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近代中日關係史料彙編:蘆溝橋事變發生後中國向國際的申訴

原文書名:


9789888637546近代中日關係史料彙編:蘆溝橋事變發生後中國向國際的申訴
  • 產品代碼:

    9789888637546
    民國史料 (15)
  • 定價:

    330元
  • 作者:

    民國歷史文化學社編輯部 編
  • 頁數:

    247頁
  • 開數:

    14.8x21x1.4
  • 裝訂:

    平裝
  • 上市日:

    20200423
  • 出版日:

    20200423
  • 出版社:

    民國歷史文化學社有限公司
  • CIP:

  • 市場分類:

    中國史地
  • 產品分類:

  • 聯合分類:

    史地類
  •  

    ※在庫量大
商品簡介


七七事變後中日軍事衝突加劇,但鑒於雙方勢力懸殊,中國仍寄望透過國際干涉以制止日本侵華野心。本冊文件集中在中國向國聯控訴日本侵略(1937)。內容包括是年9 月13 日中國向國聯提出對日控訴始末。其間涉及國際間聲援、九國公約會議種種相關資料。
本系列蒐羅各方資料,亦對照原始檔案,以增加準確性。

作者簡介



書籍目錄


總序
編輯凡例
第一章 中國向國聯控訴日本侵略

文章試閱


美國態度
一 蔣兼院長與美大使詹森談話紀錄
蔣院長於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五時,接見甫自北平回京之美國大使詹森,外交部徐次長與美大使館參事裴克亦在座。
蔣院長首詢詹森大使近日北方情形,詹森答截至二十三日彼離平時,局勢似甚和緩。彼對於北平市民, 深表欽佩,雖連日空氣甚為緊張,但市民並不驚慌,亦無遷徙逃避者。彼曾與日本大使館參事談及時局,該參事對於三十七師開始撤退,似表滿意。日前日方準備運到大沽日軍或軍需品,截至二十三日晚九時十分離津時,並未運到。故就地方情形言,一時似不致再有重大變化,天津情形亦相同。惟由中日兩方互相發表之聲明所造成之局勢,究竟能否解決,乃係另一問題,彼不敢表示意見云云。
院長詢美政府何以不與英國聯合勸告日本?詹森大使答稱:美國政府政策,受國會態度及中立法之支配, 美雖未與英方聯合勸告日本,但願為單獨與並行之行動。國務卿赫爾七月十六日發表之聲明,已由裴克參事向王部長面讀並抄送徐次長。現在美政府正切實注意時局之發展。但須明瞭者,美國行政部分不能不照立法部分之政策施行云云。
  院長謂自二十一日起,北方已開始撤軍,而日本自是日至二十四日間,仍積極準備軍事行動。除已由朝鮮開運三混成旅至華北,並將機械化部分隊伍及大批飛機開運來華外,又在東北與朝鮮之間布置重軍,同時自日本開調大批隊伍至朝鮮。其尚未開到大沽之運輸艦或在大連待命。故此後形勢反較蘆事初起時更為嚴重。若各國認為華北局勢已入安靜狀態,日本不致再有若何動作,未免錯誤。日本之意最初不過欲解決華北獨立化問題,以後恐將要求解決全部問題。在我方已盡最大之容忍,對於日本之二項目的已予同意,蓋日方要求: (一)蘆事當地解決,我方已允由當地解決。又(二) 中央不妨礙當地解決之實行,我政府對於宋哲元請示之三點,已予同意。凡此均為欲求和平,曲予優容。但我政府至此已到最後限度,若日方再提其他要求向我威逼,我方決難接受,惟有出於一戰。而現在深信日方調兵遣將,必不肯認為事件已經解決。在最近期內,恐將向宋哲元與中央提出我方不能接受之條件。而其條件第一,必為共同防共即共同對俄,第二,東北問題之解決,第三,中央軍自河北撤退等項。我方對此類問題決難接受,是戰爭決不能免。現在局勢祇有各關係國尤其美、英二國之合作,可挽危機。美國國務卿已發之宣言,雖甚光明正大,但未明指中、日二國。至中立法乃係戰爭開始後之事,在戰爭未開始前,美國儘有可以努力之處。現在應請美政府與英國協商,警告日本,預阻其再向中國提出任何要求。否則局勢危急,戰禍必不能免。美國以九國公約之發起國,對於此次事件實有法律上之義務。而美國向來主張和平與人道主義,若東方戰端一起,歐美和平亦將受其影響,而人類所受之浩劫, 實難估計,故美國在道義上亦有協助制止日本之義務。

