自由任命給其他學生幫忙處理雜務,所以我才會把恰巧適合的同學拉進監察委員之中幫忙。而那個人就是楓音,今天會找她來就是因為她很方便。
她的個性雖然不拘小節,但只要餵她吃東西就會變得非常乖巧,因此生氣時相當容易安撫下來。
移動到能坐不少人的長沙發空間,我和由槻與楓音面對面。
「其實我跟由槻在搶特別推薦權。」
一聽到爭端,楓音便挑起眉毛。
「是傳說中的『特別推薦權』嗎?在優秀學生中也只有精挑細選的自願者能夠參加,菁英校友齊聚的完全介紹制交流會參加權?聽說在會中獲得投資的人,五年後資產就能暴增20倍?」
「妳了解得還真清楚啊。」
「學校八卦是學生的義務教育呀。喔∼原來真的存在啊。然後呢然後呢?」
似乎稍微感到有點興趣的楓音,維持盤腿的姿勢把身子向前傾,短裙就算掀到大腿上也不在意。
「……那個,我跟由槻被同一個人推薦了。」
「是誰?」
「校長。」
「校長啊∼阿梓跟小由都常常跟大人說話呢∼」
「妳錯了,楓音。我就算了,由槻不是認識的大人比較多,反而是能說上話的同學太少了。」
「誰叫梓同學那麼擅長露出噁心的笑容呢。」
「哈哈哈…不好好修身養性個幾年,可沒辦法跟由槻妳這種人說話啊。」
某人把年輪蛋糕塞到斜眼互瞪的我和由槻臉頰上。喂,會沾到臉上,別鬧了。
「你們也吃蛋糕嘛。還有別顧著打情罵俏,快說重點。」
「「我們沒有■哈情罵教(打情罵俏)■。」」
「喔是喔,我知道了。」
我邊咀嚼一張開嘴就被塞進嘴裡的年輪蛋糕邊繼續說:
所以校長就對我們說「你們兩個都很優秀,人品也值得擔保,十分有入會資格。只可惜名額只有一個,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彼此討論,選其中一個出來。」
「原來如此∼」
「討論結果,就是『讓對方告白的贏』。」
「嗯,我就是這裡不懂耶。為什麼會變成談戀愛?是想趁亂告白嗎?欸?」
楓音翻白眼說。
妳那什麼勉強聽我們說無聊話題的表情?
「因為我們都不肯把推薦權讓給對方,所以決定一決勝負。」
由槻接著我說下去。
「然後討論到最後,我們尊重校長『努力不懈的人比有天分的人還要優秀』的意見,決定藉由評價沒有天分的部分,彼此競爭『戀愛』的實力。」
「嗯……我聽不太懂,可是你們為什麼覺得自己沒有戀愛天分呢?」
聽到這個問題,由槻拿出A4大小的攜帶白板,擺到楓音面前。
白板上畫了幾個圓餅圖。
「因為統計結果。」
「統計啊∼」
「哇啊∼」楓音仰天長嘆。
「我調查後發現,二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中,沒有交往經驗者佔42%,回答不需要交往對象的人只有8.5%。我們兩者皆是,所以沒有戀愛天分的偏差值低於36。」
指著圓餅圖的由槻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理組人一提到數字就比較放心。
「回答『想要交往』、『兩者皆可』的人佔91.5%,其中有交往經驗的人佔58%。也就是說,只要戀愛實力的偏差值在52以上,我們就應該能找到交往對象,或是至少有想要交往的對象。可以推測出兩者都沒有的我們,天分和努力都在平均值以下。」
「原來……如此?我們在聊戀愛吧?對不對?」
楓音歪著頭問。
「看來妳還是無法接受,我來說明。」
由槻起身,白袍隨之飄舞,接著她喀啦喀啦地把大白板拖來,拿起白板筆。
她的雙眼開始熠熠生輝。這個女人光是提到算式表情就這麼閃閃發亮,有夠變態。
「楓音同學,妳知道決定係數是什麼嗎?」
「聽都沒聽過。」
看到楓音搖頭,由槻波一聲拔開白板筆的筆蓋,寫下某個單字。
「用統計學的方法思考,假設實力是由天分與努力構成,若是以方程式表示就是這樣。」
實力=天分+努力
「目前為止還很簡單吧?」
咚、咚、咚。轉了一圈筆的她敲敲寫在白板上的單字。
「反正不論是哪種天才,不練習也無法成為專家。大概就是這種意思。」
我這麼回答,楓音也沉吟點頭。
由槻再次舉起白板筆接著說:
「沒錯。這裡的問題在於──若以數學表示『有天分』與『沒天分』,會有多少差別?所以我把這個算式變成一次方程式。」

