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古埃及24小時歷史現場:穿越時空,目睹由木乃伊師傅、失眠法老王、酒醉女祭司、專業孝女和菜鳥盜墓者主演的一日實境秀

原文書名:24 Hours in Ancient Egypt: A Day in the Life of the People Who Lived There


9789570855593古埃及24小時歷史現場:穿越時空,目睹由木乃伊師傅、失眠法老王、酒醉女祭司、專業孝女和菜鳥盜墓者主演的一日實境秀
  • 產品代碼:

    9789570855593
    歷史大講堂 (161371)
  • 定價:

    390元
  • 作者:

    唐諾•萊恩(Donald P. Ryan)
  • 譯者:

    鄭煥昇
  • 頁數:

    304頁
  • 開數:

    14.8x21x1.9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803
  • 出版日:

    20200803
  • 出版社:

    聯經出版事業(股)公司
  • CIP:

    761.3
  • 市場分類:

    外國史地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史地類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暢遊尼羅河畔,做個一日古埃及人
#但要小心河馬!#還有鱷魚!

打擾死者安寧的盜墓者會遭受可怕的阻咒?
製作木乃伊的過程中死者腦子要怎處理才好?
什麼病痛的藥方需要山羊的脂肪加上河馬的肥油?
尼羅河裡最可怕的野獸竟然不是鱷魚?
這些問題,就讓古埃及人親自為你解答!

讓我們把時間撥回數千年前,來場一日系列之古埃及人篇。
西元前1414年,是古埃及法老王阿蒙霍特普二世執政的第十二個年頭。此時屬於新王國時期的第十八王朝,也是埃及帝國的建立期。帝國的勢力向東及於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邊緣,往南深入努比亞之地,國力持續成長與繁榮。惟尋常百姓最在乎的不是國力,更不是統治者的新神廟多壯麗;他們多數人煩惱的不外乎工作實在好無聊、今天吃不吃得飽、幸福人生何處找。
考古學者唐諾•萊恩透過風趣幽默的文筆,虛構出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帶領我們穿越時空,前往古埃及的政治與宗教首都底比斯展開一日遊。讓我們親眼看見24個各行各業古埃及人的生活實境秀:從法老王到宰相,從農人到士兵、從職業孝女到接生婆、從石匠到其實是祭司的光頭,一層層剝開埃及社會的神祕面容。

木乃伊師傅
「喏,把這戴上!」厚重的阿努比斯面具被抬高到了馬胡的頭頂上,但面具的尺寸太大。「我看不見前面了啦!」少年馬胡大叫。

採石場工人
採石場裡沒有什麼工作是輕鬆的……前不久有工人因為大石鬆脫,而當場一命嗚呼;另外一名工人則在把大石拖上橇板時壓碎了腳;還有人因中暑暈倒,甚至過勞猝死。

陶工
伊圖突然從白日夢中驚醒,原來是有厚厚一塊泥巴從旋轉著的輪子上噴了出來,賞了他一巴掌。

持扇者
肯納蒙立在王座後方偏右邊的地方,輕柔而有節奏地揮動著扇子,同時小心別打到高聳的王冠。

專業孝女
荷努特諾弗列特與漢蒂這一對專業的母女檔「孝女」開始發揮演技,伏在滿布塵埃的地上搖頭晃腦,撕心裂肺地哭嚎起來。

製磚工人
製磚工人伊澤內心的怒火終於爆炸。他抓起一大把混著稻草的泥巴,往監官馬吉爾的背後砸過去,在馬吉爾的短裙屁股上開了花。

舞孃
舞者們輕解羅衫,踩著舞步從側邊走了出來。三人搖晃著翹臀,身上是讓人一目了然,令任何遐想都顯得多餘的清涼打扮。

盜墓者
鑲嵌的圖案也被從棺木表面上敲開或撬開出來,被盜匪們一掃而空。貝比接著下令要把棺木那厚重的蓋子給移開。「我們來看看王后會不會厚待我們吧!」

作者簡介


唐諾•萊恩 Donald P. Ryan
考古學者,也是位於美國華府塔科馬市,太平洋路德大學人文學科部門的榮譽教授。他曾經為了研究而率隊前往埃及探險,並在當地指揮了帝王谷的挖掘工作,包括好幾處新發現的失落陵墓與木乃伊,都是他與團隊共同努力獲致的豐碩成果。另著有《如何花五德本在古埃及過一天(暫譯)》(Ancient Egypt on Five Deben a Day)、《古埃及基本入門(暫譯)》(Ancient Egypt: The Basics)與《藏於埃及沙漠下的秘密(暫譯)》(Beneath the Sands of Egypt)等。

