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用道具開外掛的奴隸後宮建國記(05)

原文書名:ヤユЪуХみЬス奴隷гみяу建国記5


9789865125202用道具開外掛的奴隸後宮建國記(05)
  • 產品代碼:

    9789865125202
    青文文庫 (40114205)
  • 定價:

    210元
  • 作者:

    作者:貓又セア 插畫:奈津ЮШЮ
  • 譯者:

    陳柏安
  • 頁數:

    228頁
  • 開數:

    12.8x18.2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909
  • 出版日:

    20200909
  • 出版社:

    青文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動漫-輕小說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輕小說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最後贏的一定會是我啦。
 龍膽翔真和姬爾修,雙方賭上異世界阿斯托拉爾命運的決戰之日逐漸逼近,關鍵的翔真卻綽綽有餘地和老婆們打情罵俏。希望翔真獲勝,替自己取回肉體的艾伊莉絲雖顯得擔心,但其實姬爾修想毀滅世界的理由正出在艾伊莉絲身上!?
 異世界開掛英雄譚,艾伊莉絲與姬爾修,以及米莉亞間的恩怨情仇終於真相大白!

作者簡介


作者
?又セア,輕小說作家,1990年生,居住於福岡縣。另著有《ХみЬ剣士ソ海中Ф⑦Жъ⑦攻略記》。



相關作者簡介


繪者
奈津ЮШЮ,出身、居住於愛媛縣。喜歡貓和溫泉以及少年漫畫。

商品特色/最佳賣點


異世界阿斯托拉爾是個以名為「神託遊戲」的卡片遊戲對決來決定一切的世界。

在整理祖父母的遺物時意外被召喚到阿斯托拉爾的翔真,
赫然發現「神託遊戲」的內容與規則,
和已故祖父從小帶他遊玩的魔卡遊戲如出一轍!
從小就受到最強魔卡使(爺爺)的徹底訓練,翔真在異世界大開無雙的解放之旅就此展開--