y=ax+bε
「y」=「實力」
「x」=「天分」
「ε」=「努力」

「這是分析統計資料時常用的基本算式。實力及天分和實力及努力都彼此相關,所以這是計算兩者都有關聯時,哪邊比重比較高的算式。」
「什麼比重?什麼意思?」
楓音露出純樸的眼神問,由槻就瞬間定格。
「比重……就是比重啊……?」
看到由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適時伸出援手。
「就是重要程度,楓音。她想分辨天分和努力分別在實力中佔多少重要度。簡單來說,就是『天分佔多少比例的重要度?』的意思。如果遺傳佔7成,就是0.7了。」
「是喔……」
楓音又看了一眼算式,露出糊塗的眼神。
「這樣能做什麼?」
「能夠量化『天分』跟『努力』。」
由槻看起來洋洋得意,然而──
「啥啊……?」
楓音卻露出「這個人在講什麼?」的表情。
「啊,就是啊,楓音。比如說假設音樂有八成靠天分,只要用這個算式計算就能知道『一千人中排名第一的天才』和『一千人中第一努力的凡人』誰比較厲害。」
「喔喔!是這樣啊?快算快算!」
我再次幫腔,成功吸引楓音的興趣。
「那麼,也對……應該是這樣吧。」

y=ax+bε
「天才」y=0.9×3.1+√0.19×0 ∴y=2.79
「努力」y=0.9×0+√0.19×3.1 ∴y=1.35

「天才若是做出平均的努力,能在一千人中排名第三。努力的凡人如果具有平均的天分,能在一千人中排名第89。」
「天分的牆壁會不會太高了!?」
楓音發出驚呼,我也有點這麼認為。
「可是反過來說,努力的凡人只要有二十人中排名第一的天分,就能追上天才了喔。」
「咦?是這樣嗎?」
「只不過,天才只要有在十人裡排名第一的努力,就能在一萬人中獲得第五名的實力。」
「太、太困難了!!天分佔八成太可怕了!」
「可是,如果想到這個世界上『萬中選一的天才』很常出現的話,天分的比例是不是比想像中還低啊?」
「啊,好像耶。」
由槻對我露出焦慮的眼神,所以閒聊到此為止。
「總之,在藝術的世界中想成為職業好手,環境可能非常嚴峻,不過我們在說的是一般人也能體驗的一般戀愛。天分佔八成有點太誇張了,假設天分佔六成比例,再把難易度降低好了。」
「也對。如果一千人裡只有一個人能談戀愛,問題可就不只有少子化了。」
「那麼……由槻,要怎麼用算式表示戀愛實力?」
終於能寫想寫的數字,由槻迫不及待地轉向白板。
「實力偏差值是36,由於努力在平均以下,所以設定為-1。這樣計算起來就是……」

y=0.8x+0.6ε
「實力偏差值=36」「努力=-1」
-1.4=0.8x+0.6×-1
∴x=-1

「天分跟努力一樣低,大約在一百人中排名第84吧。也就是說……只要努力程度達到十人中的第一名,也能抵達平均值。換句話說只要比別人努力,就可以談戀愛!」
由槻寫下「可以談戀愛」的結論。
「就是這樣,能讓對方愛上自己的人,就是比對方還要努力的人,即校長認為適合作為推薦人選,『努力不屑的人』。」
「因為只要成為一千人中第一努力的人,實力就能提升到+1了,」
我這麼補充。
「阿梓,剛聽完真虧你聽得懂耶……」
楓音就目瞪口呆地說。
「我其實不是剛聽完,很久以前就聽她說過了。」
「原來是這樣。」
「實力只要抵達+1就能加入只有16%的最頂尖戀愛菁英。」
「菁英……不愧是符合我的稱號……」
「這個條件十分足以代表努力的程度呢。」
我和由槻相視點頭,心想果然沒錯。