譯者簡介


譯者簡介
鄭煥昇
  與文字朝朝暮暮,在書本中進進出出的譯者。譯有《古羅馬24小時歷史現場》、《大英暗黑料理大全》、《冥王星任務》、《下一個家在何方》、《是設計,讓城市更快樂》、《傷風敗俗文化史》、《哲學不該正經學》等書。

書籍目錄


引言
第1章 夜間的第七個小時――接生婆迎接嬰兒來到世間     
第2章 夜間的第八個小時――法老輾轉難眠     
第3章 夜間的第九個小時――木乃伊師傅熬夜加班     
第4章 夜間的第十個小時――老將夢中征戰沙場     
第5章 夜間的第十一個小時――阿蒙─瑞的祭司被喚醒     
第6章 夜間的第十二個小時――農人展開新的一日     
第7章 日間的第一個小時――主婦做麵包
第8章 日間的第二個小時――監官巡視採石場     
第9章 日間的第三個小時――漁夫打造出一艘輕艇     
第10章 日間的第四個小時――陶工形塑著黏土     
第11章 日間的第五個小時――書記學生等著被打     
第12章 日間的第六個小時――哈索爾女神的女祭司醉了 
第13章 日間的第七個小時――宰相聽取報告
第14章 日間的第八個小時――持扇者都看在眼裡     
第15章 日間的第九個小時――偉大的王后有所要求     
第16章 日間的第十個小時――專業的孝女放聲哀號     
第17章 日間的第十一個小時――建築師檢查皇家陵墓     
第18章 日間的第十二個小時――木匠完成了一具棺材     
第19章 夜間的第一個小時――製磚工人在泥裡打滾     
第20章 夜間的第二個小時――家中女主人準備派對     
第21章 夜間的第三個小時――珠寶設計師拿黃金開刀     
第22章 夜間的第四個小時――舞孃取悅現場觀眾     
第23章 夜間的第五個小時――醫師給病人看診
第24章 夜間的第六個小時――菜鳥盜墓者在磨磨蹭蹭
誌謝
參考書目
延伸閱讀

推薦序/導讀/自序


專業推薦
馬雅國駐臺辦事處大使 MAYAMAN
演化人類學「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版主 寒波
怪奇事物所 所長
普拉爵文創創辦人 薛良凱
古埃練習曲版主 蔡佳慧

