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Ex (04)最優紀行

原文書名:Re:К①ろヘ始バペ異世界生活Ex4 最優紀行


9789865124793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Ex (04)最優紀行
  • 產品代碼:

    9789865124793
    青文文庫 (40116804)
  • 定價:

    220元
  • 作者:

    作者:長月 達平/插畫:大塚 真一郎
  • 譯者:

    黃盈琪
  • 頁數:

    312頁
  • 開數:

    12.8x18.2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813
  • 出版日:

    20200813
  •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動漫-輕小說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輕小說
  •  

    ※在庫量大
商品簡介


 暗殺佛拉基亞帝國皇帝的計畫,執行人為……萊因哈魯特!?

 這是發生在決定露格尼卡王國未來的「王選」開始之前的故事。由於王室血脈斷絕使得露格尼卡王國根基動搖,近衛騎士們為了保護國家而奔走時,接到了護衛外交使節團前往鄰國「神聖佛拉基亞帝國」的任務。
 帝國自建國以來,就不斷地與王國發生衝突。在遵從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類強者哲學的帝國裡,由里烏斯、菲莉絲和萊因哈魯特三人就這樣踏進了充斥血腥味的帝國黑暗面中。
 「我呢,被『劍聖』殿下教會了一件事。──我可不是一個人喔。」
 王國最強與帝國最強交錯,激動的前傳故事。──那一天,最優秀騎士的眼中看到了什麼?

作者簡介


長月達平
1987年3月生。網路電子小說投稿網站「小説家ズスボよ」作家,《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為第一本實體化小說。

大塚真一郎
熊本出身的插畫家,也有繪製以遊戲為主的小說插畫。代表作有《CONCEPTION》、《召喚夜想曲鑄劍物語》等。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本作是於「小説家ズスボよ」連載中的超人氣網路小說,獲得「這本Web小說真厲害!」第二名!
在2014年由MF文庫書籍化,2016年改編為電視動畫
日本地區系列作品累積銷量突破310萬冊
SUGOI JAPAN Award2017輕小說及動畫部門雙冠王,引起廣泛熱議的話題之作!

這是發生在決定露格尼卡王國未來的「王選」開始之前的故事。
王國最強與帝國最強交錯,激動的王選前傳!

文章試閱




「──把你們找來的不是其他人。」
操著凝重聲音這麼說的,是個面容宛如岩石的人物。
一頭綠髮剃成平頭,全身都是厚重肌肉的大塊頭男子,脖子和肩膀的厚度都非比尋常,渾身充滿只有訓練有素的戰士才會有的鬥氣。
龐大身軀擠在椅子裡,隔著黑檀木辦公桌望過來的目光伴隨威嚴,一般人的話早就折服在對方的眼力下了。
──男子名為馬可仕•基爾達克。
他是親龍王國露格尼卡的騎士,從基層往上爬到王國馳名遠播的頂尖近衛騎士團團長的老練戰士。他的劍術和實績,讓大家都認同他的個人戰鬥力位居王國第二名。
也就是說,以武力來講是王國裡最不想惹怒的人物之一──
「──團長,就請別擺架子了啦∼。菲莉醬接下來行程滿檔,忙得很耶喵∼」
可是卻有個人以如此輕佻的口吻回應馬可仕,著實令人驚訝。
輕鬆帶過他的威嚴視線,聲音的主人淡然微笑與他正面相對。
「菲利克斯。」
「厚喲!夠了吧,請叫人家菲莉絲啦,團長。那個名字太陽剛了。」
「陽剛有什麼不好。你本來就是男性,而且那是你的名字。」
馬可仕彎曲嘴角,高高在上地這麼說。而對這番話感到不開心的美少女──單看外表是個亞麻色頭髮留到頸部,頭上還長著亞麻色貓耳的人。
菲利克斯・阿蓋爾──自稱菲莉絲,舉止宛若楚楚可憐少女的他是隸屬於近衛騎士團的「男性」騎士。這是鐵錚錚的事實。
而馬可仕的話,讓菲莉絲不高興地嘟起嘴唇。
「又不是小孩子了,請不要認為只要是事實就可以說出口啦。菲莉醬可不喜歡這麼不懂人情世故的團長。」
「愛耍嘴皮子。學學旁邊那兩人閉上嘴巴吧。」
「是∼」
回應不帶反省的菲莉絲挺直脊梁,斜瞄旁邊。他的身旁站著兩位一樣面對馬可仕的人。
一人眼角柔和下垂,另一人則是表情嚴肅緊繃。
「這兩人啊,超不上道的∼」
菲莉絲吐舌,話留在口中沒說出來,不過還是被耳根子靈敏的馬可仕聽到了。
「擁有優秀的部下,我是很幸福的團長。」
騎士團長刻意不予理會,僅彷彿含混回應般拋出了這麼一句話。
「進入主題吧。──我命令你們三人擔任重要人物的護衛。目的地是佛拉基亞帝國。」
「重要人物的護衛……而且還是去帝國?」
馬可仕端正姿勢,回到一開始的話題。發出疑問的是抬起眉毛的紫髮美青年。他端正的容顏和鮮黃的瞳孔都帶著疑惑。
「屬下以為,目前和帝國接觸,容易掀起不必要的風波。」
「我懂你的擔憂,不過這方面不是我跟你的領域,由里烏斯。這是由更上層的人所作的判斷。還有其他問題嗎?」
「……關於人選方面。」
被叫到名字的美青年──由里烏斯・尤克歷烏斯壓低聲音,看向站在自己右邊的騎士。身旁的紅髮青年頷首回應他的視線。
「確實。單單護衛重要人物的話姑且不論,指名屬下到國外這一點我也有疑慮。因為我本來就是被禁止接近國境的人。」
「各國之間又沒有明文規定『禁止萊因哈魯特・范・阿斯特雷亞』這條文。而且這次的案子,是對方指名希望你到帝國。」
「對方指名嗎?」
紅髮青年──萊因哈魯特・范・阿斯特雷亞詫異皺眉。由里烏斯和菲莉絲也都面露狐疑。
朝著他們點頭,馬可仕沉重地吐氣嘆息。
然後開口:
「──神聖佛拉基亞帝國的皇帝,想要見你一面。」