文章試閱


《 序幕 奇妙的連帶感 》

數名邋遢的男子撥開雜草,在蓊鬱叢林的縫隙間前進。
是一群體毛上沾滿泥濘,貌似野獸的集團。或許是已長途跋涉,表情中看得出濃濃疲憊。
隊伍後方的男子們一臉想休息的樣子,卻沒人真的停下腳步,因為這樣只會挨最前方的男子一頓臭罵。
帶頭勇闖叢林的是名體型壯碩的巨漢。原本就已夠凶悍的面容充滿怒色,不悅邁出步伐踩踏雜草的他突然停了下來,抬頭瞪向頭上的樹葉。
「該死!怎麼走都只看得到樹!到底是哪來的叢林深處啊這!?明明能長點果實還算好,卻只有滿滿的樹葉!這樣下去當真會餓死啊!?喂,食物真的吃光了嗎!?」
活像熊一般的臉上浮現憤怒的男子朝跟在身後的手下怒吼。他們身軀一顫,慌張辯解:
「真、真的都沒了啊!是不是?」
「對啊!大夥之前不是用手上的魔卡(Wiz)互相確認過了嗎!」
「我才想問古茲瑪先生,你沒有瞞著我們藏食物吧?」
遭手下投以懷疑視線,古茲瑪目露凶光。宛如骯髒繡花針的體毛倒豎,眼神惡狠狠地掃過手下們。
「你們這群傢伙是在懷疑本大爺!?有食物我早就吃下肚了啊!」
可能是因為使勁怒吼,讓胃隱隱作痛。古茲瑪按住腹部蹲下,調整好呼吸後才又站起身來。
然後嘆氣回應:
「這次放你們一馬,但可別再惹本大爺發火啦……吼完豈不是讓肚子更餓了嗎……」
「……一切起源還不都怪你這傢伙懷疑我們嗎?」
站在隊伍最尾端的男子開口反駁。受到這名長得像牛的壯漢——維多責怪,古茲瑪憤憤咬牙。
儘管會胃痛而不想大吼,但終究按捺不住。
「真要說的話,還不都怪你這傢伙不聽本大爺的勸,跑去和龍膽翔真交手嗎!」
古茲瑪在前往〈小兔亭〉討債之際,和一位名叫龍膽翔真的騎士門(Hurul)少年進行了神託遊戲(Duel)——儘管知道翔真擁有一萬種魔卡,仍認為只要仗著人數優勢就能獲勝。然而,古茲瑪一夥可說被打得滿地找牙。
當古茲瑪在死靈門(Undead)自治區(Community)試圖東山再起時,再度碰上了龍膽翔真。明明古茲瑪已經發誓不再和翔真進行神託遊戲,維多卻不聽他的忠告,最後敗給翔真且被奪走所有財產。
雖然並非古茲瑪的財產遭奪,但都怪維多害他又做了一次惡夢。
因此古茲瑪對維多是滿腔怒火。
「哪能怪我!誰知道龍膽翔真強成那副德性啊!」
「看到連本大爺都輸了就知道很強了吧!」
「我比你這傢伙還強,當然覺得會贏好嗎!」
其實論神託遊戲的實力,兩人算是不相上下。只是維多較具老大風範,古茲瑪才會扮演小弟。
不過,這已經成了過去式。
在死靈門自治區徹底敗給龍膽翔真,出盡洋相的維多的威嚴早已蕩然無存。
再加上不同於失去全部財產的維多,古茲瑪仍擁有魔卡,進而讓古茲瑪與維多之間的上下關係逆轉。
「對本大爺有意見的話儘管走你的啊!」
「別、別這麼說嘛……我可是被龍膽翔真奪走全身家當了喔?何況故鄉那群傢伙沒一個對我有好臉色,只剩從以前一起混的你能靠了啊……」
「維多老大說得對啊。我們不都是老交情了嗎!」
「就是說啊。當時看到老大你們來到死靈門接我,真的感動得要命耶!所以我發誓絕對不會棄兄弟於不顧喔!」
「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讓我們一起活下去吧!雖然不被找到當然是最好——不過只要所有人一起上,相信能夠趕跑姬爾修呢!」
在死靈門和翔真進行神託遊戲敗下陣後,古茲瑪一夥被命令不能繞路,直直回到了故鄉。不過,卻在此時聽說「阿斯托拉爾即將遭姬爾修之手毀滅」的傳聞。
留在村莊內肯定會馬上被姬爾修發現並殺害——做出如此判斷的古茲瑪一夥於是買進大量食物,離開了村莊。
「假如風聲是真的,那個叫姬爾修的女人要和龍膽翔真交戰對吧?」
聽手下這一問,古茲瑪點了點頭。
「老實說,本大爺是不覺得龍膽翔真會輸,但凡事總有個萬一,所以才像現在這樣逃進森林裡啊。」
為了尋求安全地帶,古茲瑪一夥幾乎快餓死了。買來的食糧已經見底,再不去哪找點吃的,真的會沒命。
「既然這樣,只能找個村莊弄食物吃啦。」
「不過,錢要怎麼辦啊?我們已經沒有錢了喔。加上就算想變點錢出來,手上的魔卡已經在之前囤食物時賣光了啊……」
「沒想到竟然那麼不值錢就是了。那群傢伙肯定看扁我們了呀。」