前言
在遠古眾多引人入勝的民族裡,古埃及人似乎總在現代人心目中散發特殊的吸引力。懾人心魄的神廟與金字塔,奇妙的字體密密麻麻刻在遺跡牆上,外加各種令人嘆為觀止的考古發現,都在在讓這幾已徹底消失在地球上的古老文明,驅策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神祕。
相較於古希臘與古羅馬這兩個可與之相互輝映的古文明,古埃及並沒有太豐富的史料傳世,所以很多我們會有興趣的事情都難以藉文字一探究竟。古埃及大批的庶民是文盲,因此倖存至今的殘篇多與皇家、宗教或喪葬事務有關。惟即便如此,經過光陰篩漏至今的涓滴古物,包括為數不多的私人信件,還有以醫藥等主題進行闡述的文類,仍足以讓古埃及學者就其文化的各個環節,拼湊出一個我們可以合理相信的畫面。菁英階層以其陵墓牆壁為基底,在其上繪製或雕刻出日常生活場景的習性──以他們在世時的生活為藍本,去蕪存菁之後便成為他們對來世生活的願景──讓千年後的學者們有說不出的感激。另外也幫了大忙的一點,是古埃及人習慣把平日的吃食、衣著、家具與各種日用品都當成陪葬品,直接搬進陵墓中。
另外荒廢的村落也留下來了幾個。雖然是為了配合金字塔與皇陵的興建所成立,但這些村子的選址都挑在遠離尼羅河岸的乾燥地區,因此避免掉了被周期性氾濫所抹消的命運。這些村落遺址的挖掘工作,讓我們對於古埃及生活起居的進一步理解,獲得了珍貴的線索。
古埃及人將從日出到日落的一天分成白天十二個小時與黑夜十二個小時(為了方便讀者理解,我們仍會按現代人的習慣將午夜視為一天的起點)。在本書裡,我們會看到古埃及人生命中的某一天,是怎麼度過的;我們會透過二十四名古埃及居民的眼睛與體驗,去瞥見此一消逝文明的某個時間切面。這二十四個登場人物會有努力扮演好自身角色的農夫、陶工、織匠與兵勇居於核心,輔以埃及的神聖領袖,外加從他以降,組織繁複的官僚與隨扈。每一個小時的戲分由他們其中一人領銜主演。他們的生活、掙扎與勝利,除了能讓我們知悉個別埃及人的食衣住行,也能提供一個平台,讓我們更了解古埃及三字代表什麼意義。多數的角色與場景都非真人真事,但藉他們說出的故事都有扎實的埃及學研究知識打底,目的是盡可能真實地還原古埃及的生活原貌,讓讀者在知識上有所收穫之餘,說不準還能稍稍被娛樂到。不過話說回來,有幾個人確實在真正的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這包括法老阿蒙霍特普二世與他的皇后提婭,還有相當於宰相的維齊爾阿蒙涅莫佩特。
絕大多數的埃及人都過著相對簡樸的生活。他們熱愛自己的土地,相信自己的故土是世界上最棒的地方。他們將自己的家鄉稱為有「黑土地」之意的「柯梅特」(Kemet),這指的是沿著生命之河沿岸的肥沃土壤。這條生命之河,乃是從南方遠方土地出發,一路蛇行北上,最終流入一片汪洋。南風彷彿充滿肌肉線條的尼羅河谷,與北方廣袤的尼羅河三角洲,自然而然地將柯梅特一分為二,一邊是上埃及,一邊是下埃及,兩者涇渭分明。在某個時間點上,這兩個區域曾於政治上相互獨立,而兩地歸入單一領導者之下的統一,則被視為是埃及文明的黎明,而那位領導者也巍巍然被冠上了上下埃及之王的名銜。
尼羅河貨真價實地是埃及得以存在的核心。其年復一年的氾濫,為農民耕作的土地補充了肥沃而養的淤泥。尼羅河水提供了古埃及一條南北向的交通幹道,提供了埃及人大量的漁獲,也提供了灌溉用水跟造磚用的泥巴。遠離河岸,是所謂的「紅土地」(Red Land),那兒有的是沙漠與乾燥的山區──沙石滿布以外還有若干個金礦與偶爾出現的綠洲。
除了尼羅河,古埃及世界裡最顯著的另外一個元素,是太陽,是那顆提供著光與熱,每日傍晚從西方落下,隔天再從東方獲得重生的橘色大球──至少那是古埃及人的殷切期盼。對古埃及人而言,太陽是一個神,是一個叫做「瑞」(Re)的神祇(亦稱「拉」﹝Ra﹞)。太陽神劃過天空,有一說是與搭乘一艘滿載諸神明的船隻,有一說是被一隻巨大的糞金龜推動,亦有一說是神鷹用一雙看不見的翅膀帶著太陽緩緩飛行。在埃及人的心目中,這三種說法可以同時成立而不相違逆。
雖然太陽在古埃及的有形世界中,是個佔據核心地位的存在,但神明在他們的認知中可是無所不在,而且不論是有形或抽象的事物都有其對應的神祇。這樣的神明成千上百,古埃及的土地上因此大大小小、五花八門的神壇廟宇林立,而祂們的起源,全都能追溯回古埃及文明誕生之前很久很久的開天闢地之際,當時是先有一座泥丘般的神山從名為「努恩」(Nun)的太初混沌之水中現身,然後泥丘中又升起了創世之神阿圖姆(Atum)。阿圖姆來到世上後,便著手創造出了一對對神明,每一對都是一男一女,然後由這一對對神明肩負起創造新世界與維護新世界的重責大任。其中蓋伯(Geb)與努特(Nut)分別是大地之神與天空女神;舒(Shu)與泰芙努特(Tefnut)分別是空氣之神與雨水與溼氣之神;這幾位大神加在一起,便構成了可居住環境的基本要件。以本書設定的時間點而言,重要性至高無上的神祇是阿蒙─瑞(Amun-Re)這個阿蒙神(Amun,祂原本僅是底比斯的地方神,地位不高,後來才慢慢崛起)與瑞合體的神,尼羅河東岸遍布祂受到敬拜的廟宇,民間都將黑土地得以興盛視為是阿蒙─瑞的功績。
這二十四個故事的舞台,是政教中心底比斯,至於時間則是古埃及屬於新王國時期(New Kingdom;約公元前1550到1069年)的第十八王朝,阿克黑波汝•阿蒙霍特普(阿蒙霍特普二世;阿蒙霍特普二世有時又被稱為阿蒙諾菲斯二世﹝Amenophis II﹞,意思是阿蒙神很滿意的人)治下的第十二個年頭,約當公元前一四一四年。學者口中的新王國時期,在紀年分類上是屬於埃及的帝國建立期,其向東的影響力達到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兩河流域)的邊緣,向南的霸業則深入努比亞(Nubia)。這是古埃及開始繁榮起來的時期,其一代代領導者向外發動了軍事與商業的拓展,而且手筆都不小。阿蒙霍特普二世本身是個出類拔萃的運動員與戰士,所以他不但御駕親征,而且還會駕著由肌肉發達的駿馬所拉動的戰車,身先士卒地率領兵殺入敵陣。不打仗的時候,他會大興土木,建起一座又一座廟宇、宮殿,還有獻給自己的紀念碑塔,其中後者是一定要的。古埃及的新王國時期,無疑是人類歷史上一段非常引人入勝的時期,同時也有資格角逐埃及古文明最燦爛輝煌的頂峰。往下讀,你會發現它絕對能勝任古埃及文化入門的最佳切入點。所以就讓我們走入時光隧道,回到名喚柯梅特的黑土地上,跟在那生活的庶民們來個二十四小時的short stay吧。