「萊因哈魯特,菲莉絲。剛剛的事,你們怎麼想?」
離開與城堡相鄰的騎士團值班室最深處的團長辦公室後,走在走廊上的由里烏斯這麼問他們。
聞言,身旁的菲莉絲睜大眼珠。
「那是祕密指令吧?在走廊講出來未免太不謹慎了喵?」
「用不著擔心。花蕾們已經確認過附近沒有人了。要是不放心還可以請萊因哈魯特確認。」
「被這麼期待我也很傷腦筋。──嗯。就只有值班室的一樓和外頭有人。」
「這分明是十分回應期待的話了喵。」
抖動貓耳的菲莉絲聳肩回應萊因哈魯特的話。
其實不謹慎只是菲莉絲隨口說說。他相當信賴由里烏斯的細心和萊因哈魯特的能力,所以那句話一開始只是在使壞。
「唉∼是讓人不甚開心的邀約,這點毋庸置疑喵。考量到王國與帝國交惡,說想看『劍聖』一眼,就算這是玩笑話也讓人聽了笑不出來。」
「而且時機也不湊巧。現在被帝國趁虛而入的話,對王國來說可是一著痛擊。」
露格尼卡王國與佛拉基亞帝國,關係自古以來就稱不上良好。
比四百年前──世界被「嫉妒魔女」的恐怖覆蓋的時代還要更久遠以前,相鄰的兩國就不斷地在起爭執。
將世界一分為四的四大國中,歷史最悠久的王國與帝國長年征戰,侵攻彼此的領土,國境線不斷重畫了幾百年──直到露格尼卡王國與龍締結盟約,才為這段過去打上休止符。
與龍合作封印住「魔女」的王國,享受神龍帶來的豐饒與繁榮。神龍的祝福守護王國,遠離帝國魔手,兩國間的紛爭戲劇性地沉靜下來。
「不過,那終究是表面上的局勢。過了四百年,彼此的小衝突仍沒消失。單純是沒釀成大亂而已,毋寧說反而增強了帝國的野心吧。」
「『亞人戰爭』時也是,聽說處處牽制我軍喵。邪龍瓦爾葛蘭肆虐,據說也跟帝國的人有關吧?」
「那也是沒有獲得公表的疑惑。當時,王國內部有人做出不肖之舉,有人說邪龍是因此而被喚出……」
「帝國不是有『操飛龍』嗎。龍被操控了也不奇怪吧。」
菲莉絲伸個懶腰,翹起嘴唇。
所謂的「操飛龍」指的是馴服飛龍的技術。飛龍是只生存於帝國的生物,跟個性沉穩又親人的地龍不同,性情狂暴又不親人。假如是擁有馴服飛龍這項技術的帝國,應該也可以馴服位階更高的龍。
「假如真是如此,那龍之大軍早就攻進露格尼卡了喵。屆時萊因哈魯特就要努力把牠們全部殲滅囉。」
「真有萬一的話,還請讓我略盡棉薄之力。」
萊因哈魯特雖然苦笑,卻認真回答菲莉絲的玩笑。看著兩人的互動,由里烏斯接著說了下去。
「總結來說,即使時代過去,帝國敵視王國的心態沒有減少。雖然令人嘆息,不過,有鑑於事態如此,這次的任務有諸多令人納悶之處。」
帝國的惡劣傳聞從未短少。當然,囫圇吞棗全盤接受太過愚蠢,但光就傳聞的數量而言,客觀來說,讓人猜疑的要素依然太多。
「因此,賢人會唯唯諾諾答應帝國要求的判斷,實屬異常。這一點你怎麼想,萊因哈魯特?」
賢人會──掌管王國國政的最高機構,王國的實質中樞。
而且其現在的立場一如字面所述,重要到可說是王國的生命線。此次的任務是由賢人會下達指示,騎士團團長馬可仕只是接收並加以執行。
當然,王國騎士沒有拒絕其命令的權限。但是這道命令卻勾起無盡疑問。因此由里烏斯想詢問當事人萊因哈魯特本身的想法。
對此,萊因哈魯特閉上一隻眼睛,說:
「確實有很多令人在意的點。不過,命令就是命令。既然被點名要求,那我會遵從。當然,若對方有什麼圖謀,我不會默不作聲。」
「當然,無論帝國有什麼企圖,我都不認為傷得了你就是了。」
「還真樂觀──考量到是萊因哈魯特,好像不能這麼說呢喵。」
萊因哈魯特展現出正面應對的態度,由里烏斯和菲莉絲互看一眼,聳了聳肩。
繼承「劍聖」稱號和加持的萊因哈魯特,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其劍力無疑是王國最強──個人戰鬥力排名第一,甚至遙遙領先馬可仕。
光是如此,大半的不安用「杞人憂天」就能帶過。
「眼下王國根基正在動搖,『劍聖』和賢人會議長卻要前往帝國……嗯。團長也被推了個難題呢。」
「還不能有個差池喵。」
聽了由里烏斯的平靜決心,菲莉絲邊笑邊語帶諷刺地說。
那個差池是對誰,又會孕育出怎樣的問題呢?