「魔卡的話本大爺手上還有。雖然浪費,但總比餓死來得好多了。喂,維多,爬樹確認看看附近有沒有村莊。」
「為、為啥我非得爬樹不可啊?」
「因為你這傢伙連能賣的魔卡都沒有啊!」
「至、至少借我張〈飛翔(Fly)〉或〈浮遊(Float)〉啦……」
「〈飛翔〉和〈浮遊〉都拿去換錢啦!成了你這傢伙的餐費啦!這個飯吃最多的大飯桶!少在那說廢話,還不快給本大爺出點力!爬就對啦!」
「別、別吼得大小聲嘛!我爬就行了吧!滿意了吧!該死的!要是我摔死的話,做鬼都去找你啦……」
維多抱怨歸抱怨,仍開始往樹上爬。或許是已經太累,爬的速度緩慢。等到爬上頂端之後,「哦哦!」欣喜驚呼,再度降落地面。
「找到村莊沒有?」
聽古茲瑪懷著期待發問,維多洋洋得意地說:
「雖然不是村莊,但我找到有間小屋就在前面!或許有吃的呀!」
「幹得好啊維多!走啦傢伙們!」
古茲瑪一夥懷著希望通過泥濘難行的森林。他們撥開樹叢,在寬敞的空地發現一間小屋。
是間若強風一吹就會當場解體的木造小屋。話雖如此,並不讓人覺得老舊破爛,反倒可說是全新的建築。很有可能直到最近——甚至如今仍有人住在裡面。
「你們這群傢伙聽好,可別發出聲音啊。偷偷潛進去找食物,本大爺可不想再碰上麻煩啦。」
當一夥點頭接受古茲瑪的指示,躡手躡腳靠近小屋,要把手摸上門的瞬間——
「你們幾個傢伙!在那裡幹什麼!」
背後傳來的怒吼聲讓古茲瑪渾身一顫。
轉過身去,站著一名貌似狼的男子。
一看到眼前的人物,古茲瑪頓時錯愕。
「弗雷克大人!?您怎麼在這!?」
原來出聲大吼的,是曾經擔任過獸牙門(Beast)全權代理者(Area Master)的弗雷克。
根據維多的說法,他應該在敗給龍膽翔真後就消聲匿跡了,萬萬沒想到竟然躲在這種地方。
「弗雷克『大人』?……你們不是絲諾的手下嗎……?不是來抓大爺我的嗎?」
聽弗雷克的口吻,在獸牙門自治區內,他似乎比古茲瑪一夥更沒有容身之處。
這也難怪,畢竟和只是混混的古茲瑪一夥不同,弗雷克可是發動政變,將本該成為全權代理者的絲諾放逐出自治區的逆賊。
一旦回自治區去,肯定會被打入大牢。
「啊!弗雷克大人!我認識這群傢伙喔!」
站在弗雷克身後,一名長有獅子鬃毛的男子指向古茲瑪。
「真的嗎,印迪?」
「是的!他們是在精靈管轄區的酒店街逞威風的古茲瑪和維多!」
「大爺我對名字是沒印象……不過既然都能在精靈管轄區開店,應該挺有錢的吧。那麼古茲瑪,你們為什麼出現在此?」
「大爺……不對,我們也被龍膽翔真幹掉了啊。」
古茲瑪簡短解釋來龍去脈。
說完自己一夥被翔真命令回故鄉,並提及姬爾修的事之後,弗雷克開始劇烈顫抖。
「姬爾修不就是那個天殺的米莉亞的姊姊嗎!大爺才不想被那臭女人的姊姊殺掉!?」
弗雷克似乎認識姬爾修,但對她的「餘命一個月宣言」倒是初次耳聞。
也就是說,他很早以前就躲進這座森林裡了。
代表身邊一定囤有食物。
「弗雷克大人!請分點食物給我們!」
一見古茲瑪哀求,手下們也跟著低頭。
「大爺我也沒東西吃,畢竟整個魔導戒指(Magic Ring)都被龍膽翔真搶去了啊。」
「那、那麼您是怎麼撐到今天的啊?」
「是我!正是由身為弗雷克大人最親近左右手的我替弗雷克大人送食物的!」
印迪自豪誇口。
「這傢伙聽大爺我的命令,正在尋找米莉亞那臭傢伙。傳來沒找著的消息時,大爺我正好離開了庫奴爾平原。接著就叫印迪帶來糧食,潛伏在這座森林裡至今。」
弗雷克詳加解釋,但古茲瑪其實不感興趣。
最重要的是印迪還有沒有食物——然後願不願意分給古茲瑪一夥人。
「印迪大人,請分點食物給我們吃吧!」
「很可惜的,我沒辦法,畢竟手邊的食物在幾天前見底了,所以才像這樣到處找吃的,結果也沒找到。」
「那、那又是怎麼解決飢餓的啊!?」
「這——」
印迪一往小屋瞥去的瞬間,門剛好被用力推開。
「誰在我家門前吵吵鬧鬧!」
是名將一頭金髮倒梳,膚色略黑的男子。看男子身體並不具明顯特徵,似乎屬於騎士門。
「弗雷克大人?這個不懂禮貌的混帳傢伙是?」
仔細盯著男子瞧的同時,古茲瑪開口詢問。
「這傢伙是這個家的主人,庫洛卡斯。」
「庫洛卡斯……」
古茲瑪對這個名字有印象。庫洛卡斯是騎士門首屈一指的資產家,由於在精靈管轄區也有開店,曾聽過他的名字幾次。
「那這位庫洛卡斯為啥會在這種森林裡?」