文章試閱


第三章
夜間的第九個小時(02.00-03.00)
木乃伊師傅熬夜加班

哈普涅賽博已經忙碌了一整天,所幸剩下的工作無多。最近的業務量可以說都比平日大。一連串的工安意外加上各種死於非命的慘劇,讓遺體一具具往他這裡擠,而且數名往生者都已經排定要在接下來的幾日裡下葬。所以即便剩下的案子不多,但為了不讓葬禮開天窗,或是讓客人看他不爽,哈普聶賽博還是不能率性地在這深夜裡打包回家,他還得再多撐一下。
他把手伸進一名仰躺在低矮防腐手術桌上的男性遺體左下腹切口深處。用只剩下手肘露在外頭的前臂,加上手中握著的燧石刀,往裡頭又戳又切。「遞個碗給我。」他命令著現場助手之一的馬胡。馬胡伸手去抓了個大陶器。「拿近一點,我要取他的腸子。」再一次把手伸進屍體裡,哈普涅賽博用手指握住一把內臟,然後只見他掏出濕濕黏黏的腸管,並鬆手將之置於了陶碗中。「把這個碗裡多放些「奈純」,然後再拿個新碗過來。這一次,哈普涅賽博的目標是肝臟;接下來照順序是胃跟肺臟。他覺得切口好像大一點會好些。那切口是他的一名同事弄的,但同事的刀子才剛起了個頭,人就被追趕出了木乃伊手術室,在外頭被路人咒罵的咒罵,扔石頭的扔石頭。這並不是因為同事本身做錯了什麼事情,而是一種對死亡說不的儀式,一種對破壞遺體者加以譴責的過程──遺體應該受到絕對的尊敬,是人的常識來著。下第一刀的同事很快就會回來,然後哈普涅賽博也會輪著得乾脆地離開手術室,去外頭受人唾罵。這是一件很有趣,也很矛盾的事情,哈普涅賽博的工作既是必需,但又被人看不起。
說起要精準地找到並切下正確的器官,然後從小小的傷口中把五臟六腑給拉出來,哈普涅賽博是一把好手。但這些要取出的器官不包含心臟──畢竟心臟是人類生命與智慧的核心──但其他的東西都要清到一樣不留。內臟要是留在體內,唯一的結果就是腐爛發臭,但取出內臟之後的處理並不是丟棄,而是跟死者大部分的其他肉體一起善加儲存。這個過程當然血肉模糊,但這也是種不得不為的血肉糢糊。