──面對重責大任,由里烏斯垂下眼簾,朝天空祈禱王國未來的安寧。



──目前,親龍王國露格尼卡陷入嚴重問題。
苦難雖然安靜,卻確實地步步進逼,而且是導致王國存亡的危機。
事情的起因源自於四個月前,王城內突然蔓延瘟疫。病魔以恐怖的速度和惡意斷絕了露格尼卡整個王室血統。
結果,失去國王及其血脈的王國,王位虛懸到現在。
光是如此,這回與神聖佛拉基亞帝國的外交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面對前所未有的國難,佛拉基亞帝國的動向重要到左右了露格尼卡王國的存亡。

「呼嗯∼。話雖如此,這不是國政,終究是王國存續方式的問題。沒法強硬應對帝國的要求,只能說是我等能力不足。」
這麼說的老邁男性,撫摸的自己的白長鬚娓娓道來。
他身著剪裁得宜的服裝,容貌溫厚,特徵是充滿知性的眼神和修長的白色鬍鬚。這人正是露格尼卡王國屈指可數的智者──麥克羅托夫•馬克馬洪。
身為王國頭腦又是賢人會議長的他,是王國現階段最重要的人物。
而聽了他的發言,面前的由里烏斯搖頭道。
「不,沒那回事。賢人會諸位都對王國鞠躬盡瘁。」
「──但是,不夠充分。所以才會這樣。」
不過由里烏斯這番話,卻被坐在麥克羅托夫隔壁的巨大身軀給正面否定。
沉重威嚴的聲音,與其說是在糾舉他人,更像是提醒自己戒慎恐懼。事實也是這樣吧。畢竟,聲音的主人也是名列賢人會的一人。
波爾德・卓格夫,過去是名震天下的王國戰士。老當益壯的他仍維持著健壯體魄,以無論待人待己均十分嚴格的態度為人所知。
並排坐在一塊的波爾德和麥克羅托夫,看起來就像大樹和老樹相比鄰。不過兩人展現的威嚴卻同樣讓由里烏斯五臟六腑都緊縮。
這兩名賢人正是這次的護衛對象──由里烏斯等三人必須誓死保護的重要人物,也是與帝國外交不可或缺的特使。
「──」
再次感受到任務的重要性,由里烏斯為廂內的氣氛端正姿勢。
目前,由里烏斯和這兩人搭乘同一輛龍車。為了讓王國要人搭乘用,所以龍車是特別製作,但卻無法抹去窒息感。這是與王國重量級人物一同前往帝國的旅程,因此由里烏斯緊張得渾身僵硬。
「嗯∼?由里烏斯,怎麼啦?該不會是暈車了?要治療嗎?」
「哪有可能。龍車有『除風加持』,而且由里烏斯的騎龍實力在騎士團是首屈一指。用不著擔心。」
「又這麼不識趣∼」
分別坐在由里烏斯左右兩邊,像平常一樣說話的兩人令他緊繃的肩膀放鬆下來。
坐在兩名賢人對面的,是負責保護他們的三名近衛騎士。雖然看不出菲莉絲和萊因哈魯特在想什麼,但他們的態度並非虛張聲勢吧。
事實上,跟由里烏斯相比,他們和上級貴族打交道的次數多不勝數。
菲莉絲是卡爾斯騰公爵的騎士,萊因哈魯特則系出「劍聖」家族,十四歲開始就在近衛騎士團活躍。──他們和由里烏斯是不同級別的人。