「「──讓對方愛上自己的人才配成為菁英。」」

「就是這樣。」
說完,我回頭看楓音;但獲選為朋友代表的女同學卻左右不停搖頭晃腦。
「是、是這樣嗎?欸,真的是這樣嗎?小由就算了,連阿梓都這麼說是不是有點奇怪?」
我嘆了口氣。
「人家好心從頭解釋給妳聽,楓音妳真的很不明事理耶。」
「是我的錯!?這是我的錯嗎!?」
「想讓對方屈服,就得配合對方提出的規則,並勝過對方。這才叫做完全勝利。這可是在兩人都沒有天分的領域,讓天才吃鱉的大好機會耶。我怎麼可能不同意?」
「想要舉行公平的對決,就必須要有公平的裁判。楓音同學,請妳幫忙。」
「咦…………?」
楓音依舊不改懷疑的表情。
不過可不能在這裡止步不前。這樣賭局在開始之前就要胎死腹中了。
沒辦法,只能出絕招了。我把手伸進口袋裡。
「楓音……」
「唔,什麼事?就算露出恐怖的表情想威脅我也不會屈服,乾脆殺了我!」
「喝啊!」楓音一吼擺出戰鬥架式,我緩緩從口袋裡拿出最終絕招,塞到她眼前。
「我給妳甜甜圈店的禮券當作酬勞。」
「耶∼我幫我幫∼阿梓加1分!」
「不、不准賄賂裁判!」
由槻慌張地喊,楓音卻已經收下禮券了。
「那麼,我想立刻以裁判的身分問第一個問題。」
把禮券收進口袋裡的楓音看著我們說。
「什麼問題?」
「你們拿到特別推薦權後想做什麼?」
聽她這麼問,我回答:
「我老爸以前曾經拿過參加那個交流會的入會資格。」
「哇,很厲害嘛。那麼你是想繼承你爸爸嗎?」
「不對,我爸只待了一陣子就被剝奪會員資格了。所以我只要取得資格,他一定會不甘心到死。這就是我的目的。換句話說──我想大逆弒親。」
「……你討厭你爸爸嗎?」
她這麼問,我就莞爾一笑。
「我最討厭他了。」
「是喔……」
楓音搔了搔太陽穴,露出不知該說什麼的表情。
「那麼,小由呢?」
看來她決定改變對象。
由槻聳了聳肩。
「我跟那個想挾怨報復的人不一樣,我只想跟以前曾經是會員的人道謝。」
「道謝?那麼請妳爸爸幫忙不就好了嗎?」
「我小時候參加過交流會……可是完全想不起來是誰;但他確實是那裡的成員,所以只能去現場喚醒記憶。」
「……唔嗯嗯,原來如此。」
這時楓音敲了一下掌心。
「欸,該不會──」
「已經確認過不是我老爸了。」
我搶先回答。
「哎呀呀……真可惜。」
很像楓音會想到的事情。
「既然兩人互不相讓,你們就彼此加油吧?」
「喔喔。」
「好的。」
於是,我和由槻的聖戰就此展開。

戀習題 第1題
「戀愛與努力的決定係數」統整

 「決定係數」是指能夠解釋自變數(獨立變數)會就何種程度影響因變數(從屬變數)的值。因此能夠計算在戀愛實力(從屬變數)中,天分與努力(獨立變數)分別佔有多少影響力。

戀愛與實力的算式

y=ax+bε

y=實力
x=才能
ε=努力(包含環境、運氣等)

決定係數「R2」
「天分」和「努力」沒有關係時,
「天分」和「努力」具有各自的變異數。

R2=a2V[x] V[y]

y=a2x+b2y

若「天分佔64%」即a2=0.64
便能得到a= =0.8

統整
◆戀愛「天分」就算不高,人也能靠「努力」成為戀愛菁英!
◆總而言之加油吧!◆現充爆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