埃及人視心臟為人肉體、智慧與情感的核心,因心臟會在活人身上搏動,在死人身上停止。心跳的頻率,會與從恐懼到心動之間的各種情緒產生反應。相比之下大腦就感覺像是個腦袋瓜裡聊備一格的填充物──看不出有什麼實質的功能,也不具有宗教性的意義。不過早在法老阿蒙霍特普二世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埃及醫生就知道了以不同的方式損壞頭骨,會造成人不同形式的昏迷或癱瘓,輕則使人不良於行,重則讓人失去性命。

一碗碗的內臟,被擱在了一旁。等乾燥得差不多了,這些內臟會被分別置入不同的(石灰岩)甕中,而且每尊石甕都有一個以荷魯斯四個兒子的頭像為範本來進行雕刻的蓋子:胃臟的蓋子是多姆泰夫(Duamutef)、肺臟的蓋子是哈畢(Hapi)、肝臟的蓋子是伊姆賽提(Imsety)、腸子的蓋子則是凱布山納夫(Qebehsenuef)。這些甕上頭會記載著包含逝者名諱在內的文字,然後分別被放進陵墓中,作為與木乃伊身子分別存在但仍不可或缺的「零件」。
再來就輪到腦子了。「你會想試試看嗎?」哈普涅賽博問了聲馬胡。助手伸手拿起了一組工具,走向了遺體的頭部。一支帶著尾鉤的銅器,被從死者的鼻孔中插了進去之後,馬胡便開始用力撞擊起另一頭脆弱的骨頭,直到他讓工具抵達骨頭後柔軟的組織中。用鉤子攪和了一番之後,馬胡成功把腦子弄成一團水水的糨糊,然後將之一塊塊從鼻孔中拉出。哈普涅賽博看著馬胡的每一個動作,並於最終檢查了一下,確認了每個方向都會碰到堅硬的腦殼後,他這個師父便幫忙徒弟把遺體翻過了身。馬胡開始一下下拍在遺體的後腦勺上,以便讓噁心駭人的殘留物質落到地板上的沙堆中。
「來幫他洗個澡,打個包,然後讓他乾燥吧,然後他這邊暫時就沒我們的事了。」哈普涅賽博從切口處將把亞麻布塞進了遺體,盡可能擦了個乾淨,然後把用髒了的抹布放進了一個不算小的白色罈子裡。接著他開始用油脂與樹脂將遺體的裡裡外外抹了一遍,用更多的碎布把被掏空的遺體塞滿,包括鼻孔處也用特別小的布頭堵了起來。身側的切口被縫合了起來,最後還蓋上了一小片極薄的金箔。這些程序都完成後,遺體被抬起到房間角落一張平坦木盤上,那兒已經在等著了的是打開著的一大罈東西。一杓又一杓白色的物質被從罈子裡舀出來,倒在、撒在遺體的四周與上下,直到全身沒有一處遺漏為止。這白色的物質「奈純」源自底比斯西北沙漠,是來自一處遙遠乾燥河床上的產物,其能夠脫水的特質廣為人知,所以也是木乃伊成品能夠栩栩如生的關鍵所在。正常的木乃伊化過程得費時七十日,到時候奈純就會被撥掃開來,最後的成果也就會顯現出來。