「才這麼想,這次就突然笑了起來,怎麼啦?」
「沒事。我被跟平常一樣的你們給拯救了。覺得有點不安緊張到僵硬的自己蠻丟臉的。」
「是喔∼真意外。由里烏斯也會緊張啊?」
面對聳了聳肩的由里烏斯,菲莉絲反應平淡。取而代之,反倒是聽了他們的話後抬起眉頭,抱起粗壯手臂的波爾德嗤之以鼻。
「居然講起不安這種軟弱的話。王國騎士的素質也下降了啊。」
說完,波爾德的視線落向由里烏斯攜帶的騎士劍。
「就跟你的外表一樣,纖細得要命。用那個有辦法保護政要?先說清楚,我就算了,要是麥克羅托夫殿下有什麼萬一,可別想輕鬆脫罪。」
「────」
「連反駁的骨氣都沒有啊。時代變了,年輕人就只會乖乖挨打。」
波爾德牙尖嘴利,由里烏斯默不作聲,靜靜被叨念。
並非屈服、懼怕賢人會。波爾德的話其實也是事實。在要保護的對象面前口述不安,讓人感覺資格不足,是由里烏斯的疏失。雖然這種藉口聽起來很不像樣,但最重要的──
「王國騎士並非精於話術,而是展現在行動上。──這是馬可仕團長的名言。」
萊因哈魯特代替沉默的由里烏斯這樣回答。
這是馬可仕跟近衛騎士團部下訓誡過多次的話語。而對這番話最誠實的不是別人,正是馬可仕・基爾達克。
「馬可仕啊。……拉札克的兒子爬得挺高的。」
「呵呵呵。就先說到這吧,波爾德殿下。」
麥克羅托夫邊笑邊制止皺起粗眉的波爾德。接著,睿智老人垂下眉尾,手撫長鬚說:
「此次外交出使,人選是交由馬可仕團長決定。聽說你們是騎士團內屈指可數的人才。」
「您言重了。」
麥克羅托夫這話讓由里烏斯誠惶誠恐地鞠躬。萊因哈魯特和菲莉絲也跟著低頭。
「雖然菲莉醬覺得理想過高很麻煩喵∼」
「這也是由里烏斯的優點。亦是我想學習的部份。」
菲莉絲和萊因哈魯特互瞄彼此,小聲地評論由里烏斯。
「最優秀騎士」──這個別稱正是客觀彰顯由里烏斯・尤克歷烏斯的評價,也是他本人不會覺得過譽並接受的稱號,更是對他的功績的正當表彰。
「──呼嗯∼。看得見水晶宮了呢。」
接受年輕騎士們的行禮,微笑的麥克羅托夫突然凝視窗外。跟著他的視線看出去,龍車行進路線上出現一棟朝天高聳的建築物。
水晶宮──佛拉基亞帝國首都「祿普加納」的皇城。
城牆、城郭和城堡處處都使用魔石,突顯出帝國豐沛的魔礦石資源以及象徵皇帝強大權力,充滿威嚴之美的建築物。
與傳聞一樣的光景,令初次見到的由里烏斯感嘆。身旁看到同樣東西的菲莉絲則是吐舌頭。
「噁心巴啦∼雖然有聽說,不過這城堡真低級沒品……」
「──。菲莉絲,看到那個怎麼會只有這種感想。你也知道那座城堡是經過精準計算,並以高超技術建造出來的吧?」
「哇∼出現了出現了。菲莉醬就是討厭由里烏斯這種頑固的地方∼」
菲莉絲按住貓耳,表現出不想聽的態度。他的模樣讓由里烏斯閉上一隻眼睛,麥克羅托夫則是發笑。