中國與法蘇兩國相洽情形
一 與蘇聯商洽情形
蔣大使自莫斯科來電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十五日
第一○八四號。昨日晤蘇俄外長李維諾夫,告以蘆溝橋事件原委,以及日方行動之動機後,探詢蘇俄對此事之態度。李答:蘇俄政府深悉日方侵略行為,對中國深表同情。其他國家向中日雙方勸告維持和平,實係規避。蔣大使詢李氏:倘中國請蘇俄出任調停,蘇俄願單獨擔任抑或聯合他國為之?李答:鑒於日蘇關係,單獨出任調停顯不可能,至於與他國聯合行動一節,願加考慮,但須俟請示政府後方能答復。蔣大使嗣詢以倘中國根據盟約第十七條訴諸國聯,蘇俄是否援助中國?李答:蘇聯願助中國,但此事關鍵在於英國,以是中國在訴諸國聯之前,必須商得英方援助。李氏續稱:據東京方面消息,日本並未宣戰,日商反對戰爭,而東京政府則以為大規模戰爭之準備,已足使中國屈服。蔣大使當指明,鑒於中國抗日情緒之緊張,則日本之技倆實屬危險。李氏承認此種危險,但稱中國對鮑格莫洛夫之建議淡然處之,已鑄成大錯,使中蘇關係密切則日本將有所顧忌。蔣大使於是促其表示,一旦大戰爆發蘇俄之態度如何?李氏答稱,非俟與其政府當局縝密考慮,渠自身不能負責所有聲明。蔣大使以為就上述談話情形,蘇俄之態度顯而易見,即各國聯合出任調停,與其有蘇俄參加,無寧無之而較有效果,蘇俄對我實際之援助決不可靠,因最近黑龍江中島嶼糾紛,實因蘇俄之讓步而解決也。蔣廷黻叩。

二 與法國商洽情形
巴黎顧維鈞來電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十三日
南京外交部。四一一號,十三日。極密。頃訪晤法外長,告以日方在華北挑戰情形,遣兵調將意圖佔領華北,連日對我駐軍攻擊形勢嚴重,我方決心全力抗衛,一面籌劃援引盟約第十七條訴諸國聯,詢以法政府能否贊助。渠言形勢確屬嚴重,貴國決心抵抗侵略實屬當然。昨日日代辦來訪,面交節略,敘述日方理由,言畢將該節略交鈞一閱,所述大致與星期日日政府開緊急會議後所發聲明書內容相同。誣我廿九軍存心排日挑釁,對於停戰協定屢次失信,並誣我政府暗中備戰,無和平誠意,故日政府議決,一面設法謀和平解決,一面派重兵赴華北,以杜類似衝突之發生,促中國政府之覺悟,而維遠東和平。至各國在華利益,日政府可保證,聲明應盡力使勿受害云。鈞閱畢,謂該節略所述與事實相違,遂告以真相。法外長謂,日之侵略政策人所共曉,現暗與德義接洽,又利用歐洲多故,再事侵略,昨日日代辦並言,佐藤對華調和政策引起國內責難,現政府對華決取積極辦法,察其語意是日本政局又為軍人所把持,深堪憂慮。法政府昨晚已電令倫敦及華盛頓大使,轉商英、美政府,共同向中、日勸告停戰,從事和平商議,雖明知中國力主和平者,然欲避免日方誤會,必對中、日一律看待。至訴諸國聯,渠意甚屬正當,容商之閣僚,再作正式答覆。鈞言第十七條規定頗具體,如日本不允派員出席則如何?渠料,日必反對,將來應付甚難。詢如第一步由中國或他國先引第十一條辦理如何?渠言,按第十一條國聯處置範圍較為寬廣,或日本激刺較少。鈞言,美國不在國聯,甚是憾事。惟按華府九國公約第七條,遇事締約國彼此應商議,美國亦不旁觀。渠言,美之參加,實屬必需,容與閣僚商議後再覆。一面仍望日本意在試探威逼,並無決心作戰云。特聞,再,此次日方挑釁情形應否由大部擬就宣言電達各使館,或僅電駐九國公約簽字國與駐蘇聯使館,轉送駐在國政府存案,請核奪。顧維鈞。