奈純(natron)是一種可發現在乾燥河床上天然物質,化學上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鈉(蘇打)與碳酸氫鈉(小蘇打)。每一具木乃伊都得耗用大量的奈純,因此當是必然有過一隊又一隊的驢子在沙漠與埃及之間來回穿梭,每一批驢子都滿載著沉重的奈純來供應防腐產業的龐大需求。

哈普涅賽博對這份職業有一份自豪。若屍體能在斷氣後盡早送到他這裡,他就有更好的機會可以製作出精美的木乃伊,最終的成品也會也比較不會散發臭氣。比較遺憾的是除了他跟同事們以外,少有人具有能鑑別木乃伊良窳的眼光。防腐完的屍體會被包裹在一層層的亞麻布中,然後再置放於棺木裡千秋萬世,至少那會是理想中的情形。有了木乃伊,人體的生命力──埃及人口中的「卡」(ka)──就有了家,這樣逝者的靈魂──所謂的「巴」(ba),就可以離開身體與陵墓去外頭的世界玩耍,累了再回家。

木乃伊技術的源頭,並不是很為現代人所知,但有一種可能是天然乾屍給了古埃及人靈感。乾燥的沙漠地區伴隨著風飛沙,讓簡陋的墳墓展現在古埃及人的眼前,而那一幕或許就讓他們想到了同樣的過程可以人為在較短時間內複製,而所謂人為就是奈純等乾燥劑的應用。晚近考古發現在至少一處史前的墓地中,裹屍與樹脂的使用都是人類早已掌握的技術。

哈普涅賽博環顧了偌大的手術室。好幾個木乃伊盤上都堆起了奈純的小山丘,下頭覆蓋的是脫水到不同階段的遺體。等乾燥程序走完,遺體會先稍加清理,然後用一種不再那麼噁心但依舊繁瑣的方式來加以包裹。亞麻帶與亞麻布會雙雙用來把四肢分別綁住。通常在綁的過程中,會有一名祭司誦念咒語,以確保死者不僅肉體得存,而是就連靈魂都可以昇華而不朽。戴上象徵防腐守護神──阿努比斯(Anubis)──的胡狼頭套,祭司會督導整個包裹的過程,以確定有神力的護身符都有擺放在木乃伊身上正確的位置。這包括瓷製的聖甲蟲會啟發再生,而荷魯斯四個兒子的小型人像也會包含在內。
說起護身符當中最重要的一個,應該得算是其平坦的側邊會鐫刻上祭文的大型石製聖甲蟲。這隻聖甲蟲會被放在逝者的心臟部位,以免留在體內的心臟本體出什麼問題。心臟對逝者在陰間受審具有極端的重要性,因為屆時人心會被放上天平,與另一邊代表真理與正義的「瑪特」羽毛來比比孰重孰輕。若是一切順利,則壯絕的永恆就會開啟。木乃伊製程的壓軸高潮,就是繪有人類五官的面具被像頭盔一樣套進木乃伊的頭上,這樣整個成品就會「人模人樣」,而不會只是一個亞麻布裹緊緊的白蛹。

防腐師傅會把杉木油裝入注射器中,然後將油注滿死者肚內。但師父不會劃開遺體,也不會將內臟取出,而是會把遺體翻面,從屁眼把油注入後塞住,免得杉木油倒灌出來。接著師傅會讓遺體裝著油,進行指定天數的防腐過程。到了最後一天,他會讓那腐蝕性極強的油連同溶化的內臟與腸子,一起洩掉;同一時間,肉體也會被奈純給啃食一空,最後能剩下的只會是皮膚與骨架。
希羅多德《歷史》(Histories)第二卷中所描寫,公元前四百五十年前後的廉價木乃伊製作流程

