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近代中日關係史料彙編:蘆溝橋事變前後的中日外交關係

原文書名:


9789888637515近代中日關係史料彙編:蘆溝橋事變前後的中日外交關係
  • 產品代碼:

    9789888637515
    民國史料 (14)
  • 定價:

    380元
  • 作者:

    民國歷史文化學社編輯部 編
  • 頁數:

    352頁
  • 開數:

    14.8x21x2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423
  • 出版日:

    20200423
  • 出版社:

    民國歷史文化學社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中國史地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史地類
  •  

    ※在庫量小
商品簡介


七七事變後中日軍事衝突加劇,但鑒於雙方勢力懸殊,中國仍寄望透過國際干涉以制止日本侵華野心。本冊文件集中在中國向國聯控訴日本侵略(1937)。內容包括是年9 月13 日中國向國聯提出對日控訴始末。其間涉及國際間聲援、九國公約會議種種相關資料。 
本系列蒐羅各方資料,亦對照原始檔案,以增加準確性。

作者簡介



書籍目錄


總序
編輯凡例
第一章 對日外交情事概觀
第二章 蘆溝橋事變前中日交涉
第三章 蘆溝橋事變前日方挑釁
第四章 從七七到八一三

文章試閱


交涉期間東京使節的報告
蔣大使與廣田外相談話報告
民國二十四年九月八日
南京外交部,二四一號,七日,極密呈閱。今日與廣田第二次談話歷二小時之久,茲略陳之,詳以書面報告。賓先以蔣、汪兩公所指示大意,痛切申述,即日本應取之態度應有之誠意,言之極詳。對於吾國黨部須明瞭其歷史及主義,不得置喙。且兩國應以政府為對象,不得涉及國內各組織。其結論倘日本能履行前對王博士所允諾之三基本原則,即:(一)中日兩國彼此尊重對方在國際法上之完全獨立,即完全立於平等地位,如對於中國取消一切不平等條約是也。(二)中日兩國彼此維持真正友誼,於非真正友誼行為如破壞統一、擾亂治安或毀謗誣衊等類之行為,不得施於對方。(三)今後中日兩國間之一切事件及問題,均須以平和的外交手段從事解決。再上海停戰協定、塘沽停戰協定以及華北事件等須一律撤銷,恢復九一八以前狀態。日本承認上述各條件,吾國設法停止排日排貨,並置滿洲問題不談,中日兩國經濟在平等互惠,貿易均衡原則下可商量提攜,凡於兩國有利者固當為之,於日本有利於中國無害者亦可商量。倘經濟提攜成績良好,兩國之民互不猜疑,並可商量軍事。廣田謂貴國此意見關係至為重要,當報告政府詳細研究,再行奉答。但欲決定以上各條件時,須研究各具體辦法,如滿洲問題中國縱不能即時解決,然滿洲與中國商務及其他各方面均有密切關係,亦須有切實妥當之辦法,否則雖取消停戰協定,亦難收圓滿之效果。頃聞閣下所言,余深信貴國政府確有誠意,但今日報載貴國仍有聯俄之議,對於英經濟顧問來東特派兩人來日歡迎,日人仍有懷疑中國以夷制夷之意。賓謂報載各節,請勿置信,廣田又謂國民黨前曾容共,日人仍不免猜疑,中日兩國應極力發揚東方文化,消滅共產思想。賓謂吾國政府早已具此決心。以上所談,相約互守秘密。賓。

外報關於日對華政策的評論
莫斯科顏大使電
民國二十四年六月七日
此間德文報評論中日問題略稱:有吉曾倡水鳥外交,關東軍則執行老虎政策,此二語描寫日本之對華政策可謂確切,意謂互相利用,狼狽為奸也。本年二月廣田明白宣稱日本政府現正採用本年天羽宣言之政策云云。中國若大土地,日本一舉併吞,勢所難能,蠶食中國,又需時日。在此種情形之下,遂產生鞭笞與糖餌並用方法, 即虎與水鳥策略,而最近兩事尤足證朋:本年一月廣田在議會演說,對華措詞懇摯,但同日日本軍隊出動於察哈爾,結果又使中國政府損失一部領土;五月廿八日報載中日使節升格,以為中日從此可漸親善,乃未隔三日關東軍又藉口驅除孫永勤,開始軍事行動。一言蔽之, 中日親善直騎師與馬之親善,即騎師終欲馬背供其馳驅也。考現時局勢所造成,由於中國農村破產,經濟日落,財政瀕危,此經濟方面也。處此革命進展,中央與廣東隔閡未泯,此政治方面也。尚有關於國際形勢者, 美國實行其閉門自理政策,如退出菲列賓,不過問中國事務等均為其冷靜政策之表現,其目的實欲坐視英、日火併而自收漁人之利。至在英國,雖有人明知日本侵入中國則各國在華將均無立足之地,但同時主張英日親善者亦實繁有徒,英國一刀兩刃式之外交及華盛頓之冷靜政策,遂使日本外交家及軍人得遂其宰割中國之欲等語。全文警闢,除郵呈參考外,謹摘要電陳,惠。

日軍的挑釁
北平宋哲元來電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八日
南京外交部勛鑒:密。候電敬悉;昨夜蘆構橋日軍與我軍衝突實有其事。昨夜十二時日本松井武官忽以電話向我方聲稱,日軍昨在蘆溝橋郊外演習,突聞槍聲,當即收隊點名,發現缺少一兵,疑放槍者係我駐蘆軍隊所為,並認為該放槍之兵已入城,要求立即入城搜查,我方以時值深夜日兵入城恐引起地方不安,且我駐蘆城內軍隊昨日並未出城婉詞拒絕。不久松井復來電話,謂我方如不允許即將以武力強行進城等語。同時我方亦接得報告,謂日軍對縣城(即蘆溝橋城)已取包圍前進形勢,於是我方再與日方交涉,商定協同派員前往調查制止。雙方共五人於今晨四時許到達宛平縣署,彼方去員仍堅持須入城搜查,我方未允,正交涉期間,縣城東門外及西門外,日軍遽以大砲機槍向我射擊,我軍力持鎮靜,初未還擊,終以日軍攻擊甚烈,連續不止,我軍為正當防衛計,不得已始出以抵抗,傷亡頗眾,但為避免事態擴大起見,仍極力交涉促其將該演習部隊調回原防,彼方要求我軍先行撤退,再談其他,截至本晚,交涉尚無結果。頃據報,彼方又增兵五、六百名,正在前進中,特此奉復,詳情續報。宋哲元叩,齊戌。

外交部呈行政院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十二日
案查此次蘆溝橋事件發生後,迭經本部以口頭向日本大使館抗議,聲明保留一切要求,並請其迅電華北日軍當局,立即停止一切軍事行動,該大使館允為照辦。嗣復以書面重申上項意旨,並電令駐日本大使館向日本政府為同樣之表示。惟現據各方報告,日方有以保僑為名, 向我國各地滋擾之企圖,擬請通令各省市當局嚴加戒備,以防萬一,對於日本僑民妥為保護,免資藉口。除賡續交涉並隨時呈報外,理合抄錄致日本大使館抗議文,一併呈請鑒核施行。謹呈行政院。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