「呵呵呵。其實那棟建築物也富有許多機能喔。帝國本來就有許多優秀的魔石加工師。水晶宮不單只有美麗的外觀,還對皇城的防衛機能有很大的貢獻。」
「出事的時候,水晶宮的魔石就能放大一發魔法,將威力擴增到原本的數千倍……這是真的嗎?」
「這個嗎,誰知道呢。機會難得,要不直接問問看皇帝陛下?」
麥克羅托夫帶著玩笑的話,令由里烏斯反省自己的幼稚。忍不住就顯露出好奇心了。這樣根本驗證了波爾德的擔憂。
「魔石加工技術高明是真的喔。畢竟呢,吶?」
撇開反省的由里烏斯,菲莉絲意有所指地看向旁邊的萊因哈魯特。接收到視線的萊因哈魯特苦笑,敞開制服前襟給他看。
萊因哈魯特的脖子上套著一個沒見過的金屬製頸圈。頸圈經過特殊加工且嵌有魔石,正在淡淡發光。
「頸圈,果真是帝國才有的品味喵∼」
「雖說我不清楚這是不是走帝國風啦。」
聽了菲莉絲厭膩的感想,萊因哈魯特邊摸頸圈邊回答。
想當然耳,戴著這麼不風雅的玩意並非萊因哈魯特的興趣。這是要從露格尼卡穿越國境到佛拉基亞時,配戴在萊因哈魯特身上的「枷鎖」。
「──是叫『服從頸圈』來著?怎樣?對你有效嗎?」
「有種接近疲倦的感覺。雖然還不清楚能限制多少力量,但有達到讓我無法發揮原本實力的效果。」
萊因哈魯特的回答,令由里烏斯窺知帝國那邊是認真在警戒。
萊因哈魯特被要求配戴的「服從頸圈」,與其說是限制裝備者的能力道具,更接近奪去其自由並臣服於自己的奴隸用器材。老實說,邀請萊因哈魯特為特使,卻又要求他戴上頸圈,根本是極為不講理的要求。
「我戴不戴頸圈,關係到了兩國的關係。」
「……你被強迫做這種事,讓我感到悔恨。我發自真心讚許你的決定。」
「再怎麼裝正經,都只是在講頸圈喵。」
菲莉絲聳肩嘆氣,介入兩人的對話。不過緊接著他又說:
「賢人會兩名加上『劍聖』……這真的不是帝國為了攻擊露格尼卡而設的陷阱嗎?目標是暗殺萊因哈魯特之類的。」
「要是那樣的話必定會開戰,龍也不會默不作聲……事到如今無法斷言就是。」
「對咩對咩。神龍不可靠。能靠的就只有自己的力量!所以說萊因哈魯特,要在被幹掉前先一舉滅了帝國喔,就靠你一人。」
「防衛方是騎士的常規喔,菲莉絲。被攻擊的話還好說,只是因為不安就採取行動,這事我做不來。」
「沒說自己辦不到的萊因哈魯特很可怕喵……」
面對微笑作答的他,菲莉絲抱著自己細瘦的肩膀發抖。由里烏斯知道他們的對話又會引來波爾德的譴責,正做好準備──
「身為王國騎士……」
「呼嗯∼要責備嗎?你擔任騎士的時候,我覺得更激動喔。」
「呣……」
被含笑的麥克羅托夫針砭,波爾德一臉尷尬地閉上嘴巴。他就這樣眺望窗外,看著逐漸接近的水晶宮。
「『劍聖』和『最優秀』,還有『青』嗎。……確實就像那時候的騷動。」
他的呢喃沒有被人聽到,被吸進快速流逝的景色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