時間已經很晚了,但有個叫伊比的傢伙只剩短短幾小時就要下葬,所以他的遺體非馬上處理完不行。伊比的遺體從一開始,就是個棘手的案子。兩個月多一點之前,他從一堵牆上墜落而且頭部撞地。很顯然,他橫屍了好幾日都無人(想)注意,甚至有傳言他是被推下牆去的。事實上即便真有此事,也不足為奇:伊比在底比斯的人緣算得上數一數二差勁。身為法老的親戚的朋友的朋友,他被安插了一份監官的差事,但殘暴的行徑讓他的有著相當差的風評。外傳的事發經過是他正在牆頭上東張西望,想挑個好地方來大呼小叫地發號施令,順便像平常那樣威脅一下工人幾句,但突然之間,他就「不小心」絆了一下,然後一頭栽到了牆下。伊比不光是對工人頤指氣使,而是一視同仁地對每個人態度都差。就連他的家人都不是很能接受他。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是娶了個忍受力超群的老婆。兩人有沒有孩子是一個謎,因為即使有,他們也不敢對外聲張。
伊比無疑打算長命百歲然後壽終正寢。這幾年他下訂了一個天井、墓穴與祭壇等一應俱全的陵墓在河流西岸坡地上的高檔墓園,距離他如今橫屍的木乃伊工坊並不算遠。他的遺體被送到哈普涅賽博處時,可說是一塌糊塗,主要是腐敗已經開始,而且含頭部在內的骨頭斷掉不少。不過話說回來,更慘的哈普涅賽博也看過,而等開始「加工」伊比時,他使出了五花八門的芳香處理。已經在燒著的薰香看來得加個一倍才夠。
伊比的老婆芭克塔姆追隨丈夫的遺體而來,但站得離木乃伊工坊有點有一點疏遠。她一方面看不出特別難過,一方面也不太想討論價錢。哈普涅賽博說明了一些選項,其中最高檔的木乃伊處理得花她一筆錢。但一分錢一分獲,豪華方案用各種材料都是最好的東西,裹布的時候也會格外仔細用心,另外就是會有寶石做成的護身符,還有看起來風光體面的鍍金面具。只不過芭克塔姆沒怎麼細想就說了聲不。「有便宜一點的做法嗎?」
「有。」哈普涅賽博答道。「我們可以每種材料都用實惠一點的,護身符用瓷的,然後面具有沒鍍金但漆工不錯的。」
「有比這更便宜的嗎?」
哈普涅賽博被這話嚇了一跳。「認真想省錢,妳可以帶他回家,把他拖到沙漠裡,挖個洞把他給埋了算了!」他沒好氣地說。「不然這麼著,我幫他做一些基本簡單的處理,亞麻布你可以從家裡帶來。護身符我免費送幾個給他,面具就只求有不求好。這樣行嗎?」
「好,就這麼辦。這樣已經很對得起伊比這死鬼了。」芭克塔姆話說得冷若冰霜。
歸心似箭的防腐師傅們只想趕緊把伊比處理掉,而好消息是今夜的工作已經進入最後衝刺:把他最後幾個地方包一包,面具戴一戴就好。跟工坊簽約的誦經祭司已經早幾個小時前就下班了,但該跑的程序還是得跑。所以哈普涅賽博把馬胡給喚了過來。「喏,把這戴上!」厚重的阿努比斯面具被抬高到了馬胡的頭頂上,但這面具的尺寸太大,一整個淹沒了馬胡的頭部,還有肩膀,讓他感覺像掉進了陷阱一樣。「我看不見前面了啦!」少年馬胡大叫,面具上原本挖在脖子處的眼洞,現在完全跑到了錯誤的位置上。
「你就戴個幾分鐘得了,咒語你聽過也不下數百遍了吧。我幫他固定手臂時幫我念一下。」在馬胡沉悶到幾乎無法辨識的碎念聲中,哈普涅賽博用完了芭克塔姆所帶來最後的亞麻布。最後他俐落地纏了幾圈又打了幾個結,伊比的面具就固定好在他的木乃伊上了。等哈普涅賽博幫忙馬胡把阿努比斯的面具卸下後,兩人一起端詳了一下今天最後的作品。考量到這是佛心價的案子,最後能弄成這樣還真不算差,只是那組裝跟油漆都很廉價的面具還是讓少年呵呵地笑了出來。不過反正芭克塔姆也無所謂,而他們也累了,於是就在工坊的大家夥開始漫步回家的腳步聲中,他們倆人開始思索著短短幾個小時之後,是什麼樣誇張的棺材會送來給伊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