就算是休假來訪,也實在難以想像會住這種窮酸小屋。既然是騎士門首屈一指的資產家,應該會建一棟豪宅才對。
「因為我所有財產都被龍膽翔真奪走了啊!那個臭傢伙竟然把我的魔卡!奴隸!土地!家!錢!一切的一切都奪走啦!」
庫洛卡斯憤憤叫罵。看樣子他也受龍膽翔真所害。雖然不知道他基於什麼理由才會進行神託遊戲,也沒興趣知道,但既然庫洛卡斯和龍膽翔真交過手,應該也體會到非比尋常的惡夢了吧。
「既然住的家被那個傢伙奪走,也只能自己想辦法,所以才蓋了間小屋啊!當初逃出庫奴爾平原時,我可沒忘記『借』了點材料啊!結果之後來了那邊那兩個不速之客,現在又冒出你們這些大塊頭!話先說前頭,我這兒可沒有給你們住的地方喔!」
古茲瑪當然也不想和一群臭男人擠在一塊生活。
「我沒住下來的打算!分我們點吃的馬上就走!」
「想要吃的自己去找就好啦!我也是這樣活過來的!」
「已經沒體力找了啦!至少告訴我們哪一帶有吃的嘛!」
「沒錯,快招出來!」弗雷克這時趁機幫腔怒吼。「我找了好幾小時,卻連一顆樹果都沒找著啊!至少分點水給我喝啦!」
看來只有庫洛卡斯知道哪一帶有食物。也許是因為這座森林原本就屬於庫洛卡斯的領地——才會隱約記得哪一帶有些什麼吧。
「別靠近我!熱得要命啊!」
被古茲瑪和弗雷克等一夥人逼近,庫洛卡斯把門關上。當眾人硬把門撬開闖進屋內後,庫洛卡斯才總算沒轍似地一屁股坐下。
「好好好,別吵,別吵啦,越吵只會讓肚子越餓啊……」
語帶嘆息說完後,庫洛卡斯將數人份化為魔卡的蘋果實體化。古茲瑪等人一把搶過,張嘴大咬。
「再多一點!」
連果核都吞下肚的古茲瑪如此央求。
庫洛卡斯不悅皺起眉頭。
「還敢貪心啊?你們這些傢伙可是害我少了一星期份的食物呀。」
不過幾顆蘋果就說是一星期份,代表庫洛卡斯的食物也即將見底。
「這樣下去早晚會餓死啊……喂,你們幾個,去村莊隨便找幾個人玩神託遊戲,搶點吃的回來。」
聽了古茲瑪的命令,手下們卻紛紛搖頭。
「才、才不要!我已經決定這輩子不再玩神託遊戲了!」
「就是說啊!我已經不想再碰上那種恐怖的事啦!」
手下們對神託遊戲怕得要命。看來是因為兩度嚐到惡夢般的經歷,已在心中造成陰影。其實就連古茲瑪自己也一樣,不管對手是不是翔真,已經在內心發誓此生不會再進行神託遊戲。
「說到底連村莊在哪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想去啦!因為一個不走運可是會被姬爾修殺了啊!」
「被殺?什麼意思?」
見庫洛卡斯面露訝異神色,古茲瑪對他解釋來龍去脈。
「……也就是說,我們的命運都握在龍膽翔真手中了是吧。」
聽古茲瑪說完後,庫洛卡斯顯得五味雜陳。
畢竟他落到這步田地的原因正是翔真,才沒辦法發自內心替他加油吧。
「大爺我是認為,如果龍膽翔真和姬爾修能戰個兩敗俱傷就再好不過啦。」
古茲瑪覺得弗雷克說得對極了,但神託遊戲中並沒有兩敗俱傷的判定,結果終究會有一方是贏家。
話雖這麼說,無論哪一方贏,古茲瑪都可謂難逃一死。
既然如此,古茲瑪為求生存,該選的只有一條路。
「喂,庫洛卡斯,你知道龍膽翔真人在哪嗎?」
「你知道這個又想怎樣?」
「我要去找他,畢竟他手上擁有我需要的一切。說真的,我是很怕見到那傢伙——但這樣下去橫豎都是死,那我可不想默默等死。所以如何,你是知道還不知道?」
聽古茲瑪正經詢問,庫洛卡斯點點頭。
「我知道龍膽翔真人在哪。畢竟那傢伙住的庫奴爾平原和這座森林原本都是我的領地,當然知道通往那裡的路。既然你這傢伙想見他,我倒是能替你帶路。反正我也有些話想對他說。」
「庫洛卡斯要去的話,大爺我也去!不然你這傢伙一不在,我就沒食物吃啦。」
「既然弗雷克大人要去,我當然去!我可是弗雷克大人最親近的左右手呢!」
在場所有人似乎都下定決心去找龍膽翔真。環顧眾人一眼後,庫洛卡斯聳了聳肩。
「沒辦法,沿途的食物先由我提供,但這份大恩,你們日後可得百倍奉還喔?」
見眾人點頭同意後,庫洛卡斯將小屋化為魔卡。
就這樣,古茲瑪和弗雷克等兩派人馬在庫洛卡斯的帶領下,啟程前往龍膽翔真居住的庫奴爾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